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四章:雪逝昆仑
第四章:雪逝昆仑



更新日期:2011-12-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此时,天空之中突然间乌云密布,风雪此刻如冰刀霜剑一般袭来,云端那男子美丽而冷漠的脸上此刻竟绽放出如花一般妖魅的笑意,那双冰冷的眸子里精光流动,似兴奋又似期待。天空中猛然间又是一道惊雷劈下,耀眼的闪电从黑衣男子身边划过,他缓缓的抬起双手,黑色的光芒在他手中释放出来,慢慢扩大逐渐将这一片山脉包裹起来,顿时黑暗降临,山谷中如夜晚般布满诡异黑暗的气息。
    北堂潇神情一冷,抬头仰望苍穹,他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愕然, 隐隐的一丝不安的感觉在他心底弥漫开来,而他手中的长剑此刻也变得焦燥不安起来,剑刃上青光时强时弱震颤不已,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突然间,黑暗的山谷中猛然出现一抹奇异的金色霞光。漫天黑色的光芒便向着那霞光聚拢而去,神剑猛然一震,青光大盛,竟化作巨大的光幕在空中与那黑芒对峙。
    随着黑衣男子法力的增强,霞光骤然变亮,而且似乎在缓缓地往上升起,轰隆一声,漫天流光如星雨般滑落,美丽的光辉洒落在北堂潇苍白的脸上,茫然的神色从他眼中扩散开来,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端,黑衣少年俊眉一皱,双手猛然张开,黑芒大胜将那青光重新压下。神剑青光四泄,在空中强烈震颤,哀鸣不已,却始终无法挣脱黑芒的束缚,身上光芒终是慢慢地黯淡了下去,北堂潇只觉胸腔中猛然一震,张口吐出一口鲜血,红色的血液沿着剑刃流下,神剑上青光重新亮了起来,但是片刻之后,黑芒猛然加剧,青光终究是不敌败落,北堂潇突然觉得脚下一轻,失去了支撑便猛然跌了下去,重重地摔在山崖上。
    北堂潇踉跄起身,脸色苍白,显然在刚才一战中吃了不小的亏。当他再次向手中的神剑看去时,不由地愣住了,原本光芒流转的神剑,此刻竟如死寂般安静地躺在他手心,灵光散去之后竟和一般的破铜烂铁没有什么两样。他不由地一阵惋惜,可惜了这把绝世好剑。
     云层上,那黑衣男子腾身站在巨兽头上向着山谷中的霞光俯冲而去,天空中云雾散去,少年松了口气,俯身向那一人一兽消失的崖底看去,目光所及之处云雾缭绕,漫天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山谷中重新恢复宁静,北堂潇望着远处苍茫的山脉,神色茫然不知所措,刚才的一切就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忽然他仿佛又想起了什么,猛然转身看着雪地里静静睡着的少女,洁白的雪花落在她的长发上,雪化了打湿了她的衣襟。少年眼光随即柔和下来,他快步走到少女身边,俯身抱起她冰冷而柔弱的身子,剑眉微微皱起,眼中的担忧之色越发凝重起来。
   
    傍晚,连续下了三天的大雪终于适时地停了下来。夕阳在西边的天空中露出了半边脸孔,漫天的红霞为这一片雪白的天地铺上了一层美丽的纱衣。昆仑山下,一少年抱着红衣少女急匆匆地向着远处的小村奔去,在他背上,那把青色的长剑在夕阳下显得更加凄凉而死寂。就在此时,昆仑之巅,忽然霞光漫天,仿佛有什么神物从九天之上降落凡尘,少年身后的青剑猛然一颤,剑鞘之中呜呜作响,如孩童的哭声一般悲戚哀婉。少年也不由地一震,然而望着怀中少女那张越来越苍白的脸,他竟是头也不回地踏雪而去。
    小村东面的树林边,两所小院相互依偎着,其中一家已经燃起了袅袅的炊烟。少年站在那两个小院的中间犹豫了片刻,毅然抱着少女推开了右边一家的院门。
    “木婶。”
    听到少年的叫声,从厨房里走出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妇人,那妇人一身农家打扮,相貌慈祥而温和。见到少年进来,她先是一喜,在看到他怀中抱着的少女的时候忽地皱起了眉。
    “潇儿,这位姑娘是?”
    少年不顾妇人担忧的眼神,急切地抱着少女进屋将她放在了床上。
    “木婶,她受了很重的伤,您一定要救救她。”
    木婶跟着少年来到床边,“潇儿莫急,先告诉木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少年剑眉微皱,擦了一把额上的汗渍,随即道,“此事说来话长,您先看看她的伤势吧。”
    木婶微微一笑,眼中满是慈爱的神色,潇儿长大了吧。她撩起被角为少女把脉,在触及那冰冷的皮肤时,木婶不由地皱起了眉,原本慈爱的神情渐渐肃穆起来。
    “她怎么样了?”看着木婶越发阴沉的脸,北堂潇焦急地追问道。
   木婶摇头叹息了一声道,“潇儿,这位姑娘她,怕是回天乏力了。”
   “什么?!”北堂潇极力压制的情绪在瞬间爆发出来,他不可置信地望着那张苍白又美丽的面容,心中猛然一阵揪痛。
    “不,木婶,您的医术那么高明,一定可以救她的!”
    木婶看了看那少女又望了望北堂潇,似乎明白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疼惜,可她终究是是凡人之身,又怎能与天争命呢?从这少女脉象来看她自有不凡的出身,可是如今血脉只间灵力涣散,除了还保留一丝气息外与死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望着木婶疼惜的眼神,北堂潇颓然垂首,神色说不出的哀伤落寞,缓缓道,“真的没救了么?”
    “或许……….”
   “或许什么?木婶您说啊。”北堂潇的眼中重新燃起希望之火。
   “传说西南蜀地群山之中有许多修仙炼道之人,他们通晓仙术,炼的一些灵丹妙药或许能够救活这位姑娘也不一定。”
    北堂潇精神一震,抓住木婶的手笑道,“真的么?木婶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木婶无奈地摇摇头,“告诉你又有什么用,那些修仙异士多为不世高人,哪是我们凡人说见就见的!再说,那蜀山极其险峻,木婶怎么忍心让你以身犯险呢?”
    北堂潇神情一凛,道,“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要去找一找。”
    木婶拍了拍他的肩,道,“潇儿,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姑娘值得么?”
    这一问倒把北堂潇给愣住了,是萍水相逢么?为什么初见就觉得那般熟稔,仿佛一起经历了前世今生一般。也许她便是那个时常出现在他梦中的美丽女子吧,只是他从来没有看清过她的容颜而已。
    “潇儿,你爹他,其实很担心你。”木婶轻轻地道。
    北堂潇身子猛然一震,转身背对着木婶道,“我知道了。”
    也许这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了的吧。
    木婶慈爱地拍了拍北堂潇的肩膀,道,“潇儿,别任性,回去看看你爹吧。父子之间没有解不开的结。”
   这么多年了,爹的脾气似乎从来都没有变过。
   望着木婶那慈爱的眼神,北堂潇不由地叹了口气,随即转身望了望少女如同冰雪般苍白透明的脸颊,昆仑山中那惊心动魄的场景再一次掠过他的脑海。恍惚中,那少女的笑靥如花一般绽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