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屠匪 > 第一卷 小镇黎明前 > 第11章 春夜人不眠11
第11章 春夜人不眠11



更新日期:2014-06-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月光下,刘歪嘴尽情地享受着他日思夜想的吴杏那美妙的躯体。几番下来,他还是筋疲力尽的从吴杏的身上滚下来。他看着赤着身子睡在麦地上哭得泪人一般的吴杏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让她回去吧,可吕品是要他来接吴杏去镇上侍候他的。让她去吕品家又害怕吴杏把自己睡她的事告诉了吕品。这样自己可就大祸临头啦!咋办?刘歪嘴看着夜光下那婀娜多姿的吴杏一时不知所措。

    “叔叔,我——我咋办?”吴杏起身要穿衣裳。她恨这个黑暗的社会,她恨小镇上那些披照人皮的色狼。她更恨自己生在这个地主家庭。她想过死,但是,有病的老娘,年迈的爹爹让她只能选择忍气吞声。为了这个家,为了未成年的弟弟不被拉去当壮丁;她成了这个家庭的牺牲品。

    “哦!——你——你就先回去吧!不过你听着!今晚上的事不许第三个人知道!要是你敢和吕品说;我让你一家同样不得好死!我——我可比镇上任何人都心狠手辣!今后我们还会像今晚上一样好好地玩。我不会亏待你!听见了吗?警长问起你就说生病了不能侍候他。”刘歪嘴厉声吼道。刘歪嘴连哄再吓把吴杏镇住。她不敢把吴杏带到镇上。他害怕吴杏把自己强奸她的事告诉了吕品。于是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银元递给吴杏说:“好了,别哭了。其实我一个人犯了事死不足惜。只是你要是不听话把今夜咱们的事说出去你一家人可就大祸临头了!拿着,这是给你的,今后这事谁也别说。常言道:砖头碗杂也有用。有一天我会帮的大忙的。

    “是!知道了,叔叔!”吴杏哽咽着说。

    刘歪嘴望着月下泪人,体内又涌起一股欲火。“那好吧,你现在就先谢了我吧!反正有了第一次也不在乎第二次。”刘歪嘴又一次把吴杏推到在地上扑了上去。他又一次强暴了吴杏。

    刘歪嘴和张大赖一样,光棍汉一个。祖上撇下的几十亩地到了他这一辈输干嫖净。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家伙只好投奔马胖子和吕品的手下当上了黑狗子。这帮人靠坑哄拐骗过日子。小镇上的人恨透了这帮家伙。但是敢怒不敢言。他们知道这帮家伙都是心狠手辣的杀人魔王。只要是你得罪了他们,你就被想过一天安稳日子。

    吕品和张大赖都和吴杏有染是不假,只不过吕品是公开的,也是吴财主默许的。吕品是小镇上的警长。那可是手里掌握着小镇上所有人都生死大权。而张大赖与吴杏上床是因为吴财主惧怕张大赖背地里做他的活而不得已罢了。如今又来了一个刘歪嘴。吴财主更是得罪不起。他有心把这事告诉吕品,但是,马胖子还是护着赖子和歪嘴。到头来还是不了了之。遭罪的还是自己。吴财主犹如羔羊遇上了狼群被一群恶狼包围着。他绝望急了。吴杏回去向吴财主哭诉了刘歪嘴强奸她的事。吴财主火冒三丈。可他还是忍了下来。谁不知道小镇上三大赖?——歪子驼子和赖子?这三个家伙在小镇上依仗马胖子和吕品横行霸道无恶不作。但是,赖子,歪嘴和赵驼子三个人之间存在着相互牵制的作用。赖子和马胖子关系较密切。歪嘴和吕品走得近;而赵驼子是个八面玲珑的家伙。和谁说不上近也说不上远。

    歪嘴当天夜里回到吕品家。见了吕品说道:“吕警长!吴杏病得很厉害,她——她不能来侍候你老人家、

    “咋啦?”

    “伤风了!”

    “那就算啦!”歪嘴高兴的走出吕品家。

    歪嘴睡了吴杏的事张大赖第二天就从驼子嘴里知道了消息。张大赖吃醋,就想去吕品那里报告。可驼子说:“不可!吕品不会相信你,你是马镇长的人。”

    “我——弄死他!”大赖咬着牙。

    “不可!事发了马胖子也保护不了你!”

    “那咋办?”

    驼子伏在大赖的耳边嘀咕了一阵子,张大赖笑了说:“你小子就会揩我的油!给!拿去!”张大赖扔给驼子几块大洋。驼子笑着弯腰捡起在手里撂一撂看着大赖走了。
这时驼子来到吕品家。他要看一场好戏。他要把吕品赖子和歪嘴整下去。只有整垮他们群殴驼子才有出头之日。

    “哎!驼子,街上还有谁家闺女长得好?”吕品看着进门的驼子笑着问。
“吕警长,你说你和马镇长来咱们防胡镇这几年都干些啥事啊?除了搞女人你还会干啥?”
“嘿!你小子敢和我这样说话?咋啦?”
“不!驼子啥时候也不会犯上作乱。只是.........”
“只是啥?”


    “哦,没啥。哦!胡财主家有个女儿名叫胡英,那可够水灵的!”驼子说出了张大赖的相好的。心里想,俩小子哎!看你赖子歪嘴胳膊能拧过大腿否!

    “明天去他的店铺看看,你和我去她家!”

    “吕警长,还是你自己去吧,要是赖子歪嘴知道了又该说我在你耳根上吹风啦!他们会和我过不去的!哦,要不,你带着赖子去吧。”

    “中!我自己去!”

    第二天驼子见了歪嘴说:“歪嘴哥,这两天你小子走桃花运了吗?看上去印堂发亮!”

    “哼哼!老弟比你强!你没有和那样的黄花闺女睡过吧?那滋味——”歪嘴一脸淫相。

    “歪嘴哥,你说吴杏和胡英相比谁漂亮?”

    “嗯——不分上下!”

    “那不就好了吗?一个是大乔一个是小乔。我问你,胡英和吴杏谁大些?”

    “吴杏!”

    “嗨嗨!这还用我来给你比较吗?”

    “你的意思是胡英比吴杏还水灵?”

    “差不多!一个街面上你没有见过胡英?”

    “她不是赖子的相好的吗?”

    “他今晚要去吴家寨小吴庄和吴杏约会!”

    “真的?”

    “信不信由你!”
“狗日的,便宜老是让他占。我.........”    歪嘴脸上浮现出一丝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