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四十章 再救千儿
第四十章 再救千儿



更新日期:2012-05-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三人出了酒馆向客栈走去,幕汐有些担忧地拉了拉北堂潇的衣袖,小声道,“潇,你说他会不会受不了啊?”
    北堂潇无奈地望了一眼白宇航,道,“这个么…….”
    话音未落只听白宇航吱呀一声推开门,见到躺在床上一脸苍白的少女,不由地痛呼一声奔了过去。
   “雪儿!!”
   “雪儿,你这是怎么了?”他猛然抱住女子冰冷的身体,悲痛欲绝地呼喊声回荡在这安静的房间之中。北堂潇望着这伤心绝望的男子,心下不忍,当下将浅雪的事情大致和他说了一番。
    白宇航听完整个人如同被冻结了一般,怔怔地愣了片刻。望着他那伤痛欲绝的样子,幕汐心下不忍,轻轻对白宇航道,“白大哥你也别太难过了,我会尽力帮你救活浅雪姐姐的!”
    白宇航紧紧地抱着苏浅雪的尸体,木然地抬头望着少女那天真而绝美的容颜,道,“你真的可以救她么?”
   幕汐心中也没有十足把握,只是既然浅雪说了,她的灵石可以救她,自然也不无道理。于是她望着白宇航再次点了点头,道,“可以的!不过这三日之间你要将她的尸身放在冰寒之地好好照顾!三日后月缺之日我和潇来找你帮浅雪姐姐还魂!”
   白宇航点了点头,脸上悲痛之色略有减轻,他俯身抱起苏浅雪冰冷的身体,转身向门外走去,在门边略微顿了顿回头感激地看了二人一眼道,“三日后,我在白家等你们到来!相救之恩,白宇航此生没齿难忘!二位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白某。”
   望着那个男子伤痛而又落寞的背影,幕汐微微一叹,道,“潇,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
   北堂潇神秘地眨了眨眼睛,道,“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我自有办法!”望着他神秘兮兮的样子,幕汐不悦地白了他一眼,什么嘛,连我都不可以说么?
  
      
   夜晚,月光轻轻地洒落在湖面上,远远望去,那一片巨大的湖泊竟如明镜一般折射着淡淡的光辉,天边,起伏的群山在夜幕之下隐隐约约的轮廓更添了几分神秘。这宁静的湖面与那远处喧嚣的醉乡楼相比竟是那么的格格不入。西湖畔安静的小路上,两少年并肩走来。
   快到那醉乡楼的时候,北堂潇小心地回头望了望身后漆黑的小道,摹地叹了口气,还好她没发现!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陆子川微微有些疑惑,道,“北堂兄,你说那血狼真的会帮幕汐姑娘解开血咒么?”
   北堂潇剑眉一皱,其实他心中一点把握也没有,只是想抱着试试的态度先来会会那血狼!
    两人一进醉乡楼的大门,那香气馥郁的气息便迎面袭来。几个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子媚笑着向两人靠来,毕竟对于她们来说这些年轻英俊的少年郎比那些个老男人看着要舒服多了。见那些女子向自己缠来,陆子川不由地皱眉向后退去,他从小在蜀山跟随师父修行,别说是妓院,就是连女人都没有见过,哪里受得了这种境况。而北堂潇就不同了,他笑嘻嘻地揽着一个女子的肩膀,和她们调笑开来。
    二人绕过众人向二楼雅阁走去,陆子川一路上背脊绷紧,脸上神情大是尴尬,北堂潇见他如此模样,坏坏一笑附耳对陆子川道,“喂,兄弟,你不会没有来过这里吧?”
    陆子川脸上一红,不自然地摇了摇头道,“师父说我应该远离尘缘,潜心修道。”
    北堂潇再也忍不住,竟然哈哈笑道,“你师父想必也是个木头脑袋,不然怎地教出你这么…….”后面的话他还没说出口,但见陆子川脸上越来越难看的表情,便适时地住了口。陆子川皱着眉气鼓鼓地望着北堂潇,要不是他说血狼在这里,他怎么会同他一起到这种地方来!师父要是知道了还不得骂死自己!
    二楼和一楼的差别就是,这里不像一楼那般鱼龙混杂,而是各自分间。当下北堂潇拉着陆子川走进了一个小间,对门边守着的小厮挥了挥手道,“叫苏浅雪姑娘过来陪我们!”
    那小厮脸上一阵尴尬,随即谄笑着道,“公子请稍后,待小的去和香姐说一声。”说罢他便一溜烟向楼下跑去。北堂潇和陆子川倚在座上正自无聊,忽听隔壁女子哭喊的声音传来。北堂潇面上一寒,对陆子川道,“你先在这里等等,我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转身向门外走去,隔壁的房门紧闭着,里面传来女子凄怨的嚎哭声。北堂潇心头一阵怒气,竟是不顾一切地踹开房门冲了进去。房间内一片凌乱,床榻上,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正扑在一个少女的身上,她拼命地挣扎着,衣服被那男子撕破,露出大半个身子。一看正是那日在西湖畔跳水的女子,北堂潇上前怒然将那男子踢开,并脱下自己的衣衫将少女包裹起来,此刻她发丝凌乱,秀美的脸上满是泪痕。北堂潇怒视了一眼那个被自己踢开犹自捂着肚子痛呼的男子,脸色一沉拔出长剑指着那人道,“畜生,快给我滚!”那人见状吓得连叫都不敢叫了,抓起衣服连滚带爬地向楼下冲去。
   北堂潇这才松了一口气,俯身望着那少女道,“姑娘没事吧?”
   少女这才从方才的惊恐之中回过神来,一脸痛楚地望着北堂潇道,“多谢公子相救,千儿不要接客,如果这样,千儿宁愿去死。”说着泪又流了下来,北堂潇柔声对千儿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我答应你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少女抽泣着点了点头道,“千儿做牛做马也一定会报答公子搭救之恩的!”
    北堂潇微微一笑,将衣服递道她身旁,然后转身道,“你先穿好衣服吧,来隔壁找我。”说罢便抬脚走出了房门。千儿怔怔地望着北堂潇俊秀挺拔的背影,眼中掠过一丝异样的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