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四十五章 岛主逼婚
第四十五章 岛主逼婚



更新日期:2012-05-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夜晚,一轮弯月悬于天际,在那片蓝色树林的尽头是一个隐秘的山谷,山谷四周高山叠起,一条瀑布自山顶流下,落入山谷中那深潭之中溅起漫天水花。透过水帘隐隐约约可见一个巨大的山洞,洞口处静静地守着两个蓝衣少年。山洞深处,一抹淡淡的光芒若隐若现,越往里那山洞越显宽敞,里面竟是一个华丽而空旷的大殿,大殿四周是由几根粗大的石柱支撑着,大殿后矗立着几扇石门,然而这沙蓝岛最大的隐秘便是在这石门之后了。

    大殿原本是建在掏空的山腹之中,石门之后便是那沙蓝神树生长之地了,此处四周绝壁突起,直上九霄。夜晚,清冷的月光从那一线天际落下,洒在院落之中,沙蓝树下,蓝茉菱呆呆地望着手中那杆玉笛,把玩了片刻之后便忍不住放在唇边轻轻吹了起来,优美的笛声在这片小小的空间内悠悠回荡,说不出的清新悦耳。

    睡梦中他似乎又看到了那张美丽而忧伤的脸颜,她依旧是一身白衣,手持玉笛站在晨曦中悠悠吹奏。可是忽然间,狂风呼啸而过,吹散了那美丽的倩影,北堂潇猛然一惊,从梦中醒来。

   只见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之内,房间内陈设简朴却也干净整洁,不远处一个蓝衣中年男子静静地立在一幅画像前,怔怔地看着那画像出神。北堂潇顺着中年男子的目光看去,只见那画中的女子眉目如画,绝美的面容上带着淡淡的忧愁,竟是像极了蓝茉菱。他心下猛然一震,耳边又传来那清越的笛声,难道真的是她么?

    “你醒了。”那中年男子犹自对着画像,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北堂潇心中一凛,难道就是这人将自己从那蓝树林之中带来此处的么?他微微一沉吟,警惕道,“你是谁?”

    男子转身,眸中沧桑之色一闪而过,望向北唐潇的目光变得赞许起来,他微微一笑道,“我自然是这沙蓝岛的岛主了,而且只有我才能救你带来的那姑娘。”

    “真的么?”北堂潇心中一喜,冲那中年男子微微拱手道,“多谢前辈相救,晚辈感激不尽。”

    男子微微摇了摇头道,“我有说过会救她么?”

    北堂潇脸上一阵尴尬,道,“请前辈救救我朋友,您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就是了,北堂潇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见他那般诚恳,男子眼中略有思索之意,随即道,“此话当真?”

    北堂潇凛然道,“当然,只要前辈愿意救她!”

    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好,明晚你就和小女成亲。”

   “什么?!!!”北堂潇愕然。“和你女儿成亲??”有没有搞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岛主会这般要求。

   “怎么?不愿?”男子似是早已料到了他会这般,双目中精光掠过,定定地望着北堂潇,仿佛要将他看穿一般。北堂潇被他看的一阵不自在,瞥开视线望向那画像,道,“岛主还是提别的要求吧,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我想那样对您的女儿也不公平吧。”

    男子微微一笑,道,“你又怎知她会不愿?”

    北堂潇道,“我和她素未谋面又怎会认识呢?”

    男子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只需答应我,愿不愿娶她就是了?”

    北堂潇略一沉吟,转开话题道,“前辈可否先让我见见我那位朋友?”

    望着少年脸上那犹疑不定的神色,男子顿时了然于心,可是为了菱儿,他必须这么做!自从将菱儿从那古镇上带回来之后,父女相认自是幸福温馨,可是每当夜深人静,菱儿都会独自坐在这庭院之中吹笛子,笛声之中脉脉含情,说不清的思念道不尽的情,他这个做爹的又怎能不明白女儿的心思呢?当菱儿见到这少年的那一刻,思念和欣喜的神情溢于言表,他又怎会不懂呢?

    当下他再次看了一眼北堂潇,道,“你跟我来!”

    北堂潇跟在男子的身后,绕过厅堂向后面一间内室走去。那内室四周都是山壁,里面除了一个喷泉之外什么家用器具都没有。喷泉之上,一个石台凸出在水面之上,石台上的少女依旧是一身红衣,静静地躺在石台上,她长长的秀发在石台之上扑开一直落进水中。那丝若有若无的水雾将少女轻轻笼罩起来,将她衬托的越发美丽动人了。

    北堂潇喉头一紧,脱口道,“幕汐!”男子微微一蹙眉,也许在他的心里根本没有菱儿的吧,可是菱儿却是那般喜欢他……..罢了,他叹口气,只要将他留在菱儿的身边她便可以幸福了吧。

   “前辈,幕汐她怎样了?”望着少女越来越苍白的脸颊,北堂潇焦急地道。

   男子微微一笑,格外高深莫测,“血咒已经侵入心脉,如果再不能解除,那么她便活不过一月了。”

   北堂潇心中一痛,望着幕汐那苍白的脸颊,心中颇不是滋味,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呢?他深深呼吸,闭上眼,道,“好,我答应你,你救幕汐之时便是我娶小姐之时。”

   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好!明日此时,你便与小女成亲,我会遵守诺言帮这位姑娘疗伤。”

   北堂潇缓缓点了点头,飘身落在那石台之上,俯身轻轻地抚摸少女冰冷的脸颊,眼中充满爱怜。男子微微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那间石室。

   院落之中,笛声戛然而止,白衣少女转身,望着身后的男子,微微一笑道,“爹……”

   男子宠爱的摸了摸少女的头,道,“傻丫头,夜深了怎地还不睡?”

   蓝茉菱摇了摇头,神情掠过几许悲伤,“爹,女儿睡不着,爹有是为了什么呢?”

   男子落寞地笑了笑,道,“菱儿,爹梦到你娘了。”

   “娘?”

  “是啊,你娘说,她很寂寞,希望爹爹能早些去陪她。”

  蓝茉菱轻蹙秀眉,扑进男子的怀中,道,“爹,你不要吓菱儿好么?菱儿不要爹离开……”

   男子轻叹一声,将少女抱入怀中,心中一阵疼惜,菱儿长大了,应该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吧,那么他后也可以放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