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十七章 深夜被擒
第十七章 深夜被擒



更新日期:2012-02-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夜,寂静无声,远处的街巷中偶尔传来几声狗吠,客栈中,洛漓已经睡着。北堂潇静静地立在窗前,窗外柔和的月光洒落在碧霄剑上,折射出淡淡的清辉。他的视线再次穿过窗户落在一楼西边的那间房门上,屋内依旧一片黑暗,她还没有回来。北堂潇俊眉一皱,疲惫地靠在窗楞上抬头仰望那一轮明月。
    猛然间一抹暗影从窗前掠过,北堂潇一惊,迅速翻身抓住耸立在桌旁的碧霄剑,屏住呼吸凝立窗前。然而,窗外,除了风声,再也没有其他的动静,就在他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放松警惕的时候,身后一阵暗香袭来,北堂潇只觉脑中一阵晕眩,身体仿佛突然被人抽空了所有的气力一般,酸软地跌坐下去。

    “啊!”清晨一阵尖叫声打破了宁静。
     蓝茉菱从睡梦中被惊醒,起身推开房门向二楼的长廊望去,八岁的小姑娘一脸慌张不知所措地站在长廊上。她蹙眉向二楼走去,拉住小洛漓的手轻轻问道,“小漓,你怎么了?”
    见是蓝茉菱,洛漓抽泣道,“姐姐,潇哥哥不见了。”
    “不见了?”蓝茉菱一脸疑惑地向房间内看去,只见房门大大敞开,青色的长剑静静地躺在地上,而北堂潇却不知所踪。
    不知何时,陆子川也来到了房门口,他轻轻嗅了嗅房间内的那丝残留的暗香,皱眉道,“天蟾香!”
   蓝茉菱抬头望着他,担忧道,“什么是天蟾香?那么北堂公子他?……”
    陆子川缓缓点了点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北堂兄应该是被人挟持了。”
    “什么?”蓝茉菱心中猛然一惊,贝齿轻轻咬住下唇,“小川,我们一定要救他!”
    陆子川望了一眼少女担忧的神色,微笑着安慰道,“菱姐姐放心,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些人带走北堂兄另有目的,所以他暂时还是安全的。”
    一旁的洛漓再也按耐不住,抓住陆子川的衣袖哭道,“哥哥,求你救救潇哥哥。”
    低头望向小姑娘那双大眼睛,她原本童稚而天真的眼眸中此刻却被泪水淹没,格外楚楚动人,陆子川心头没来由地一阵疼惜,曾几何时,有一个如她一般的小姑娘对自己说,小川乖,姐姐保护你。他俯身蹲下,将小姑娘揽进怀中,笑道,“小妹妹乖,哥哥保护你。”
    在他身后,蓝茉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身子猛然一震,目光落在少年颀长的背影上,变得温柔而忧伤。这么多年来他也是从来都没有忘却的吧。
   “不,我要潇哥哥。”小姑娘推开他胆怯地向后退去。
    陆子川唇边露出一丝苦笑,回头望了望蓝茉菱,笑道,“好吧,我带你去找潇哥哥。”
   茉菱笑着摇了摇头,也许在她娘离开的那一刻,小洛漓就把这个萍水相逢的少年当作了至亲之人吧。几日来形影不离的跟在他的身旁,甚至连睡梦中还在担忧他会不会突然丢下自己离开。
   
    清晨,宣都城北巨大的庄园之中一片宁静,朝南的楼阁上,一红衣少女凭栏而立,阳光温柔地洒落在她苍白而绝美的脸颊上,竟有几分孤单和落寞的神色从那双如水的双眸中掠过。隐隐地她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些什么东西,而仔细一想竟又想不起什么。微风一吹,她衣袖上悬着的点点玉石互相碰撞,发出一阵阵悦耳的声音。在她身后,一青衣男子神情忧郁地凝望着少女美好的背影。良久,青衣男子开口道,“汐儿,在想什么?”
    少女回头望着男子那美丽而忧伤的眼眸,一边拍了拍胸口一边笑骂道,“曦夜,你是鬼啊,走路都没声音么!”
   望着少女娇媚的容颜,曦夜勾起唇角温温一笑,“是汐儿你自己想东西入了神还怪我没声音,真是太没道理了!”
    红衣少女朱唇微微撅起,眨着大眼睛望着曦夜,那样子煞是天真可爱,看的他不由地一怔。
    远处,太阳渐渐升起,南面的一个院落里,几个青衣女子持剑静立在院中,就在此时,另一个红衣女子推开院门走了进来。她秀目扫过众女子,随后落在一个青衣女子身上,肃然道,“玉儿,他醒了么?”
    那青衣女子恭敬道,“还没有。”
    那红衣女子秀眉轻皱,思量了片刻对身后众青衣女子道,“你们下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那被唤作玉儿的青衣女子抬头望了一眼红衣少女,然后随着中女子一起走出院外。院门轰然一声关上,院中重新恢复宁静。红衣女子摇了摇头,抬脚走上台阶,推开那扇门,一个蓝衣少年映入眼帘,此刻他依然熟睡,俊美的脸颜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添几分清朗。红衣少女怔怔地望了片刻,忽地一叹,从袖中掏出一个紫玉瓷瓶,扒开瓶塞,顿时异香扑鼻令人精神一振。少女握着瓷瓶在少年的鼻前绕了绕,那少年咳嗽了几声悠然转醒。
    “是你!”北堂潇挣扎了片刻,而那绑在身上的绳索却不见丝毫松动,无奈之下他放弃了挣扎,背靠着石柱抬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红衣女子,嘻嘻笑道,“怎么,这位姐姐,昨日一见竟对小弟这般挂怀么?”
    红衣女子脸上一红,怒道,“臭小子,要死了还在这里贫嘴!”
    北堂潇依然笑道,“姐姐舍得杀我么?”
    红衣女子不再理他,径直绕过北堂潇,双手在墙壁上摸索了片刻,猛然间轰然一声,原本平滑的墙壁上赫然出现了一扇一人多高的石门。然后转身望着身后的少年,眸子里闪过一丝犹豫,但是很快地,又恢复了先前的冷漠,她瞪了一眼北堂潇,道,“臭小子,等下你就有得苦吃了!看你还敢逞口舌之快。”
    “喂……..”北堂潇刚想说什么,却被那女子一下点了哑穴,拖进那石门之中。在两人进入的一刹那,石门再次轰然间关闭,面前竟是一条黑不见底的隧道。红衣少女右手一晃,一团红色的火光在她手心点亮,此刻北堂潇毫无反抗之力,只得由她拉着自己向隧道深处走去。不知过了多久,那隧道渐渐宽敞起来,隐隐的还有一丝丝流水的声音传来,远处一团亮光若隐若现,走进了才发现原来是一个洞口,洞外是一个深深的峡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