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玄幻奇幻小说 > 桃色满园——绝美逆天仙 > 第一卷 > 穿越
穿越



更新日期:2014-06-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南宫清睁开朦胧的双眼,迷迷糊糊地从床上起身,歇卧在床榻之上,自己终究还是没死,苍天又给了她一次生命!

  一瓣瓣的桃花从房顶处飘落到她的肩处,柔软的触感使她惊讶,抬头向上看去,屋顶处有一朵巨大的桃花,周围散发着浓郁的灵气,一片片粉色的花瓣,从中飞扬,轻歌曼舞。 

  正是这多桃花,使得这间屋子看起来飘渺而神圣。

  这时,她才发觉,这原来是一间十分华美的房屋,到处都有着十分精美的图案,屋内摆着各种风格的青瓷,在墙的最中间,雕刻着一条金色的长龙。

  这不是皇权的标志吗?

  “参见皇上。”

  南宫清感觉到有人在呼唤自己,低头一看,一个小丫头恭敬地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水灵灵的大眼里满是恐惧。

  南宫清接住一片桃花,嗅着清香,沉醉于其中,半晌,突然反映过来——

  你妹!她承认,她确实在陨石砸中自己前,思考过会穿越,但是

  为什么要穿越到一个皇上的身体里,苍天啊,你不知道皇上是有蛋的吗?

  她第一次知道,拥有蛋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一阵风吹过,她已经感觉到蛋疼了,真的,不骗你!

  瞧了瞧身旁的人,

  此刻,跪在地下的宫女已经害怕到不行,差点没翻白眼吐血。

  世人皆知,这南宫清是出了名的暴君,一旦她露出那不悦的目光之时,通常她面前的人就要倒霉了,不是五马分尸就是挖出心脏。

  天知道这暴君会怎么对她!

  她哆嗦着身子,已经在思考自己最后的遗言。

  南宫清好笑地看着那宫女,

  “喂,你。抬起头来”南宫清荷指向跪在地上的小宫女。

  她兢兢战战的抬起头,害怕地看着南宫清荷,却又在瞬间惊呆。

  圣洁的脸庞就展现在她的眼前,大大的丹凤眼眼睛,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柔嫩的嘴唇,宛若樱花。嘴角处有一抹淡然的微笑,圣洁无比,但还是能感受到来自灵魂深处的冰冷。

  没想到,没想到这暴君竟然这么美,面前的宫女差点惊得摔倒。

  好久,她才回过神来,冷汗直流,“皇…皇上。”她结结巴巴地说。

  糟了,她竟然盯着南宫清荷看了这么久,岂不是要灭满门?怎么能在关键时刻犯花痴呢?

  “这是哪儿?”南宫清荷无奈地抚头,她必须得先弄清楚情况。

  宫女一听,大惊,皇上,皇上失意了?

  怎么办,怎么办?

  看着一脸焦急的宫女,南宫清荷十分地心烦,她挥手,“你先下去吧,寡人累了。”

  “皇上,您,要不要传御医?”宫女小声地说。

  “罢了,罢了,寡人只是失忆了,最近心情不太好,需要静养,你出去罢。”

  宫女害怕地看着他,生怕南宫清荷会突然之间心情不好,又将她宰了,虽说,一国无君是件大事,但是,她还是要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啊!三十六计跑为上策!她连滚带爬的跑出了这个房间。

  次奥,有必要这么害怕吗?她有那么吓人吗?南宫清荷不满地摸着光滑的下巴。

  难道,我是一个暴君?

  但,她不知道的是,此时,全天下已是举国欢庆——庆祝此暴君成为了一个痴呆,他们的苦日子就要结束啦!

  此时的南宫清还被蒙在鼓中,没有感觉到外界热闹的气氛,她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她刚刚已经搜索到这具身体的记忆碎片,朦朦胧胧中也知道了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  这是一个充满玄力的世界:以武为尊,世界上分金木水火土几种类别。大部分人都只能拥有一种灵根,但是,她:南宫清荷是个特例,拥有五系零根的天才?幻想永远是丰满的:她是一个一种灵根都木有的废柴…

  一级:橙色,斗师。二级:红色,灵皇。三级:黄色,灵神。四级:绿色,武神。五级:青色,武尊。六级:蓝色,幻师。七级:紫色,羽圣。(一下暂不透露)

南宫清调动起玄力,却发现自己的经脉像是被什么东西所给堵塞了,使不出一丁点儿的力量。穆清缓觉得这件事并不是这么简单,这具身体一定是被什么锁给封印了,所以才会如此。

  继续向身体的内部探去,南宫清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全身开始酸痛起来,提不起一点儿力气,脸蛋也开始微微泛白,尼玛,这是什么废柴体质?有一股能量躲藏在自己的身体里,散发着淡淡的幽蓝色光芒,遮挡住了丹田,南宫清荷感觉到这应该就是问题所在。如果能够束缚她,那么修炼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谁知,这股能量太过强大,竟然反噬了自己。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未免也太愚蠢了吧,竟然没发现自己的病因是这团蓝色的东西?南宫清荷疑惑,还是说,她明明知道却不愿意透露出来?这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她一定能够感受到这股能量的存在。

  自己已经感觉到了,这团蓝色的东西在一点一点的吞噬着自己的血脉,加强自身的能量,痛楚也随之一阵阵地传来,只要稍稍用心,就可以发现它的存在。

  但是,南宫清荷错了,这样的一个极品皇上,怎么可能会用心修炼呢?T^T

  不过,这皇上除了是个废柴之外,还是一个极品暴君!看谁不顺眼,便直接下令秒杀,从来不体恤农民百姓,多次搜刮百姓钱财,修筑皇宫,用于吃喝玩乐。

  说道这吃喝玩乐嘛,次暴君倒是的确有一套,他的后宫里囚禁了无数娇柔美少年,每天不是与他们抵死缠绵,便是嬉笑追逐。

  真没想到,南宫清瞬间呆住,这皇上竟然是龙用癖好!古代的暴君不都是应该喜爱美人的吗?她的手不禁慢慢向下滑去,却没有触碰到意想之中的东西,恩?

  怎么一回事?

  真的没有?真的!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惊喜了,原来,这个暴君竟然是个伪雄性!

  难怪她如此之猥琐,哈哈,她南宫清荷真想仰天长笑!

  原来老天果然够义气!

  就在她狂笑的时候,

  “当当当,嘭嘭嘭。”一阵阵敲锣打鼓的声音从外界传来。

  恩?什么事这么热闹?南宫清荷起身,穿戴好衣服,出门观望。

  外边的侍卫见他来了,连忙下跪。

  南宫清摆摆手,“免礼,外间发生了何事?”她一身蓝衣,俊秀的容颜上依旧是冷漠非凡。一双凤眸似是要看破苍生。

  侍卫却不敢回答,生怕她一部高兴,把他们或或焚烧。

  “皇上,属下不知。”一群侍卫齐声回答到。

  他们要是回答了,这暴君还指不定要怎么样残酷地对待百姓呢。只是,小乔不是说暴君失忆了吗?怎么他们却感觉他比以前更精明了。

  “不知?”南宫清的桃花眼微眯,“给寡人面壁思过去!没有7日,不得外出!”

  这些侍卫真是狗胆包天,这么小的事情都不知,亦或是故意不报告,要他们有和用?

  侍卫们不敢说什么,暗自觉得倒霉,纷纷离开。

  南宫清荷独自一人向前走去,这皇宫到像是一个绝美的天堂,各种来自世界各国名贵品种的花朵聚集在一起,一路来随风摇曳,风光无限,中间有一个大大的亭子,似是古代的风格,看起来倒是别有一番风味,亭子的下边是一圆弧形的池塘,微风拂过,清清的水面上偶尔出现丝丝波澜。

  偶尔从远处传来妃嫔的嬉笑声,空荡的皇宫倒也添了几分生机。

  一路沿途欣赏美好风光,不知不觉中便来到了皇宫的门口。

  “站住!”沿途的士兵叫道。

  “何事?”南宫清看着眼前的小兵,他一脸稚气,应该当兵不久,所以没有见过他。

  “要想出宫,请出示令牌!”他的强烈的语气不容置疑。

  南宫清也没办法,他也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那么,便在皇宫门口瞧瞧吧。

  各种敲锣打鼓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让南宫清荷听得有些耳疼。

  街上万人空巷,热闹非凡,各处店铺张灯结彩,人们的脸都笑成一朵花。

  锣鼓、竹萧、琵琶……各种音乐混合在一起,也听不出是什么音乐。

  “好高兴啊,那暴君失忆了,哈哈!我们终于可以解放了!”某路人甲高兴地说。

  “可不是吗,那暴君的统治时代终于要结束了,苍天真是眷顾我们!”路人乙激动地接着说道。

  “大胆!”旁边的小侍卫吼道。

  “大胆刁民,竟敢在皇宫出撒野,公然顶撞皇上!来人,把他们给我抓起来!”他指示旁边的众御林军。

  “这…”他们有些为难,说这些话的可不是一个两个百姓,而是成千啊!若是杀了,怎的了?再说,没皇上的命令,他们也不敢贸然行动。

  旁边的百姓见了,准备溜走,却发现他们没有动手。胆子立即又大了骑来,更加扯破嗓子唱歌。

  “怕什么?没暴君的命令,谁敢动御林军?”路人丙得意洋洋。

  “要他搞中央集权,大权独揽,这下倒霉了吧,哈哈,恐怕他做梦也想不到吧!”

  “反了,都反了!”小侍卫气愤地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