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三十九章 青楼伤心
第三十九章 青楼伤心



更新日期:2012-05-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醉乡楼中,男子一身酒气醉醺醺地向着后院沁雪阁中走去,此时,大家都在忙着招呼客人,到没有几个人注意到这突然闯入的男子。他一路绕过长廊向沁雪阁二楼走去,月色朦胧,洒落在沁雪阁那回廊之上,漫天飘舞的白色纱帐内隐隐有暗香袭来。
    沁雪阁--多么令人伤痛的地方,曾经只有他才可以踏足的地方……….物是人非,雪儿,是我对不起你,可是你为什么要这般?是在报复我么?他踉跄着推开门,刹那间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画面……….

    “雪儿………”白宇航大喝一声从梦中惊醒,口中依旧喃喃叫着她的名字,那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女子不由地皱了皱眉头,即使是睡着了他已然叫着她的名字,不知道自己在他心中究竟算作什么?女子微微一叹,笑道,“相公,你醒了?”
   他抬头望着面前的女子,冷冷道,“怎么是你?”
   女子蹙眉,怎么是我?这样的话要人怎么不伤心?可是她还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道,“相公昨晚你喝醉了,做了一晚上噩梦。”
   白宇航冷冷地推开自己的妻子,披上衣衫向门外走去,做梦?可是他明明记得看到雪儿………不!那不是她!对,这是个梦,一个噩梦。无论如何他都要去见见她!就算她依然不认他!
    醉乡楼依旧歌舞升平,门前站着一群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站在那里迎风摆柳般招呼着过往的行人。白宇航推开众人想要向那楼中走去,然而守在门前的那群小厮见状立马围了过来,将他挡在了门外。
    白宇航大喝一声,道,“让开,我要见苏浅雪!”
   那小厮道,“白公子,你还是省省吧,我们苏姑娘早就忘了你另结新欢啦!”
   白宇航急道,“不可能,只要你们要我见她,她一定不会这么对我的,我只是想要找她问清楚,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小厮冷笑一声,道,“苏姑娘正在陪客人,哪有闲工夫见你!”
   就在这时,人群突然散开,苏浅雪一身白衣幽幽走了出来,她冷冷地望着白宇航,脸上却依旧带着妖媚的笑容。
   “我说这位公子,你怎么这么没脸没皮的,本姑娘早就不记得你了,你还来死缠烂打!”
   这时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走过来猛然伸手搂住苏浅雪的柳腰将她揽在了怀中,苏浅雪娇笑一声攀住男子的脖颈吻了上去。白宇航再也看不下去,转身离去,那一刻,他的心都要碎了,那是雪儿么?曾经那个纯美如同冰雪一般的女子去了哪里呢?他心中剧痛,脑海中摹地掠过曾经和雪儿在一起的画面。白宇航一咬牙转进路旁的一个酒馆,对小二道,“小二,拿酒来,越多越好!”
   
     “雪儿…….雪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男子苦笑一声,再次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下。
    幕汐和北堂潇坐在酒楼靠窗的地方,望着那个拼命嗜酒的男子,不由地皱了皱眉,对北堂潇道,“潇,我们去看看他吧!”
    北堂潇有些不乐意的瞥了一眼那男子,道,“看他做什么!”
    幕汐调皮地笑了笑,道,“可是他很伤心耶,也许我们能帮他哦!”
   北堂潇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这丫头!!真拿你没办法!” 想着昨晚和那女尸一起呆了一晚他就觉得毛骨悚然。可是面对幕汐的央求似乎他永远都没有拒绝的力气,只得随她一起向那男子所坐的地方走去。
   “这位大哥,你没事吧?”幕汐小心翼翼地问道。
    男子抬起头,醉眼朦胧地望着眼前的少女,忽地一把抓住幕汐的手泣道,“雪儿,是你吗雪儿?你终于肯见我了,告诉我为什么好么?为什么你要那样对我?” 
    北堂潇见状怒然将男子的手打开,将幕汐拉到自己身后,冲他吼道,“喂,看清楚了,她不是你的雪儿!”
   幕汐微微一笑,望着北堂潇气急败坏的样子心中不由地一乐,她推开北堂潇道,“算了,他很可怜呐。”
   北堂潇剑眉一挑,转过头来瞪了一眼幕汐,道,“可怜就可以随便拉你的手!”说罢拉着少女的手便要走开。
   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不可理喻?!幕汐纳闷。就在这时,那男子抬起头,望着幕汐凄然一笑, 道,“不是,你不是雪儿,雪儿是一身白衣,你怎么会是她呢?那么她呢?她也不是雪儿,血,她在吸那个男人的血……..”
   听到这男子的胡言乱语,北堂潇身子猛然一震,回头望着他疑惑地道,“你说的雪儿是不是叫苏浅雪?还有吸血是怎么回事?”
   男子苦涩一笑,满眼悲伤,道,“苏浅雪………哈哈,不,她不是!不是!”
   北堂潇抓住那人的肩膀,追问道,“你是白宇航?喂,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吸血?”
   男子颓然抓起桌边酒碗又要饮下,北堂潇一急,摹地夺下他手中酒碗,怒道,“喂,你是男人么?光在这里喝酒有什么本事!”
    他抬头,怔怔地望着北堂潇,忽地怒道,“你又是谁?凭什么管我!”
    北堂潇伸手抓起白宇航衣领道,“为了浅雪姑娘!今天我非要教训教训你不可!”说罢挥拳就要打下。
    幕汐见状赶忙拉住北堂潇的手,摇了摇头道,“好了,潇,耽误之际我们要带他去看看浅雪姐姐!”
    北堂潇冷哼了一声,望着那人道,“好,本公子就饶了你这回!”
   “喂,你们说什么?雪儿她怎么了?”白宇航闻言酒意立时醒了几分,睁大一双红红的眼睛望着幕汐。
   “我……”幕汐下意识地望了望四周,总不能在这里告诉他吧!于是她深呼吸拉了拉北堂潇,道,“潇,我们走吧!”
   “恩!”北堂潇瞪了那白宇航一眼,道,“喂,酒鬼,跟我们来,带你去见浅雪姑娘!”
    白宇航此刻酒意全无,却有些疑惑不解地望着二人,“浅雪愿意见我了么?她不恨我了么?”
    北堂潇道,“你见了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