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三十八章 倾诉冤屈
第三十八章 倾诉冤屈



更新日期:2012-05-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那女子微微迟疑了片刻,飘身落在幕汐身前,猛然间跪了下去,泣道,“求姑娘救救小女子。”
   幕汐不知所措的望了望北堂潇,随即对那女子道,“你先起来吧,你有什么冤情尽管和我们说,我和潇会帮你做主的!”
   那女子轻轻抬头,美丽而苍白的脸上满是泪痕,让人忍不住地想要疼惜,北堂潇皱了皱眉,道,“对啊!有本大侠在,你尽管放心就是!”
   “多谢姑娘,多谢公子。”
   那女子回头,幽幽望了一眼身后的水井,喃喃道,“小女子名苏浅雪,十五岁那年家道没落被人卖到西湖畔醉乡楼中,沦为风尘女子。三年来,浅雪受尽折磨却依旧宁死不屈,卖艺不卖身。后来浅雪与白宇航白公子相爱,每晚都会相约来这亭中弹琴唱歌,白公子本欲娶浅雪为妻,无奈白家乃是杭州大户,他爹娘绝不容许宇航娶一个青楼女子为妻。就在宇航被逼无奈娶别的女子那晚,我独自来到这凉亭之中…….”说道这里女子又忍不住抽泣起来。
   幕汐秀眉微微皱起,问道,“那后来呢?你是怎么死的?”
   那女子抬头,眼中掠过一丝恐惧,“后来这树林中忽然刮起一阵大风,大风过后,一个美丽的红发女子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是她杀了你?”幕汐有点紧张地问道。
   女鬼点了点头,道,“她吸进了我的血液将我丢入那古井之中便离去了。”
   “等等!”北堂潇忽地打断,“你说那女子满头红发,极其嗜血?”
  “恩!”女鬼恐惧的点了点头。
   难道是她?北堂潇心头一震,没错,一定是她!这下绝对不能让那妖女再逃了出去害人!他抬头望着那女鬼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杀了那妖女为你昭雪平冤。”
   女子微微一欠身道,“多谢公子!”
  “哦,对了,那你为什么没有去投胎而是一直呆在这里呢?”
  幕汐疑惑地问道。
  那女子微微一叹,道,“不是我不想,是我根本就投不了胎,我的尸身被丢入这古井之中,她在古井的周围施了法术将我的魂魄禁锢在这古井周围不得飞散。一直以来从来没有人敢接近这片树林,昨夜浅雪无意害姑娘,只是想托梦给姑娘,求姑娘相救。”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幕汐怔了怔道,“可是你要我怎么帮你呢?”
    那女鬼微微一叹,似有无尽哀愁,“姑娘有所不知,浅雪阳寿未尽,本不该死,无奈被那妖女所害至此。只要姑娘愿意帮我,兴许,浅雪还有一丝生还的机会。”
   “真的么?”幕汐喜道,“那你说,我要怎么帮你?”
   那女子眼中掠过一丝忧虑和愧疚的神色,随即抬头望着天空之中那轮明月,道,“三日后,月缺之日,阴阳交替,是浅雪唯一的机会。”
   北堂潇心中忽地有一种不安的感觉,“那你要我们怎么帮你呢?”
   浅雪道,“请公子用你手中神剑破了这古井周围的禁法,然后将我的尸身带到一处冰寒之地存放,三日后月缺之日,姑娘可用你怀中灵石之法力来助浅雪回魂生还。”
   幕汐笑着点了点头,道,“这个简单!”
   浅雪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少女那美丽而天真的模样,不由地微微一叹,道,“浅雪这里先谢过姑娘了。”她抬头望了望天际,随即道,“时候不早了,浅雪该回那古井之中。”说罢她回头深深地望了一眼北堂潇。
    一阵风过,白影消散,古井边缘只剩那断枝残叶满地飘零,哪里还有女鬼的影子。
   北堂潇微微沉吟,拔出手中长剑向那井边走去,只见古井之下一片漆黑,井水如一面明镜一般倒映着天空中的月亮,显得越发幽深起来。就在古井的边缘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色光芒若隐若现,北堂潇手中碧霄神剑龙吟一声,化作一团青光向那井底射去。轰然间井边血芒大盛,想要拼命抵挡那丝青光的入侵,然而它那里是北堂潇的对手,不消片刻青光便透过那血色光幕向着井底射去。北堂潇闭上眼默念法诀,手中青光闪烁,摇摇指引着碧霄剑在古井之中左右穿梭,不多时便破了那血色禁法。
    古井之下,青光猛然间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化作一团青色的烟雾向着井外飞来。那丝烟雾幽幽飘落,北堂潇收回长剑重新插回剑鞘之中。果然如那女子所说,青烟散去,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尸静静地躺在井边的石板上,不知是这井水的缘故还是什么,那女子的尸身竟然没有丝毫的损坏。静静地躺着如睡着了般。

    杭州城南面,白家宅院中,男子一身白衣,坐在月光之下的庭院中独自喝着闷酒。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女子,那女子眉目含愁,幽幽地凝望着这男子的背影,许久,当他颓然倒下的时候她才叹了口气,走到男子身旁扶起他准备向屋内走去,然而,那男子却猛然间推开了她,踉跄了几步向门外走去。
   “雪儿,我的好雪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为什么?”心痛无以复加,男子满面泪痕,扶着墙壁坐倒在地。闭上眼,脑海之中摹地闪过雪儿那张美丽的脸颜,曾经二人在一起时快乐的时光再次袭上心头,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如果他没有和别人成亲雪儿也不会变成这般模样吧,可是后悔又能怎样呢?如今却是什么也改变不了了。
    想到这里,男子猛然起身,摔了手中的酒壶,踉跄着推开家门消失在夜幕中。灯光下,他身后那女子的脸颊似又白了几分,望着男子那消失的背影微微一叹,道,“为如果你也这般爱我,即使是死了也是值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