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年少轻狂 > 第一卷 > 第一章 早熟的少年
第一章 早熟的少年



更新日期:2014-07-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九月。秋天的夜晚,天高,云淡,风轻。天高的那样深邃,任你怎么望也望不到尽头;云淡的那么清纯,仿佛一缕薄薄的轻烟,又像一阵迷朦的薄雾;风轻的晃若瑶池仙子翩翩起舞时飘逸的衣袂,吹在脸上虽然有些清冷,却是难得的温柔。路灯昏黄幽暗的光仿佛要穿透朦胧的月色,却不曾想被月色渲染的更加迷离,秋意也更浓了。
  微风吹过操场边的一排白杨树,枯黄干皱的树叶随着秋风缓缓落下,不一会儿,地上就落了一层厚厚的叶子。李杰缓缓地挪动身子捡起身旁的一片落叶放在手心,迷茫的目光游离其上,好像要从这落叶看出自然的规律,进而上升到人生。自从他考上这上镇最好的初中,他的生活就注定要发生巨大的转变:他再也见不到姚雪萍,那个个子高挑身量苗条的大眼睛小美女,那个坐在他后面的可爱的小姑娘,那个经常和自己一起玩耍的好女孩,那个他经常放学回家后还骑着自行车跑到她家附近,深情地望着她和妹妹在打谷场上开心地玩耍的女孩。也许你要说他早恋,其实我更愿意说他只是比较早熟而已。作为爸妈不在身边的孩子,他孤独地生活了十二年,没有接触过异性小朋友,就是同性的小朋友也多半跟他玩不来。他是个忧郁的小男孩,话很少,只有在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他才会开口说话。另外一个注定要改变的就是他的成绩。自懂事上学以来,他都是班上独一无二的娇子,每次考试总能拿到第一名。可现在,经过初一的期末考试,他发现他在数学上的能力居然如此之差,代数他竟然只考了32分!因此可恶的数学从此成为他不共戴天的大仇人,甚至于看到数学题他就痛心疾首,这样一来,他的成绩也就一落千丈。
  就在他仔细地端详着落叶,思想走到很远的地方时,扑通一声,不知怎的身旁多了一个人坐下。黃明看了看他说:“不就是代数不及格吗?我还有英语不及格呢,别太在意啦。” 说着他拿起地上的半瓶啤酒大口地喝着。李杰慢慢抬起头望着天空,一轮明月在薄云之间忽隐忽现,恰如一个调皮的小姑娘在玩捉迷藏。“我没什么的,只是想出来喝喝酒抽抽烟,一个人静一静。”说完从黃明手里抢过啤酒咕喽咕喽地喝起来。黃明掏出一包软盒的王中王抽出两根递给李杰一根说:“来,抽根烟,这是我从我爸那里偷来的,他又不抽烟,还老是收人家送的烟,所以就便宜他儿子我咯。”说着话他啪哒一声打开打火机将火送到李杰面前。李杰把烟放到嘴里歪着头吸着了。“谢谢你,只有你才是我最好的朋友,来为我们的友谊,也为我们的不及格干杯,去他奶奶的数学,老子从此以后再不看他一眼!”黃明大笑着说:“这才对嘛,男子汉大丈夫,管它什么狗屁数学及格不及格。”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接过李杰手里的啤酒仰着脖子灌了下去。本来剩下的啤酒就有限,被他们两个人一分就更少了,黃明摇摇空空的啤酒瓶说:“真扫兴啊,算了,本月二十三号晚上我生日接着喝吧!”李杰听到他的话吃惊地望着他满是笑容胖嘟嘟的圆脸说:“怎么不要说,我都忘记了,实在对你不起啊,到时哥哥一定陪你喝个够,一醉方休!”说完,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把手中的啤酒瓶重重地砸在墙上,一声闷响随之发出。月光依稀朦胧,李杰和黃明在操场上沿着环形跑道慢慢地走着,说笑着,秋夜寂寥,唯有与知己把酒言欢方能一解胸中烦闷。
  时间很快到了二十三号下午,历史课上,李杰坐在靠墙的位子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历史老师李静,她依旧穿一件半透的连衣裙,她柔美的身躯显山露水地在眼前晃来晃去,依然是那么风骚淫荡。她仿佛感觉不到秋的凉意。李静老师个子有一米七左右,留着长长的秀发,有时挽在后脑,有时披散在双肩,她长得有些像李杰小学二年级时的语文老师高静。看着她若隐若现性感且充满诱惑的身躯在轻透的薄纱连衣裙下来回扭动和那条可爱的白色小内裤,李杰忍不住吞下一大口口水,他也不禁心猿意马地回想着那一晚与她的初次缠绵,尽管初次只是李杰自己而已。
  那天下午下课后李静老师把李杰叫走,说是跟他谈谈心,关怀一下的学习情况,因为他是她班上学习历史最用心,也最有潜力的人。李杰跟着她走过校园的一条大马路,然后拐入一排只有一层的瓦房,李杰知道那里是老师们住宿的地方。他的心开始猛烈地跳动,呼吸也变得急促,但是他没有停下脚步,他知道在前面等待他的是他每次上历史课都盯着李静的身躯在幻想的一件事。他不由得地笑了笑,加快了脚步。一路上李静都没有回头,只是大步往前走,李杰紧紧地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扭动着阿娜的身姿,风情万种。转过一个九十度的角,李静带着他走进了一道门,院子里种着许多花儿,还有一颗葡萄树结满了葡萄。
  进入内厅,李静首先放下手中的书本,然后拉着李杰的手走进了卧室。一张宽大的木床上被子叠得很是整齐。李杰望着那张大床傻笑着,心里早已热血沸腾欲火难耐了。他刚想从后面抱住李静老师,却没想到被她躲开,李杰扑了个空,便顺势倒在柔软舒服的大床上。李静媚笑着说:“急什么急?这个场景你不是已经幻想了几百遍了嘛?”说话间只见她缓缓地将连衣裙的拉链拉开,轻轻地走到李杰面前。李杰猛地一把将她拉到自己大腿上,一双灵活却冰凉的大手顺着她修长白皙的小腿抚摸着。触手间她的肌肤爽滑柔嫩,好像清清白白的嫩豆腐一样的松软,又像春天里山间溪水一般温柔细腻,一波波地荡漾着他的心。
  随着手不断的上升下降,李静的身体开始颤抖晃动,一股热量沿着雪白的肌肤散发出来,粗喘的呼吸声真真切切地传进李杰的耳朵里。李杰轻轻地退去她的连衣裙,她柔美性感的身躯仅仅穿着内衣展现在他面前。他笑着说:“你不是也经常上课时望着我看吗?现在我们已经如此的接近难道你就不打算做些什么?”李静老师嗔笑道:“你就是个坏人!好吧,让为师好好教育教育你这个坏孩子。”说着她如葱般的玉手按在李杰的身上,带着高温的热量。李杰顺着她的按压倒在床上,李静的红唇慢慢地贴在李杰的唇上肆意地吻着。李杰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触电之感,他翻身将李静老师按在身下,李静淫荡地笑着盯着他,一双白嫩的小手在他脸上划来划去。李杰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他想也不想直接扯下李静的胸罩和内裤,二话没说就俯视身下去,随着李静痛苦的一声尖叫,慢慢地彼此的肉体和灵魂开始融合。
  不知过了多久,李静骑在李杰的身上任意驰骋,李杰闭着眼睛享受着来自身体和灵魂的刺激,在李静一阵剧烈的晃动过后,两个人疲倦地倒在了床上安然睡去。这一夜李杰醒了好几次,每次醒来看到李静老师白皙美丽的脸庞就有些怪异的感觉,但当他的手碰到李静温暖柔软的肌肤便什么也不管了,转眼间又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对决。就这样一夜过去,醒来他已疲倦不堪,仿佛昨晚根本没有睡过。李静老师则是一脸的满足,睡得像个孩子。李杰挣扎着缓缓起身,他看到李静老师依旧在熟睡就一个人穿上衣服偷偷地溜了出去。回去的路上他想了很多,他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应该发生的,但是他按耐不住,尤其是在孤寂凄凉的夜幕降临以后。就这样他隔三差五地跟李静老师去她家。
  想到这些,李杰微微笑了笑,不再看李静老师,而是转过头看了看中间倒数第三排那个短头发的清纯女孩。她叫王艳红,是李杰升入初中后比较喜欢的同班同学。他每次从李静老师那里回来就会想到王艳红,只要一想到还是纯洁少女的她,李杰就懊恼不已,他一次次地想着断绝跟李静老师不伦的关系,却一次次地被自己无尽的欲望和李静老师的诱惑打败而无法自拔。厌学的王艳红一副毫无兴趣的样子望着讲台上风骚的女老师,眼中有些许不屑和厌恶。忽然她看到李杰也在看着她,便很快收回目光,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由此可见,李杰几乎是没有任何机会了,李杰失望地摇着头心中叹息不已。好不容易等到了下了课,李杰和黃明就跑出去为晚上的生日宴会做准备。宴会地点订在学校大门外一公里远的一家名叫鸿福酒楼的地方。
  七点半,华灯初上,夜风带着冰冷的温度习习地吹着,在这十月中旬的晚上,显得格外地冷。李杰一行人穿过校门来到酒店一楼一个小包厢。来的人大概有十来个,基本都是同班同学,有王蟠,魏良和他的女朋友甄焕焕,随着甄焕焕一起来的卢秋艳等等。大家说笑间酒席已经摆满桌子,男同学们不顾形象地大口吃菜大杯喝酒,嘴里不时爆出粗鄙的笑话,让几个女生脸红了一次又一次;而几个女生却都吃得很慢很斯文。酒过三旬,在场的男同学依旧拼命地喝酒抽烟,满屋子的烟气缭绕在半空,呛的几个女生直咳嗽。李杰醉眼朦胧地看着对面坐着的魏良和他女朋友卿卿我我难舍难分的样子就愤愤地说:“你们俩能不能不要老是这么黏糊好吧?存心跟我们这些单身的过不去?”魏良没有回答,只是干笑了几声,倒是他身边的甄焕焕大声反驳说:“谁叫你们不赶紧找对象的?现在知道对象的好了吧。”说着笑呵呵地夹起一根青菜放到嘴里,粉红色的小嘴唇上下动着,晶莹剔透的唇膏在沾染呛油光以后更加亮丽。她清丽干净的小脸泛着淡淡的红光,一双水晶般的小眼睛不时打着转儿。李杰不禁有些痴了,好在此时身旁的黃明恰好喝倒了,圆圆的脸贴在李杰的手臂上喘息着。李杰不再看甄焕焕,而是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这时在他右前方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盯着他俊逸的脸庞痴痴地望着,圆润白净的脸上嘴角微微翘起。她就是卢秋艳,跟李杰同班,平时上课坐在后排。在卢秋艳望着李杰发呆的时候,坐在李杰左手边第二位的王蟠则色迷迷地盯着卢秋艳。只是前面二人都不知晓罢了。不一会儿,王蟠摸了摸自己的大鼻子,拿起桌上的烟抽了一根点燃悠闲地抽着。李杰刚要伸手拿烟时目光恰好落在一直盯着他的卢秋艳的脸上,她的脸圆圆的,有一点点微胖,皮肤干净白皙,嘴角边有两个调皮可爱的小酒窝,浓眉大眼,眼睛黑亮深邃,恰如一方清澈无底的湖水,里面倒映着一个高大俊秀的男子身影,她用贝齿轻咬着性感柔软的粉红嘴唇。一丝微笑如春天里的暖风。长长卷卷的秀发自然地搭在双肩,耳畔挂着两只漂亮的耳坠。李杰继续往下看去,只见她上身穿着一件小款的雪白色羽绒服,领子上有一圈柔软飘逸的鹅毛,一双白嫩秀气的小手靠在腹部放着。李杰一会的功夫把她看了个遍,然后潇洒地转过头抽着烟,没有说话。看到李杰转身不再看他,卢秋艳脸上掠过一丝失望和微怒。
  不知过了多久,当最后一瓶啤酒在桌子上转了一圈后,桌子边坐着的已经没有几个了。李杰因为要帮黃明结账所以喝酒的时候有所保留,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多顾及,有酒喝当然要放开了喝,所以除了酒量比较好的王蟠和几个喝饮料的女生外,其他人都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李杰摇了摇头站起身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五分钟过后,李杰再次进来,他喊起仍在醉梦中的同学,然后扶着黃明往外走。
  第二天早上,李杰缓缓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黃明的大床上,黃明则依旧沉睡着,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李杰感到头痛欲裂,他使劲拍打着额头勉强坐了起来。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睡在这里,大概是昨晚喝过酒以后送黃明回来便醉意难耐迷迷糊糊地在这里睡下。他尚且记得昨晚因为大家喝得太猛太多的缘故,那一大盒巧克力奶油蛋糕都没怎么吃,只有几个女生少少地吃了些。想到这里,那个圆圆的带着两个可爱的小酒窝的脸蛋又浮现在他面前,李杰猛然摇摇头自言自语:“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止住了自己莫名其妙的思绪,他缓缓地走到院中,在院中的压水井边洗了脸。接着他抬起头看了看头顶上的葡萄架,随手摘了一颗紫红色的大大的葡萄放入口中,他忽然想起有一次在李静老师家里的大床上,李静老师骑着他,嘴对嘴喂他吃葡萄的场景,不禁哑然失笑。那时李静仅仅穿了一条小内裤,胸前热腾腾的馒头不时在他胸口摩擦着。她的胸圆润柔软光滑,摸上去感觉就像一团棉花,让他一刻也不舍得放开。“好几天没去她家了,不知道那里硕大的葡萄被吃完没有?也不知道她一个人待在那座院子里会不会很寂寞,很想他?”想着这些他心里痒痒的,于是盘算着什么时候去找她。吃了几颗葡萄,他又回到屋里,此时黃明依旧酒醉未醒,他无奈地笑了笑,把他蹬开的被子重新盖好,然后就带上房门离开了。
  校园里十分安静,秋风带着冬天般寒冷无情地吹着,吹乱了花坛里干枯的枝条,也吹乱了操场上枯黄的茅草,也吹乱了李杰的碎发。他不禁打了个冷战才发现自己衣衫单薄,于是便快步疾走。回到自己租的房里时,室友王蟠和魏良也都还睡着,这样的天气除了适合睡觉,也就一无是处了,怪不得好多动物都要冬眠呢。李杰乱想一通发表出无限感慨。他轻轻走到靠近后墙的那张木床坐了下来。这张小木床是他从姑姥姥那里借来的,记得那天刚下过雨,地上还是一滩滩泥水,朝阳的光芒穿过薄雾投射在水中,马路上李杰艰难地骑着那辆三轮车,东一头西一头地在马路上乱撞,还好马路上不怎么有车,否则就是有九条命也早没了。他原以为三轮车只是比自行车多了一个轮子而已,却不曾想到是如此难以驾驭,他一路走走停停,东倒西歪,最终还是把那张床送到了学校里。李杰租的房子是学校一个老师的地基,后来卖给一个校外的人,那个人就在上面盖了几间房子,都是只有一层的瓦房,房子前面是一个菜园,不过只种过一次,因为那个人发现只要有东西长在那里,就必然要不了一夜的时间就全部被一扫而光,所以干脆也就空了下来。园子的篱笆也都破败不堪,东倒西歪着。这里房租每学期六十块,比现在的房价不知便宜了多少倍。
  李杰坐在床上想着今天应该干些什么,既然是周末就应该痛痛快快地玩一天。打定主意他刚想躺下小憩一会儿,目光却划过桌子上甄焕焕的照片停住了。那张不肥不瘦的瓜子脸绽放着欢快的笑容,长长的黑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手里拿着一朵紫色的玫瑰花放在胸前,头微微低下,鼻子嗅着花香,胸前仿佛看得到一阵阵起伏。李杰忽然想起来这张照片记录的情景。魏良在她生日时送了这多玫瑰,当时她开心极了,好久都合不拢嘴,花枝乱颤地一直笑个不停。李杰端详了一会便伸手把相框背面朝上地放在桌子上,接着自言自语:“他妈的,老子哪天也要带着一个女人充充场面。”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又想到李静老师,他摇摇头躺了下去,衣服也没有脱就直接裹着被子睡去。因为这样被子的冰凉才不会直接传到他身上。
  一觉醒来已经日上三竿,李杰发现王蟠已经起来了,正抱着一本武侠小说认真地看着,不时嘴里还发出吃吃的笑声;魏良也早已不在,想必又是去找甄焕焕去了。李杰坐起来对着王蟠说:“魏良那小子是不是又去找那个死丫头了?”王蟠笑着点点头继续看书。“可怜我们俩,没人喜欢没人爱啊!”李杰干笑着说。王蟠听到他的话放下书打趣说:“你还说没人喜欢,昨天那个卢秋艳可是盯了你一个晚上。”“不是吧,你说那个卢玉环啊,长得还可以,不过就是稍显丰满了些,她不是我的菜。还是留给你吧。”说完李杰大笑一阵。王蟠一脸愁容地叹气道:“可是人家看都不看我一眼啊,人长的帅就是有好处啊!”他感慨地说了一大堆,什么李寻欢啦,什么楚留香的,他一口气把看过的武侠小说里的帅哥一一提了出来,还不止如此,他还大谈阔论出每个主角的优缺点。听得李杰瞪大眼睛,吃惊不已。李杰待他说完便拱起双手道:“兄台真是博览群书,无所不知!佩服!佩服!”王蟠被他这么一恭维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干咳了两声摆摆手依旧拿起书本心无旁骛地看着。
  “别老是呆在这看书,走去外面玩玩。”黃明进来拍着王蟠的肩膀说。李杰这时一边擦着脸一边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也对王蟠劝道:“就是嘛,走啦,去镇上玩玩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让黄明请客,你放心跟着去就好。还有你黃明,不能喝就少喝,害得我昨天还要把你背回来。累的我呦......”王蟠架不住两人的劝说便小心翼翼地合上书本放到桌子上,然后还不放心地用手压了压。黃明则堆着一脸的笑容看着李杰。
  三个人出了学校大门一路你追我赶地玩闹着。很快他们来到一家电动游戏厅,黃明兴奋不已地搓着手。游戏厅里有些昏暗,不同的机器屏幕上闪着各色不同的光。人们各自专心地玩着。没有人目光离开过屏幕,也不关心进来的是谁,出去的又是谁,除非被机器打败而愤愤难平或者偶尔一次打败了机器激动地嚎叫。黃明买了十块钱的游戏币分给李杰和王蟠,然后说了句“你俩想玩什么就去玩吧,我要去打魂斗罗了。”就直奔墙边的一台空闲的机器,那机器屏幕上不断地重复着魂斗罗的两个主角握着枪在沙场上疯狂射击。李杰没有跟黄明一起打魂斗罗而是走到拳皇97的机器边投下一个币。随着游戏币滑入机器装币的肚子里,屏幕上迅速地变换着。李杰一只手紧紧地抓住遥控杆,一手不断地拍着手下的四个圆圆的按键。而王蟠则选择了开车的游戏机。
  就在大家都玩的忘乎所以时,一个声音刺耳地响起:“你小子有没有交保护费?”一个穿着破烂肮脏的大约二十岁的男子站在黃明旁边发生问。男子一边说话一边还在挖着鼻孔,油滋滋的长头发披散着,戴着一副墨镜。正玩得起劲的黃明以为这个声音是在问别人,就没有理会,继续入神地玩着。长毛见他没有反应,顿时火冒三丈,暴跳如雷,他对着两个手下指了指,两个头发黄黄的,耳朵上打着耳洞的瘦瘦的男孩子一人一边把黃明从椅子上架了起来。黃明一脸无辜的表情诧异地望着长毛男子。长毛二话不说,就在黃明的脸上扇了两巴掌。黃明的圆脸瞬间红了起来,像极了猴屁股。听到这个声音,李杰和王蟠都跑了过来。长毛看到他俩,一脸不屑地问:“你们一起的?”李杰点点头算是回答。“那好,你们带钱了吧,一个人二十,三个人七十。快点交钱,非也有你们苦头吃!”黃明听说交钱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打了两巴掌,他低声说:“我们已经交过了。”“妈的,交过了,交给谁的?老子怎么觉得你很面生。”长毛阴阳怪气地对着黃明的脸问。“交给……交给姬大明姬哥的。姬哥说我们可以随便来玩。”黃明颤抖着说。“哦,姬哥是吧,”说着又给黃明两巴掌,“知不知道这里是谁照的?是你他妈干哥我,这一带提起蒋干谁不知道?他姬大明也只是一个个小角色而已,居然也敢跟老子抢食。”黃明正不知道怎么回答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干哥说的对,我姬大明怎么能跟你比,你可是咱们龙虎帮的红人,再说了何必跟三个小毛头过不去呢,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吧。”姬大明说着话推开门进来,身后跟着五六个人,头发怪异,凶神恶煞。蒋干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两个人,又看了看姬大明的人脸上挤出一丝让人恶心的笑容,他说:“本来嘛,也没什么,就是这小子,老子问他他居然不鸟我。要是知道是你大明的人也就没什么了啦。我把人还给你。呵呵……”说着示意手下两个人放开黃明。李杰和王蟠赶忙接过来。“多谢干哥,卖我一个人情,今晚三温暖我请客。”姬大明假装和气地笑说。“这还差不多,那今晚见。”蒋干说完带着两个小弟走了出去,走到黃明面前对着他吼了一声。黃明吓得往后缩了缩身子。
  看着蒋干消失在门外,姬大明对黃明说:“也活该你小子挨打,你怎么能不鸟他呢,就是我也要让他几分。惹毛了他可是不得了,要了你的小命也是轻轻松松的。以后出来玩多长点眼。”黃明唯唯诺诺地答应着,心里异常的憋屈。“你们俩是谁?我怎么没见过?”姬大明看着李杰和王蟠说。李杰上前一步说:“我们是黄明的同学和朋友。”姬大明看了看李杰,又看了看王蟠说:“你们俩个子挺高的嘛,以后跟我吧,保证没人欺负你们。”李杰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这样的话,他看了看黃明,又看了看王蟠慢慢道:“承蒙姬哥看的起,而且姬哥刚才又救了黄明,我们自然应当跟你,只是我们都还不懂规矩,一时之间也不好答复,给我们点时间考虑行吗?”李杰话刚说完,姬大明身后一个有点胖的矮个子男孩怒目圆睁地抢着说:“姬哥看得起你们才让你们跟他,你们不要给脸不要脸!”“好啦,别说这么难听的话好吧,搞的跟他妈蒋干似的,没文化。”姬大明教训着那个说话的小伙子,接着对李杰和王蟠说,“你们回去考虑考虑吧,要是想做乖孩子就回去乖乖念书,别到这种地方玩;要是想混,我随时欢迎。”说完转身就走了,好像他真的没有逼迫他们二人的意思。
  姬大明走后,李杰和王蟠安慰着黃明。“刚才冒出来说话的那个是谁?怎么这么横?”王蟠轻声问。“他是史建森,最没素质的一个。”黃明恨恨道,“其他人都还好,就他最坏,你俩要小心他。”“我们又不混黑社会,怕他干嘛?”李杰反驳道。“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姬哥说是那么说,只要他看中的人就没有不跟他的。你们还是做好最坏的打算;都怪我,不应该带你们来这一家的。”黃明黯然神伤地说。“难道我们真的要跟他混黑社会?大不了不出来玩还不行吗?”王蟠又是惊讶又是担心地说。“没用的,学校里也有他的人,你不跟他就是他的敌人,他不会放过你的。”黃明继续解释道。“那怎么办?”李杰忙问,一脸担惊受怕的表情。“走着看吧。回去吧。”黃明唉声叹气地站起来就要往外走。在他脸上上的红指印隐隐发热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