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十八章 幽谷奇遇
第十八章 幽谷奇遇



更新日期:2012-02-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红衣女子挥手在北堂潇胸前连点了几下,解开了他身上的穴道禁锢。
    北堂潇斜睨着红衣少女,笑道,“姐姐带我来这山清水秀的地方作何?”
    红衣女子无心理会他的戏谑,探手将北唐潇拦腰抱起,御起长剑向着山谷中飞去。一路上风声呼啸,白云缭绕。使得北堂潇精神为之一震。记得老爹的那本古卷上曾写到,御剑之术,乃为修道之人最根本的法术,是为借助剑身支撑,以灵力为引操纵神剑起落。看来这女子便是木婶所说的修道之人了,只是不知道她掳走自己所为何事?是因为当日自己误把她当做幕汐跟踪了她么?应该不至于吧?
    北堂潇俊眉一皱,百思不得其解。转眼间两人已经抵达山谷之中。那山谷中是一个巨大的湖泊,湖面上飘着几缕淡淡的烟雾,宛如仙境一般美丽飘渺。湖边一个青衣男子俯首看着湖水中自己的倒影,微风吹过,湖波荡漾,水面上的影子也变得飘渺起来。缓缓地,他抬头,看着不远处的红衣女子,淡淡一笑,道,“燕儿,你来了。”
    红衣女子轻轻点了点头,对那青衣男子恭敬道,“主人,我将北堂潇带来了。”
    青衣男子视线落在北堂潇身上,微微一笑,点头道,“燕儿,回去帮我好好照顾她。”
    燕儿望了一眼北堂潇,似有不忍,然而沉默了片刻之后,她毅然恭声道,“是,主人。”然后转身,再次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幕中。”
    北堂潇收回脸上戏谑的表情,肃然凝望着远处的青衣男子,只见男子柳眉如烟,薄唇微扬,眉宇间笼着一丝淡淡的忧伤,似有无数深情,若不是听到他的声音,北堂潇几乎都要将他当成一个美丽的女子了。此刻他心中的疑惑更胜,俊眉轻扬,冷然凝视着那青衣男子道,“阁下何人?抓我来此有何事?”
    男子微微一笑,美丽倾城,他轻轻一挥手便解开了北堂潇身上的绳索,然后抬眸望着他,道,“是为了你一直寻找的那个女子。”
    “什么?”北堂潇愕然怒道,“是你抓走了幕汐?”
     青衣男子摇了摇头,神情间闪过一丝怒意,道,“我抓走了她?哈哈,难道我要看着她在你身边死去么?”
    北堂潇眉毛一皱,“我不会让她死的!你,到底是谁?”
    青衣男子道,“曦夜。”
    北堂潇一愣,“曦夜?幕汐呢?你把她怎样了?”
    曦夜道,“你放心,她很好。”
    摹地送了一口气,北堂潇再次望向曦夜,道,“我要见她。”
    曦夜柳眉一皱,美丽的脸上瞬间陇上动人的忧愁。他望着北堂潇,道,“不可以!只要有我在,我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的。”
    伤害?北堂潇更是疑惑,他怎么可能会伤害她呢?这男子究竟在说什么?他的心头忽地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谁道是宿命难违?如若,我偏要改变?那一切会不会不再发生?”
    曦夜望着远处的山脉,似是在自言自语,又好似在说与北堂潇听。下一刻,他猛然张开双手,昂首长啸一声,瞬间青色的光芒将他包裹起来,他张开的双臂在空中飞速摆舞,顷刻间,山谷中的树叶纷纷飘起,绕着他的双手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绿色光幕,北堂潇眼中闪过一丝惊诧,就在这时,那光幕中央突然出现一个古怪的图案,巨大的吸力袭来,北堂潇站立不稳,竟是凭空向那怪图中央飞去。
    顷刻间,湖面上落叶纷飞,湖泊四周,水花飞溅,竟从不同的方向以不同的轨迹绕着怪图盘旋,北堂潇置身其中,只觉得周四如被撕裂了般疼痛难忍。而湖边,曦夜猛然张开眼睛,双眸中掠过一丝精光,望着空中犹自挣扎的少年,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悲伤的神色,缓缓地张开嘴吐出一颗绿色晶莹的珠子,放进手心,双掌交叠青光四溢,瞬间,曦夜那张美丽的脸上似乎苍白了许多,但是这一切他全然不顾,凛然施法,将那珠子祭上半空,玉珠飞速旋转,漫天的青光倾泻而下,将整个湖面都笼罩在内,北堂潇头顶的压力突然剧增,他无力抵抗,被那压力一迫,凌空喷出一口鲜血。刹那间脑海中突然出现一抹抹奇异的景象,还未等他看清,便已消失不见。
    突然间半空中一声断喝传来,“妖孽还不快快住手。”紧接着一道洁白的剑芒凌空划下,一白衣少年凌空落下,正是陆子川。见那青衣男子避过一剑却依旧不停手地施法,半空中北堂潇的脸色已然一片惨白,就在他的身后,蓼依携着蓝茉菱和洛漓飘然落下。
    “潇哥哥。”
    “北堂公子!”蓝茉菱和洛漓几乎同时惊叫道。
陆子川心下一凛,那青衣男子的道行似乎并不在自己之下,当下,他再次挥剑向那青衣男子男子斩去。而那男子竟是避也不避,依旧全力施法。就在剑光临身的一刹那,红影一闪,先前离去的燕儿竟去而复返,硬生生接下了陆子川凌厉的一剑,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燕儿持剑护在曦夜身前,俏脸寒霜,冷冷地注视着陆子川。
    不远处蓝茉菱急不可耐地望着半空中犹自挣扎的北堂潇,急道,“小川,先救北堂公子。”
    这时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的蓼依猛然间飘身而起,半空中,她紫色的长裙随风款摆,美丽如仙。十指张开,水袖飘舞,顷刻间,山谷中花香四溢,落花纷纷扬扬地从她袖中飞出,打向半空中的青色光幕,轰然一声,流光四溢,漫天残花伴着溅起的水花一起向周围溅落。
    而正自施法的曦夜竟也被震开,苍白的唇边益处一丝鲜红的血迹。蓼依脸色似是白了白,半空中失去了束缚的北堂潇猛然间向下落去,蓼依一挥长袖,落花纷飞化作一个巨大的花网托着少年的身体缓缓向地面落下。
    青衣男子望了一眼北堂潇,神情间说不出的悲伤落寞,最终他还是没能改变什么。在众人将注意力放在北堂潇身上的那一刻,他飞身掠起,抱起红衣少女化作一道青光消失在了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