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四十四章 沙蓝之岛
第四十四章 沙蓝之岛



更新日期:2012-06-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翌日,北堂潇辞别了众人以后,带着幕汐一路御剑向东飞行,经过一天一夜的跋涉终于看见了一座飘渺的海岛。此时正值傍晚,夕阳缓缓坠落在西边的海岸之下,夕阳的余晖洒落在海面之上,将一片海水染成血红色。远远望去,那小岛上空一道明媚的光柱从天际直射而下,海岛的周围弥漫着淡蓝色的霞光,果然如传说中一样美丽而神奇,想必这便是那神秘莫测的沙蓝岛了吧。
    北堂潇心中一喜,右手剑诀一引,碧霄剑青光四溢,向着那海岛射去,转眼之间便冲破了海岛周围的云霞向着海滩落去。只见那海岛之上长满了蓝色的树,树上开着一些不知名的蓝色花,海风吹来,一阵阵幽香拂面,令人心旷神怡。
   北堂潇深深呼吸,低头望了一眼怀中的少女,此刻她依然静静地睡着,苍白的脸上隐隐浮现出一丝痛意。他心疼地摸了摸她绝美的脸颊,自语道,“丫头,我们到了。你很快就没事了。”
    北堂潇抬头,那片幽蓝的树林一眼看不到边,整个海岛如同一个巨大的蓝色树叶一般漂浮在汪洋之上。远处,海波荡漾,卷起一层层白色的浪花,不断地冲刷着海滩。他抱紧了幕汐向那蓝树林中走去,就在双脚刚刚踏进说林之中时,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奇异的风声,也不知是用什么乐器吹奏而成的。北堂潇心头一凛,下意识地握紧了碧霄神剑,传说这沙蓝岛位于东海之上,从来没有人知道它的具体位置,偶尔有远航的渔民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也只是看到一片蓝色霞光笼罩下朦胧的岛屿。想必这岛屿之上定然有着特别之处。当下他凝神戒备,只见漫天落叶随着乐声一起翻飞起来,然后被一阵狂风卷上半空织成一个巨大的叶网向着北堂潇当头罩下,他猛然举起碧霄剑,碧色的光芒绕着剑鞘飞速游走,化作一条长长的光带向半空中那叶网缠去,顷刻间便将那巨网搅碎成无数残叶,漫天蓝叶纷纷扬扬地落下,树叶落尽之后,树林之中赫然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少年,二人皆是一身蓝衣,悄然站在这树林之中几乎便要与这蓝色融为一体。
    那少女柳眉轻挑,手中握着一把长剑指着北堂潇道,“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沙蓝岛?不想活了么?”
    北堂潇一心想着来救幕汐,倒也不想与主人为敌,当下冲那少女笑了笑,道,“在下是来寻沙蓝之果救人的。还请二位行个方便。”
   一听沙蓝之果,那女子脸色大变,连她身旁的少年也不由地皱了皱眉头,一脸凝重地望着北堂潇。
   少女道,“哼,你以为沙蓝之果和那野果子一般满山都是么?”
   想那沙蓝之果既然能够解这血咒伤痛,想必也是不凡之物,人家不愿意也在常理之中,可是北堂潇此来势要治好幕汐,哪能这般轻易放弃。心中思绪飞速掠过,却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
    那少年不耐烦道,“心妹,和他多说什么?岛主有令,擅入者死!”
    少女微微一迟疑,再次望向北唐潇道,“臭小子,你现在走还来得及!别等我们动手。”
   北堂潇心下一横,拿不到沙蓝之果他是绝对不会走的!望着少女的眼神一寒,冷声道,“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那少年也拔出腰间长剑,道,“臭小子,还敢口出狂言,心妹,连珠剑法!”
   说罢,两人同时抬手,双剑交错,蓝色的光芒如闪电一般在天际缓缓聚拢然后与这剑芒交相辉映,那少女和少年猛然大喝一声,手腕微微一转,双剑便引着那耀眼的蓝光向着北堂潇直逼而来。北堂潇面色不变,单手抽出碧霄剑,青色璀璨的光芒自剑身向外散开,树林中青蓝两色剑光猛然相撞,轰然一声激起无数落叶。那少年和少女在这巨大的震动之下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才勉强稳住脚步,二人资质本佳且由岛主亲自授艺,年纪轻轻便修得一身好本领,也向来以连珠剑法自负,此番却被这陌生的少年一招破了,两人心中惊异着实不小。而北堂潇被这二人倾力一击,自是也不好受,只不过他强自忍住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大胆小儿,擅闯仙岛,还敢伤我徒儿,纳命来………”
    突然间,树林中狂风四起,一个雄浑而粗犷的声音由远及近,北堂潇只觉大脑像被人重重一击,胸中气血翻涌,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而不远处那少年和少女脸色摹地一变,脱口道,“岛主……..”
    片刻间,狂风已过,树林之中再次恢复宁静。那少年和少女对望一眼,面面相觑,少女耸了耸肩对少年道,“小海哥,我们回去吧!”
   那少年微微点了点头,二人再次化作两道蓝光消失在树林深处。
  

   就在二人消失之后,树林之中突然出现了两个人影,一少女白衣胜雪,静立在蓝色的树林之中,纤细的背影隐隐约约透着淡淡的孤寂。在她身后站着一个蓝衣中年男子,男子目光慈爱地望着少女的背影,微微一笑道,“菱儿,还在埋怨爹么?”
   少女转身,望着他轻轻一笑,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爹,菱儿怎么会怪您呢?”
   男子朗朗一笑,伸手将少女抱入怀中轻轻抚摸着她的背脊,道,“菱儿的心思爹爹怎会不知?你就放心好了。”
    蓝茉菱脸上掠过一丝不安,望着男子道,“爹,您说什么呢?”
    男子也不多说,伸手轻轻拂过少女绝美的脸颊,自语道,“菱儿长大了,出落得和你娘一样美丽,如果你娘还在,见到你一定会很开心吧。”
    少女神色凄然,她自小与爹娘离散,颠沛流离,娘也因思念女儿一病不起,就此香消玉殒。
    男子似乎看出了女儿眼中的伤痛,微微一叹,揽着少女的肩膀向那密林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