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十一章 脱困
第十一章 脱困



更新日期:2012-02-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夜晚,在那荒山脚下的小客栈中,一阵惊天动地的敲门声将北堂潇从梦中惊醒,他心头猛然一惊,翻身坐起,一把抓起床边的碧霄剑小心地走到门边,透过缝隙,隐隐约约地看到原本寂寥的客栈中突然间闯进来两个黑衣大汉,其中一个大汉的手中拎着一个黑色的大麻袋,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东西。突然,为首的那个大汉将手中长刀往桌子上一拍,大声吼道,“掌柜的!美酒佳肴快快给大爷们上来!”
    或许是惊吓过度,那店家浑身颤抖,竟是膝头一软,站立不稳险些摔倒在地,想他山野小店,大半夜的哪里去弄美酒佳肴,有壶热水喝就不错了!
    “老头子,你找死啊!叫你上菜愣在那里做什么!”那人不耐烦地吼道。
    店家再也不敢迟疑,马上点头哈腰道,“小的这就去做!几位大爷稍等。”说着他转身向北面的一间草房走去,大概是厨房吧!这小店中竟然连个帮手的人都没有!
    北堂潇静静地站在门缝之后,一时间睡意全无,目光扫过那两个黑衣大汉随即落在了那个黑色的大麻袋上,不知道那里面究竟装着什么?正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看看的时候,忽地客栈们又是一阵响动,竟是又闯进来一个精瘦的黑衣男子,衣着与前两人没有什么异样,只是身材较为瘦小而已。
    那瘦小黑衣人环视一周,然后目光也落在了那个黑色的布袋之上,眉头一皱,道,“老七,大哥召见,速速回山。”
   大汉一敛凶悍的表情,满脸堆笑对那精瘦的男子道,“三哥你怎么也来了!”
    被叫做三哥的男子眉头紧锁,也不答话,深深地看一眼那黑袋子,随即道,“还是快点回去吧!”
    老七神色微动,转身朝身后那人招了招手,道,“八弟,我们即刻回山!”
    说罢,他伸手一操便将那大黑袋子抗在肩上大步向门外走去。那被唤作八弟的大汉似有些不耐烦,飞起一脚踢翻了脚边的板凳,也跟着走了出去。
    转眼间,客栈里又回复了先前的宁静,冷厉的风从大开的门里吹进来,灯火倏地飘忽起来,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一般!店家掀开帘子走了出来,摹地舒了口气。
    这时,北堂潇也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只见那店家一抹额前的汗水,望着北堂潇苦涩地笑了笑道,“公子醒了啊!”
    北堂潇本来想说,这么吵我能睡得着么?话到嘴边却变成了,“那几个人是做什么的?”
    店家重重一叹息道,“这个老朽也不知晓……..”
    北堂潇点了点头,心中暗忖道,这几个人形色诡秘,须得跟上去查探一番才对。当下,他握紧了手中长剑迈步向门外走去。店家一惊,忙拉住北堂潇道,“公子要做什么?”
    北堂潇笑道,“老人家不必担忧,我自有分寸。”
    店家不再说什么,叹息一声道,“公子保重。”
    店家站在客栈的门口,望着少年的背影消失在凛冽的夜风中,神色不由地一黯,良久,他缓缓摇了摇头,随即伸手关上了那扇木门。
   
     花之境,漫天金光消散之后,一个古朴的祭台凭空出现在两人面前,圆形的平台是用黑色的玄石打造而成,在平台的四周刻着一些古老的铭文,不知是上古哪个年代的文字?两人竟都不认识。祭台的顶端,放着一个奇异的白色玉石,玉石上流光溢彩,隐隐的在玉石的中央似乎禁锢着什么东西。
    “这是?……..”陆子川转身望向蓼依的时候不由地一怔,只见她正凝望着那玉石,眼中闪过一丝茫然,听到他的声音,蓼依回过神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块玉石就是开启祭坛的钥匙。”
    望着蓼依那迷离的眼神,陆子川眉头一皱,道,“你…….没事吧?”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进入这殁途殿之后,蓼依就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没事。”蓼依淡淡道,“我们一起施法,催动这玉石,看是否可以打开殁途的禁制。”
    陆子川收回目光,重新望向那块玉石,身后,蓼依的手中依然绽放出璀璨的紫色光芒,向那玉石笼罩而去。陆子川微微一笑,也运起灵力向那玉石罩去,顷刻间,白紫两色光芒交相辉映,将那玉石映照的更加美丽晶莹,刹那间,玉石猛然震动起来,紧接着将那漫天流光尽数吸入玉石之内,陆子川只觉得,体内的真气如江河奔涌一般飞速流入那玉石之中,一瞬间,他觉得周身的气力仿佛一下子被抽离了一般,似乎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而在他身旁,蓼依的周身猛然间亮起紫色的流光。祭台周围的玄石上,那黑色的铭文此刻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纷纷闪烁着白色的光芒,竟如铁遇磁石一般飞了出来,顷刻间,天地变色,整个祭台都被那白光笼罩起来,玉石中那被束缚的一缕青光倏然冲破束缚从那玉石之中绽放出来,而那祭坛经过剧烈的震颤之后,开始缓缓地裂开,脚下,巨大的吸力从那裂缝中传来,刹那间,白光暴涨,将祭台上两人的身影淹没。那一刻,蓼依回眸最后看了一眼苍茫的天宇,半空中,那些古怪的铭文缓缓地汇聚,白光闪烁,竟然变成了一串透明的文字悬挂在虚空中。
   

    神树下,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黄衣少女依旧默默地站在树下,清冷的夜风吹起她的衣衫,此刻她的背影竟是那么的孤单,头顶,神树深沉的叹息传来,少女微微一怔,抬头向神树看去。猛然间神树粗大的枝干震颤了一下,树顶浓密的枝叶间露出了点点斑驳,月光倾泻而下。想必她和那人已经闯过了禁制走出了花之境吧,未来,她的命运又将如何呢?少女叹了一口气,抬头望着神树,喃喃道,“神树,这一切真的就没有办法改变么?”
     良久,未见神树回答,少女微微闭上眼,“罢了,天机自是不可泄露的吧。”说罢,她身形一晃,黄色的光芒闪过,再次化作一只美丽的小蝴蝶向着远处的花海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