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六章:花之境
第六章:花之境



更新日期:2011-12-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夜晚,天空中闪着几颗耀眼的星子,远处黑暗而静谧的四野里忽然有一道碧绿的光芒掠过,眨眼间便又消失在小村的尽头。夜,依旧宁静,老人静立在窗前,当那抹青光从窗外滑过的时候他不由地皱了皱眉。随即轻轻一叹,便转身向房间内走去。
    床榻上,北堂潇已然安稳地睡着,他如玉一般俊美的脸上此刻竟然微微泛起一丝单纯的笑意,梦中…….
   
    昆仑颠,高耸入云的山崖边,开满了鲜艳的红花,一红衣少女静静地立在崖边,长发随风,衣袂飘扬。少年站在她的身后微微一笑,张开双臂轻轻地揽住少女纤腰,俯身在她耳畔喃喃道,“汐儿…..”
    少女回头,清灵如冰雪般的眸子怔怔地凝望着他,甜甜一笑,道,“潇,你终于来了。”
    猛然间天空中刮起了一阵狂风,山崖上飞沙走石,卷起漫天烟尘。就在那飓风消失之后,少年惊愕地发现,怀中的少女早已不知所踪,他焦急地奔向崖边,俯身向下看去,只见那云雾深处隐隐约约有一抹红影如落花一般向着崖底坠去。少年心中一急,狂叫一声,“不要啊!”随即也纵身从那山崖边跃下。

   “啊!”
   北堂潇猛然间从梦中惊醒,汗水已然湿透了衣衫,他深呼吸掀开被子下了床。这个梦难道是真的么?北堂潇脑海里又掠过幕汐那张绝美的脸庞,不由地笑了笑,是该去看看她了吧。
    清晨的小村宁静之中带着些许温暖和安详的气息,袅袅的炊烟伴着晨雾一起飘上九天。北堂潇披着衣服信步向木婶家走去,还未等他伸手,那木门却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北堂潇抬头看到一脸惊愕的木头,不由地皱眉锤了锤木头的肩,笑道,“木头,大清早的慌慌张张干嘛啊?”
    木头脸色一变,迟疑了一下,拉住北堂潇便向屋内走去。二人推开幕汐住着的那间房门,只见床榻上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受伤少女的影子。他心头猛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木婶从袖中拿出一颗透明的石头,叹了口气对北堂潇道,“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姚姑娘已经不见了,只留下这个。”
   北堂潇一愣,呆呆地望着木婶手上那颗透明的石头,圆润如玉的石环上缀着一条红色的丝线,不正是幕汐施法时所用的灵石么?他伸手接过那块美丽的石头,触手间一阵冰冷,北堂潇心中摹地一痛,她受了那么重的伤能去哪呢?他深深呼吸,一闭上眼便是少女美丽的容颜和那场飘渺的梦境。他心中柔肠百结,又哪里能放得下心来!此刻恨不能立刻奔出去将她找回来。
   木婶微微一摇了摇头,道,“潇儿,你没事吧?”
   北堂潇深深呼吸,转身背对着木婶道,“木婶,我要去找她,爹…..就拜托你和木头帮忙照顾了。”
   木婶微微一叹,眼中闪过一丝不舍,然而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她从小看着他长大,她又怎会不知道他的脾气呢?既然决定了就让他好好的去做吧,从他将那姑娘带回来的那一刹那木婶就知道,这孩子必然会为她而改变,只是不知道这改变竟然来的这么突然。
    她微微伸手,抚摸少年那俊美的脸庞,笑道,“我的潇儿长大了,知道保护自己喜欢的姑娘了。去吧,记得凡事要小心,我和你爹等着你们回来。”
    北堂潇心中一酸,咬牙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大步向门外走去。
   
    清晨,东方的天幕上犹自挂着几颗稀疏的星子,一层淡淡的红光在蔚蓝的苍宇之上慢慢晕开。山谷中一片寂静,只有风声悄悄地滑过耳畔。那沉睡了一夜的花儿们,在这如烟的晨雾中慢慢地展开笑颜,清冷的雾气在花瓣上凝结成晶莹剔透的水珠。花丛之中一紫少女缓步走来,每走几步她都会弯下腰来,用手中的白玉瓷瓶采集一些花露。
    那少女轻纱蒙面,曼妙的身影在晨雾之中如仙人一般美丽而飘渺。不知过了多久,山谷中的天色已经渐渐转明,东方,一缕金色的阳光猛然间划破晨雾洒落在这一片美丽的花海之中。少女抬头望了望远处那片镶嵌在金光中的山脉,神情间有些许的疲惫,她抬袖拭了拭额边的薄汗,将那瓷瓶放进袖中,然后转身向着山谷尽头走去。
    花海尽头,是一个小小的湖泊,胡中央有一座水上楼阁,在那湖水之中,漫天莲叶随风摇摆,偶尔有几颗莲花在绿叶之中露出一张张粉色的笑脸,或盛放或含苞待放,姿态各异,美不胜收。
    阁楼上,亭台林立,一条石板小路在莲叶中间若隐若现。清风一吹,阁楼上帷幔飞扬,淡淡的芳香四溢开来,令人心情不由地舒畅起来。
    楼阁中临窗的地方,摆着一张舒适的软榻,一白衣少年静静地躺在上面,不知睡了多久。在临湖的楼台边,一把黑色的断琴静静地躺在那里。
    紫衣少女撩起帷幔走了进来,从袖中取出那白玉瓷瓶放进茶盏中。然后转身向琴台边走去。少女俯身坐下,十指微动,美妙的琴声悠扬而起,从这楼阁内向远处山谷中飘去。
    朦胧中,他隐隐约约地听到一阵婉转凄切的歌声。那歌声飘渺恍若隔世。
    纷纷坠花飘香砌。夜寂静,寒声碎。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七千年梦断,待醒时,伊人眷恋。梦飞花,水榭凉,清歌半曲,琴声幽幽谁人听。
      梦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女子,站在水阁边幽幽浅笑。
    “你是谁?”
    少年猛然惊醒,手边的长剑倏然出鞘,寒冷的幽光直逼少女背脊。然而就在剑锋临身的那一刻却突然停住了,少女依旧低首抚琴,长睫轻垂,轻纱掩面,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他心里猛然一颤,这个女子怎地可以这般淡然?
    一曲终了,女子缓缓地抬头,一双水眸如烟似雾,朦胧而又沉静得看着他。
    “公子要杀我么?”
    白衣少年神情一窘,随即又冷然道,“是你将我引到此处的么?说,你有什么目的!”
    少女眼角弯起,似有浅浅的笑意,柔声道,“公子为何这么说?”
    白衣少年眼神一冷,道,“你以为这么装模作样就可以瞒过我么?哼,你太小看我了!”
    紫衣少女神情不变,淡然地迎上少年质问的目光,随即起身望着远处的山脉缓缓道,“这里名叫花之境,是一个用神术凝结而成的幻镜,依附于万年神树,此境只可进不可出。”
    “什么?!”他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焦躁,手中长剑一挥,白色灵光一闪而过竟是临空向那荷塘劈去,轰然间水花四溅。
    少女抚琴的指尖微微一颤,转身看着少年,神色间带着些许的凄婉,“我又何尝不想出去呢?七千年了,你可曾知晓我独自一人的苦痛?每日对着这漫天的花海,独自抚琴歌唱…….寂寞就会从心底蔓延进血脉里。”
    少年神色微变,望向少女那纤薄的背影,道,“真的不是你将我引来此处的么?”
    少女转眸,冷然道,“你既不信我,又何必问我。”
    少年一滞,收起长剑,重新插回剑鞘。与少女并肩立在湖岸边,阳光如水一般温柔地洒落在水阁之上,微风一吹,荷香淡淡,放眼望去一片繁花似锦,美不胜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