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五章:小村温情
第五章:小村温情



更新日期:2011-12-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夜晚的小村格外宁静,清冷的月光洒落在小院中的积雪上,折射出美丽的光辉。北堂潇静静地站在院中,望着漆黑的房屋脸上一阵茫然。不知站了多久,屋内淡淡地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只听那老人道,“潇儿,进来吧!”
    北堂潇如遇大赦,神情一松,抬脚向屋内走去。双脚刚刚踏进房门那一刻,灯光骤然亮起,北堂潇眼睛微眯,抬头向堂上坐着的老人看去,“爹!”
   老人微微点头,当目光落在北堂潇背上的那把剑时,眼中猛然绽放出惊异的色彩,连他握住木杖的老手也开始颤抖起来。
   “潇儿,这把剑你是怎么得到的?”
   北堂潇神色一暗,忽地想起那日青鸟临死时的模样,心中一阵惘然。随即将那日在昆仑的见闻细说了一遍。
    老人的神情越发肃穆起来,抬头望着窗外的黑色苍穹,眼神飘忽不定。
    “爹,你没事吧?”
     北堂潇担忧地道。
     老人收回视线望着面前的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潇儿,你决定了么?”
    “爹,等孩儿救了幕汐就会回来好好孝敬你。”
    只怕这一去就再难回头了,可是又有谁知道将来的命运呢?造物弄人,又有谁能够真正的看透呢?罢了,他要去便随他去吧。老人微微一叹,对北堂潇道,
    “潇儿,你跟我来!”
    小屋内堂,透过竹帘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那小小的房间内立着一个香案,香案后的墙上是一个女子的画像,在香案燃起的袅袅青烟衬托下,画像中的女子有一种仙女般婉约的美丽。十八年来,这个小小的内堂一直是爹的禁忌,北堂潇犹豫了片刻还是跟了进去。
     只见那间昏暗的内室里,干净地一尘不染,香案上方的那幅画中,一白衣女子眉眼含笑,静静地凝视着来人,一双如水的双眸中风情无限,衬着那婀娜的身姿,当真是人间绝色,也不知是何方画师,竟能将人画的这般栩栩如生。北堂潇怔怔地望着那娇媚的女子,不由地赞叹,这女子好美!
   “潇儿,这便是爹一生最爱的女子了。”
    老人苍老的面容上此刻竟然浮现出少有的激动和柔情,一双眼留恋地看着画中的女子。
    北堂潇缓缓点了点头,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那画中的女子,或许,爹这么多年来的醉酒沉沦多半也是因为她吧。
    不知过了多久,老人从画中收回视线,转身看着身后的少年。道,
   “潇儿,爹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疑问,十八年了,你长大了,是该知道一切的时候了。爹一直都没有告诉过你,其实,你并不是我亲生儿子。”
    “什么?!”北堂潇猛然一震,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看着老人那张苍老的脸,似乎想要从他那双眼中看出点什么。   
    老人闭上眼,十八年前的那场大雪再一次浮现在他的眼前。
    十八年前,昆仑山下漫天飞雪,一个醉汉踉跄地走在厚厚的积雪之上。忽地,醉汉停住了脚步,只见一个蓝色的包裹静静地躺在远处的雪地里。那醉汉走到包裹边,只见,一个漂亮的婴孩静静地躺在包裹中,一双大眼睛怔怔地看着漫天飞雪,奇怪的是,在这冰天雪地里婴孩不哭也不闹。醉汉心下奇异,于是将那孩子抱了起来,孩子在他温暖的怀抱里竟然格格笑了起来,本来不想多管闲事的醉汉此刻竟是痴了一般久久地凝望着这可爱的男婴,良久,他一咬牙,抱着婴孩向那远处的小村走去………..

   故事讲到这里戛然而止,望着少年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老人微微叹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孩子,这些年来,爹不曾好好疼你,你不会恨爹吧。”
    北堂潇猛然间跪倒在老人身前,道,“爹!不管怎样,在潇儿心中,您永远都是潇儿最亲的人。”
    老人欣慰一笑,“潇儿,此去江湖,人心险恶,爹不求你能成为济世豪侠,凡事但求无愧于心便足矣。”
    北堂潇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老人伸手从香案下拿出一卷古书递给北堂潇,郑重道,“这本秘籍乃是爹当年行走天下时所得,其中记载了一些仙法神术,必要时你可以学以致用。”
    北堂潇点了点头,俯身在老人身前磕了几个头,“爹,孩儿一定谨记您的教诲。”
    待北堂潇抬头的时候,老人已经消失在了昏暗的内室中,只有那香案上依旧温香袅绕。他最后看了一眼那美丽的女子,也起身离开了那间小室。
 
  西蜀万山之巅,碧空无垠,万里无云,那连绵的山脉如流波一般向远方蔓延而去,远处奇峰迭起,高耸入云,山谷之中,松柏苍翠,竟掩盖了冬日的萧条。云层之上,一白衣少年乘风御剑而来,只见白色光芒闪过,那少年已落在了一片高崖之上,山风习习,他身上白袍随风款摆,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散在肩上,洒脱不拘宛若仙人。正是奉师命下山的陆子川,陆子川俊目横扫四周,微微蹙眉,自语道,“奇了,明明感觉到这里有一丝奇异的气息,怎地又不见了?”
    正当他迷惑不解的时候,忽然间身后一阵异样传来,陆子川猛然转身,山崖边已经多了一颗巨大的古树。
    陆子川横剑胸前警惕地看着那棵突然出现的巨树,灵识所及之处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妖气,反而却有丝丝的灵气从那巨树之上散发出来,让人不由地精神一震。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向那巨树走去,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洒落在树下的空地上,化作斑驳的影翊。陆子川站在树下仰头望着这棵高大的奇树,只见树高数丈,枝叶浓密,青翠的叶子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光芒。
    忽然间,天空中乌云密布,那轮明日被云层湮没,只剩一圈苍白的光晕在碧空之上慢慢地扩散开来。而此刻,身边的巨树周围竟然拢上了一层薄薄的轻雾,绿色的光芒从树顶缓缓地向下洒落,在树下的空地之上形成一个古怪的光圈,而陆子川正好站在那光圈之内。倏然间,光圈猛然向外散开,他只觉眼前一花,竟如同跌进了万丈深渊一般急速向下坠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