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九章 奇阵
第九章 奇阵



更新日期:2012-01-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大殿之中,重新恢复宁静,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四个巨大的石柱依旧屹立在大殿四周,陆子川皱了皱眉,这殁途殿实在太过诡异,要破阵而出绝非易事,当 下他抬头向蓼依望去,只见那个清冷的女子正抬头凝望着大殿北方的石柱,那个石柱正对着王座耸立在大殿之上,看起来显得不大协调,但是具体的是什么他却说不 上来。
    陆子川身形微动也向那石柱走去,石柱上,白虎神像刻画的栩栩如生,尤其是那双眼睛,仿佛活了一般,怔怔地望着某个方向,陆子川下意识地顺着它的视线望去, 目光却正好与那穹顶之上的苍鹰相遇。如他所料,大殿四周的石柱上,玄武,朱雀,白虎,青龙,正是上古守护四灵兽,奇怪的是,四灵却不是按照古老的方位而 列,大概这阵法的关键之处也就在这几根柱子上吧,只是看了许久之后,他也没有找到可以突破的地方,再向蓼依望去的时候,她已经走到了王座的前面,怔怔地望 着那两尊耸立的石像出神。
    陆子川有些烦躁,道,“你看到什么了没有?”
    蓼依一怔,从沉思中回过神来,随即道,“没什么,你呢?”
    陆子川随意向那两个人像看去,与其说那是人像,还不如说那是两个耸立的巨石,只是隐约有点人的特征而已,脸上连五官都没有,更不用说好看与否了。陆子川绕 着雕像转了几圈倒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抬头有些疑惑地望着蓼依,她那双清冷美丽的眸子此刻已然陇上了一层朦胧的雾气,让人很难看出她究竟在想什么。
    摹地,蓼依神情一震,喃喃道,“天地乾坤…阴阳相合…,四方俯首…”
    陆子川愕然道,“你说什么?”
   蓼依并没有回头,已然怔怔地望着那雕像,不经意间瞥向雕像后的王座,那王座的右边扶手处,嵌着一颗透明的小珠子,乍一看竟如水滴一般,他不由地向王座走 去,下意识地伸出手摁向那珠子。下一刻,异变突生,漫天流光从那珠子上透出,整个王座竟然缓缓地向下沉去,金色耀眼的光芒在一瞬间照亮了整个大殿。光芒褪 去,原来王座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面巨大的铜镜,在两人惊异的目光中,铜镜缓缓倾斜,面向大殿照去,所过之处,金芒流转,大殿之中轰然作响,恍惚间似乎有什 么东西正在被缓慢地开启。
    陆子川和蓼依对望一眼,眼中同时闪过一丝惊讶和不解,然而没有时间让他们想太多,像是有了某种默契一般,两人飞快靠拢,背对对,陆子川拔剑护在胸前,蓝色 的剑光和蓼依手上紫色的流光同时绽放开来,在两人的周围形成一个美丽的光屏。两人的眼神都变得凝重起来,警惕地望着那缓缓升起的铜镜,整个大殿在那金光的 照耀下变得格外神圣庄严起来。当铜镜升起与穹顶之上那黑色的匾额并起的时候,匾额上殁途殿三字倏然消失,紧接着铜镜之上,殁途二字金光流转,若隐若现。缓 缓地,大殿之中那四根石柱像是在呼应这铜镜一般,轰隆隆开始按照一种奇异的轨迹移动起来。而穹顶之上,那四只苍鹰也随着石柱的移动缓慢地变化着。
    随着哐啷一声巨响,似乎整个神殿都震颤起来,北玄武,南朱雀,东青龙,西白虎,各自归位。穹顶之上,四只苍鹰锐利的眼中精芒闪动,化作无数光刃向四个石柱 射去,就在将要被光刃射中的时候,龙吟一声,东方石柱之上青光一闪,那原本刻在石柱上的青龙突然复活,在石柱之上盘旋一周凌空飞了起来,青龙巨口一张竟是 生生将那光刃吞了下去,龙吟之声响彻云霄。随即,其它几个柱子上的灵兽竟如同被召唤了一般,被揭开束缚的灵兽争相咆哮,一时间殁途殿上龙吟凤鸣,陆子川和 蓼依同时皱起眉头,四灵的吼声如雷贯耳,震得二人周身的屏障轰然作响。两人只觉周身压力猛然大了起来,竟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大殿中央,也就是四根石柱的中央处,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案缓缓出现,然后向着四周扩散开来,穹顶之上,那黑色的苍鹰同时扭转头颅,金色的光刃向着太极图案 的中央射去,同一时刻,四灵神兽嘶吼一声竟然同时向着那太极飞去,四色耀眼的光芒闪过,它们重新化作一道流光缓缓消失在太极之中,那太极在扩大到一定的程 度之后突然凌空悬起,眼看着就要向王座前的二人飞来,突然间身后那铜镜金光大盛,和太极玄青色的光芒轰然相撞,太极图案猛然在半空中旋转起来,巨大的压力 袭来,两人身边撑起的屏障轰然碎裂,同时在太极旋转产生的巨力吸引下二人身不由己地沿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倒飞而出,瞬间没入了太极那玄青色的光芒之中。
                                                                                                                                                                      
    夜晚,寒风呼呼地吹过,荒山脚下,几间小小的茅草屋中透出淡淡的黄色光晕,在这寒冷的夜晚之中,灯光缓缓撒进路人的心中,竟如雪中送碳一般让人暖入心扉。 茅屋前面的空地上竖着一根三尺高的杆子,杆子上挂着一个灯笼,“客栈”二字在朦胧的灯光映衬下显得有些飘忽,那灯笼被风吹的上下抖动,却终究没有掉落下 来。茅屋中灯火摇曳,忽明忽暗,而那间本来就不大的客栈中竟然连一个客人也没有,只有店家一脸愁容地坐在柜台前望着窗外的黑暗兀自出神。这家山野小店经过 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如今越发破旧沧桑起来,这么多年来惨淡经营,眼下妖邪当道,竟是连生计都快要维持不下去了!
    突然间,吱呀一声,客栈的门被突然打开,惊的那店家猛然一震,险些从椅子上摔了下去。他抬头的时候,门口赫然站着一个蓝衣少年,正是连夜赶路的北堂潇。店 家脸色微微有些发白,警惕地看着来人,只见那少年手握一把青色长剑,英挺的眉宇之间萦绕着些许疲惫,倒也不像是坏人,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起身迎了上去。
    “店家,有房么?”北堂潇淡淡道。
    那店家微微一笑道,“有有有。”
    北堂潇点点头,剑眉微微一皱,似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店家抬头望了望他,随即低头轻叹一声道,“公子跟我来吧。”
    北堂潇跟在店家身后,只见他推开大厅后面的一个房门,来到了一个简单的卧室里,那卧室只有一个两人宽的木床,床上的被褥虽然破旧却也干净整洁。床前放着一 个炭火盆,盆中正自燃着鲜红的炭火,北堂潇神情一倦,说不出的困意袭来,随即打了个哈欠,对着身后的店家道了声谢就准备倒下睡觉。然而就在他刚刚放下手中 长剑,身后店家忽地道,“恕老朽冒昧,公子,可是修仙之人?”
    北堂潇随即一愣,然后对着店家苦笑道,“不是。”
    “唉!”悠长的叹息从那老人口中滑出,北堂潇心下疑惑,忍不住道,“店家,你有什么事情直说便是。”
    店家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公子安歇。”
    正待他转身将要走出房间的时候,忽地又顿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少年。道,“公子深夜赶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
    北堂潇疑惑地望着这个奇怪的老头,忍不住笑了笑道,“喂,老头,你可真啰嗦!”
   店家脸上一窘,随即摇头叹了口气,道,“现在的世道不太平呐,公子若无重要的事情还是不要这般出来走动为好。”
    见老者面上凝重,北堂潇笑容一敛,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老者道,“公子不知道么?月魔洞中出了一个月魔,此人法力通天,邪恶嗜杀,传闻所有年轻漂亮的姑娘被他遇见都要被捉去月魔洞中……”
    北堂潇心下一寒,难道幕汐也是给他捉去了么?却听老者接着道,“可怜我那十七岁的女儿,三年前就被他们捉了去,到如今也不知是死是活。唉。”
    “那你知道那月魔洞在何处么?”北堂潇急道。
    老者摇了摇头,“月魔洞极其隐秘,谁也不知道它在哪里,而进入月魔洞的人再也没有出来的。”
    北堂潇兀自点了点头,心中若有所失,耽误之际还是要先找到幕汐再说吧。
   店家叹了口气,转身走出房间。客栈的大厅里依旧灯火摇曳,炭盆中的炭火燃烧着,噼啪声不时地回响在这寂寥的茅屋内。北堂潇放下手中的碧霄神剑,此刻它依然 如睡着了一般,静静地躺在剑鞘内。再也没有了那天在昆仑之上大显神威的模样。北堂潇落寞一笑,些许的悲伤盈上心怀,就算是龙潭虎穴,他也会去救她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