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屠匪 > 第一卷 小镇黎明前 > 第6章 春夜人不眠6
第6章 春夜人不眠6



更新日期:2014-06-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邢文赶着那辆破马车在黑暗中狂奔;此时邢文下意识的向身后看了一眼,他发现那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火光中,大汉向邢文追了几步就停了下来。邢文又是一鞭,马车风疾电驰般地向夜幕之中隐去。马车不时地在颠动,车上发出“咣!咣!”的响声。邢文的心跳动的厉害;好像要跳出来。他努力地驾着马车,心里猜测着车上破被子里装的是什么。黄金?大洋?还是那女人设下的谎计?
“哥干嘛呀不要命的跑。“邢武在车上颠的受不了啦。
“吧嗒!吧嗒!”前面传来马蹄声。不一会迎面来了两个骑马的人。

    “是李排长吗?”马上的人低声问。

    邢文一颗心就要跳出来。他不回答,颤抖的手使劲地抖着缰绳。另一只手举起马鞭在马的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一鞭。那马疼痛难忍放开双蹄箭一般地从那两位骑马人身边飞过。
两个骑马人在原地转了几圈 回望着飞车远去的兄弟俩。
“郭川,他们难道是……”
“管他的,我们还是赶往县城见李排长。” 

“我是说他们是不是和马虎那批黄金有关。”王小春说。 
郭川和小春在息县案发现场见到了那李刚。三个人在胡同里找到了邢氏兄弟的盐车,车里麻袋上写着:防胡邢。那大汉笑了笑说:“包信东防胡镇姓邢的兄弟俩发财啦!”

    “李排长,我们怎么办?”一个大汉问。

    “去马虎家看看有什么线索!郭川,你在门外警戒,我和小春进去看看。”

    “是!”郭川接过二人的马缰绳。

    李排长和小春进了马虎家。一个阔绰的大宅院,三间正午里还亮着灯。二人拔出腰间到手枪迅速来到窗下。小春戳破窗纸向里看。只见屋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二人手持着枪进了屋。“出来!!”李排长用枪指着桌下厉声喝道。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桌下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战兢兢钻了出来。

    “马虎哪里去了?”小春问。

    “院外来了‘胡子’他没有回来!”

    “马虎的金银财宝是不是装在那辆破马车上?”

    “是的!是我和县长姨太太装的车!”

    “你是马虎家什么人?”

    “我是。。。。。。我是管家。”

    “县政府有多少宪兵?”

    “有一百多号人,还有警察局里二百多号警察。”

    “我们走吧,看来是邢氏弄走了那批货。”李排长说罢带着小春走出马府。三个人骑上马向邢武兄弟俩去的方向奔去。
李排长和郭川还有小春就是南下大军派遣到防胡镇建立兵站的南下小分队的成员。

    邢文的马车在夜幕中狂奔,它像发了疯的脱缰野马在夜风中疾驰,兄弟俩在恐慌与激动中前进。路边的树木与物体不断被他们向后抛去,兄弟俩这时谁也不说话,只听见马蹄“吧嗒!吧嗒!”地声音在夜幕中回响。邢武坐在车上被颠簸的有点受不了。

    “哥!慢点好吗?把人颠死啦!”

    “闭嘴!只要不出我的预料,让你颠三个月你也会愿意。”

    邢文双手紧握缰绳,两眼高度注视着前方,扬起手中的鞭子不时的抽打着马屁股。虽说是大马路,但是马车还是颠簸的要翻车似的。夜风呼呼地迎面吹来,万物快速向身后逝去。马在连连喘着粗气,人在惊恐和不安中煎熬。邢武感到有点颤抖,他不知道哥哥玩的啥戏法,也不会知道车上装的啥东西让哥哥如此变了一个人似的神神秘密地。屁股底下那硬块块咯得他无法忍受。哦,还有那圆圆的家伙,好像……,他不敢往下想。他认真地用手又捏摸着,啊!金条大洋……,妈呀!要是大洋那我们可就……,邢武这时感到屁股底下不再咯人了,软软地,暖暖地,就连那“咣咣的响声也感到美妙动听。他不禁哼起小曲来:辕门外放罢了三声炮,天破府——”

    “呯!呯!呯!”身后响起一阵阵枪声。

    "快!有人追来啦!”邢武叫道。

    “不会的,那是县长带着人与那几个骑马的人交上火啦!”邢文脸上现出一丝笑容。

    一点不错,马虎从自家府前逃出后就直奔县政府。他迅速带着宪兵杀回来。

    “抓住他们!”马虎狂叫着命令。这时李排长三人刚刚出了马府,三人骑上马边还击边撤退。李排长三人没有沿着邢氏兄弟俩逃走的官道退去;而是下了官道朝着向东方向奔去。李排长担心马虎发现了邢氏兄弟赶走了那辆破马车。他要迷惑迷惑马虎。他要把马虎引过来;为自己今后完成上级交给他的任务留一条后路。马虎的宪兵死死跟随不放,小春瞄准前面的两个家伙“呯呯!”两枪;那俩人坠落马下。

    “抓住他们!”马虎在后面命令。李排长转身又是两枪,又有两个宪兵毙命。宪兵停了下来。调转马头往回逃。

    “追!”李排长叫道。三个人在后面反又追了起来。

    马虎带着人狼狈逃回县政府关上大门。李排长三人路过县城也不敢久留就沿着官道向城北追赶起邢氏兄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