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八章 殁途神殿
第八章 殁途神殿



更新日期:2012-01-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七千年了,你可曾悟到什么?”
    猛然间一阵雄浑的男声从二人头顶传来,两人同时一震,猛然抬头,才发现这声音竟然来自神树。蓼依的眼神挣扎了片刻,随即又恢复往昔的淡然。她缓缓地撩起耳边的长发,右手上的紫色花戒微微颤动了一下,然后道,“寂寞!漫无边际的寂寞。”
    半晌,神树叹息一声,声音有些低沉道,“为什么你还是看不透?”
    蓼依凄然一笑,“连看的机会都没有又何来透彻?”
    “七千年了,足以改变一个世界,可是你的心却依然如故。究竟是什么让你这般执着?”似是在自言自语,又似是在问蓼依。
   “天道无情,我只是想找到一份属于我的情而已。”蓼依神情之中透着淡淡的坚韧,竟是毫无畏惧地看着神树。
    良久,神树又道,“天亦有情,只是寻常人看不到罢了。你这般执着,却不知这一场凡梦终成空?姻缘散尽,徒增伤悲。到那时你又如何后悔?”
   蓼依自嘲地笑道,“你又怎知我会后悔?纵然灰飞湮灭,也总好过神界的永恒冷寂。”
    神树又是一叹,就连站在蓼依身后的陆子川也是猛然一震。他决然想不到,这般清冷的女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语。陆子川心中一片迷茫,修道十年,追求成仙,竟 不知这仙人也会有这般苦恼!他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微微叹了口气。然而这细微的举动竟也没有瞒过神树的法眼。
    只听那浑厚的声音继续道,“少年郎?你可也有烦心之事?”
    陆子川神色微微一囧,怔了片刻道,“就连神也免不了烦心,何况我等凡夫俗子!”
    蓼依转身看着身后的少年,只见他眉目间一丝淡淡地神往,似是想起了什么过往情怀。她神色微微一暗,随即转身面向神树。
    “你们一定要离开这里么?”
    “当然!”两人异口同声道。神树微微愕然,随即轻叹,“也罢,只要你们能闯的出这禁忌,我便不再阻拦。”
      蓼依与陆子川二人相视无语,片刻之后神树之上光芒猛然绽放,无数霞光将两人笼罩在其中,在霞光之中那两人消失的下一秒中,神树的枝叶猛然间聚拢,本来灵光 闪闪的枝叶突然间失去了光芒,此刻的神树看起来竟如同一颗普通的大树没有什么区别,神树下黄色的光芒一闪而过,竟是凭空出现了一个黄衣少女。那少女眉眼如 画,唇角带着幽幽的笑意,竟然是一个绝世美人,少女在神树下停滞了片刻,眼中蓦地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良久她微微叹息,似是自言自语一般轻轻地道,“你这 又是何苦呢?”
      然而四野一片寂寥,没有人回答她的话,一阵清风吹过,满树枝叶摇曳,刹那间那深埋在心底的回忆悄悄地涌了上来,“姐姐………….”
    
      陆子川只觉眼前光芒骤然散去,而他却突然置身于一片古老而神秘的殿堂之中。殿堂之上一片空旷,四根巨大的黑色石柱分别耸立在东西南北四个方位,正北方向, 是一座巨大的黑色玄石王座,王座的两旁站着两个古怪的雕像,就在陆子川兀自沉思的时候,身后一阵异动,他猛然一惊,转身却看到一身紫衣的少女飘然而立,她 依旧轻纱蒙面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正是蓼依。此刻望去,蓼依的神情并没有过多的惊讶,依旧是那般淡然清冷,如水的双眸,怔怔地凝视着王殿之上那块巨大 的黑色匾额。
    “殁途殿!”陆子川脱口而出。
     蓼依神色一动,随即道,“这就是神树设下的禁制,只要走出了这座古殿我们就可以离开花之境。”
    “什么?!”陆子川似乎有些意外,但是看到蓼依那认真的眼睛,他不由地又皱起了眉头。
    “这不是一般的宫殿,是用意念和灵力加之奇异幻术凝结而成的神殿,这七千年来,我曾无数次进入,却始终无法破解这其中的奇异阵法。”
    陆子川神色一正,当下再次凝神细细地向这大殿周围看去,不敢轻视。只见这大殿不过百米方圆,整个殁途殿几乎全是一种黑色的格调,就连那两个雕像也是这般黝 黑一片,大殿古老却不陈旧,四周的石壁竟没有丝毫破碎脱落的迹象。穹顶之上,四只黑色的苍鹰宛如活物一般,一双双犀利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大殿中的两人,那四 只苍鹰看似形体相同,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它们身下的巨爪却姿态各异。
    “你看出什么来了么?”就在这时,身边的女子突然开口发问,将他从沉思中唤了回来。
    陆子川回头看着蓼依,透过她脸上的薄纱依稀可见里面那张清冷绝艳的脸。他微微一怔,随即转开视线再次抬头望着那头顶上的黑色苍鹰,道,“你看那四只苍鹰!”
    蓼依的视线被陆子川指尖一引便也向着穹顶看去。微微的愕然出现在她那如水的双眸中。
    “它们怎地变成了这般模样?”
   陆子川愕然道,“难道它们以前不是这样的么?”
   蓼依轻轻摇头,“不是!原本它们是一模一样的。”
   “那么…………….”未等陆子川说完,猛然间神殿之中一阵劲风吹过,蓼依不由地惊呼出声,“厉风!”
    陆子川也是一惊,只觉身后厉风袭来,如刀剑附身一般疼痛难当,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运起灵力在周身撑起一层厚厚的屏障,挡住了那厉风。转眼向蓼依看去,只见她 双手合起,紫色的光芒瞬间在她周身隆起,那一刻,她竟然转身面向那厉风,紫色衣裙凛冽飞舞,双手在胸前不停地变幻,水袖中奇香四溢,顷刻间,殁途殿上,漫 天花舞, 缓缓地汇聚化作一个美丽的花墙将那厉风挡在身后。望着空中施法的美丽身影,陆子川心中一阵惊羡,这女子看似柔弱,竟有着这么高深的修为。他自小资质过人, 蒙的恩师教诲,十年修行也大有所成,此刻看来,果真如师傅所言,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只见半空中那个紫色的身影缓缓飘落,就在她双脚着地的那一刻,轰然间一声巨响,那花墙猛然破碎,随即厉风消逝,漫天残花幽幽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