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三十七章 奇迹
第三十七章 奇迹



更新日期:2014-07-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始终没有因为医生而自豪,对于我的职业我只是觉得能糊口而已。也许我跟其它的职业一样,只不过我的顾客却是病人。现在有医德的医生真是越来越少了。前几天有个朋友打电话过来,当时我差点没被气得晕了过去。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我这个女性朋友突感小腹不适,去医院检查,结果医院的诊查结果是宫颈糜烂,而且是非常严重的那一种。还拿出各种数据来。不过当时我觉得很纳闷,他小小年纪才不过20岁怎么可能会害上这种疾病。不过她人远在浙江,我是望尘莫及了。动了个小手术说是要花个三四千块。但是结果却令我大吃一惊,做完一个手术又做一个手术,总共花了她一万八千多块,后来才知道这是一家私人医院。我不想对这家医院的医生品评论足。至少他们没有真正的医德。做为一名合格的医生不是为了挣钱而活着。

我打了辆出租很快赶到了小诊所。远远就看见一辆黑色小轿车停在诊所门口,黑色小轿车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这辆黑色小轿车挂的是军牌。我想我还不至于出名到让部队里的将军来找我看病。

推开诊所的大门,看到两名穿着鲜绿军衣的军官正坐在我的会客厅里。看着他们臂膀上的军衔应该是团一级的干部。从面诊上可以看出来两人均是肝脾失和,可严重程度绝对不能到了急诊的地步。

于叔看见我马上迎了过来。

“方大夫,你可来了。”

“他就是方大夫?”一个操着陕西口音的军官说着。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们首长请您为他看病。”另一个军官用一口十分流利的普通话说着。

“等等。你们首长是?”

“这个你不必多问。”陕西口音的军官用一种犀利的目光瞪着我,示意不该问的我绝不能问。给官家办事就是这样的。只不过我很少接触。我开始警醒起来,接下来的我一言一行都要有所节制,不然的话,这些军人肯定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的。

“方大夫,我们走吧。”两人同时起身,军人就是军人一点不托泥带水,他们甚至没有跟我客套。

“等一下,我的工具箱。”

“不必了。您所用到的东西我们早已准备好了。到了您自然知道。”他们的话稳重而庄严。

我平常也有遇到过军官,对于那些军官的看法嘛。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但却没有见过像他们两个这么不爱说话的。我又偷偷的瞄了瞄他们的脸。面色凝重,显是心思极重,据我估计应该属于一些保秘部门的军官吧。而那位开车的司机一脸虚浮之气,看样子跟这两位军官不是同一个单位的。不过在路上他们三个人谁也没敢多说一句。我本想从三个人的口中问一些跟病人有关的信息,哪知道我刚一开口就被他们驳回。说见了人你自然知道。

黑色轿车沿着主路一直驶向西四环,北京301医院。哇,他们该不会让我来这种地方看病吧。

“下车吧。”

我下了车。我在北京停留的这些年也知道这家医院是什么等级,不过让我来这家医院给人瞧病,他们也太瞧得起我了。这里的老专家老教授太多太多了。我哪能跟他们比呢。就算我再混上十年八年的也不能够呀。

“病人就在里?”

“你跟着走就是了。”陕西口音的军官把我领下车,其余两人倒是没有跟上来。

我们穿过一排排的走廊,来到高干病房。在一个宽敞的走廊里最大的一个房间驻足下来。门口有两名布衣门卫。那种军人的素质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首长在休息。”

军官向我使个眼色我们就退了回去。

他们三个人加上我就在门外毕恭毕敬的守着,像是三个雕像一样,因为谁也不敢多话。令我奇怪的是这里竟然连一个护士一个医生也没有。安静的就像是无风的湖面,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在这间病房里住着的到底是个什么人。不过我敢肯定,那一定是一位职高位重的老将军。不然的话,这么大的排场可没有。

病房的门吱的一声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从他肩膀上扛的军衔可以看出来应该也是团长级别的人。

“林大哥,怎么样了?”陕西口音的军官问。

那位军官看了我一眼。“您就是方大夫?”

“是的。请问我现在可以看病了吗?”

“您好。方大夫,我叫林大广,您可以叫我大广。”

这我可不敢,部队里的人都是惹不得的。这一点我在很早以前就知道了,但同时我也知道部队的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婆婆妈妈的。

“林先生,请问我现在可以看病了吗?”

“可以,方大夫,您请。”

走进病房,我看见了那位神秘将军。虽不是鹤发童颜,但也比我先前看他苍老了许多。面似黑罩,肝血不统,心血难慑,这种症状应该是病危之状。

“怎么是您?”

“方大夫,您来了。我这把老骨头真是没出息了,才几天不见又要给您添麻烦了。大广,给方大夫倒杯茶。”

我扫视了一下这间病房,这哪里是病房,跟豪华客厅没有什么分别。一应家具都是上品。

“首长,我来给您看一看。”

“咦,首长,您……”

“很意外吧。是不是比上一次严重了许多,又或许是不是活不了几天了?”

“叔叔,您别多想,您的病一定会好的。”林大广安慰着。

“大广呀,你不用安慰我,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我这个病怕是治不好了喽。”

“首长,您最近做过一次手术吧。”

“你怎么知道?”林大广诧异的眼神瞧着我。林大广是个军人,他不懂得医学,他所接触的医学只是那些手术。至于中医嘛,他始终是不大相信的。

“手术没有成功?”我的表情突然变得异常凝重,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这位首长能够请我来就说明他对我是十分信任的,我绝不能让他对我失去信心。可以说我是这位将军惟一的希望。

“对对对。那些医生没一个有良心的,医术这么差劲。现在叔叔要做下一个手术,只是对那些医生的医术不怎么看好。”

“怎么样?方大夫,我的病还有救吗?”

“有。”

“有?”首长和林大广同时吃惊起来。我并不是一个出色的医生,但我却是一个敢于向困难挑战的医生。不管多么困难我总能将疾病祛除。

“将军,以您的身体来说您实在不宜再做手术了,如果用上我的疗法,我能够保您半年或是一年之内康复。只是您要全力配合我。”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几乎所有的医生都说如果不动手术一定没命。”

也许是吧。对于说出这样话的医生我不想说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他们,人命大于金钱。

“手术成功的机率也许很高,但那样的话,首长将长期处于痛苦当中,我的办法很简单。不过最后还是由首长决定。”

“好了。首长。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舒服多了。他们也给我针灸过,为什么没有这么好的效果?”

“嗯。这种针法只被少数人应用,像医院的针术大家都不耻用这种法子。我也是在几年前悟到的。这种针法与传统针法不同,他是逆行针法。其实我觉得对于一个好的医生来说要灵活运用。”

“看来你很有头脑。”

“我留下三句话,第一,短时间内不可以动怒,尤其是思虑不要过多,要好好休养一阵子,第二,即使做手术也不要操之过急,否则后果不好,第三,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我相信你的病肯定能好。”

“哎!”首长长长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

“方大夫,我从军四十年,为国家也是立过不少大功。只是我一直忽略了我的家庭。现在我的小女儿又病得神志不清,我要是这一去了,可真不知道她该怎么办?方大夫,要是你遇见我的小女儿,你会不会全力施救?”

“首长,您的小女儿什么病?我看我能不能治?如果能的话我肯定义不容辞的。”

“妹妹他性格刚强得很,他要是知道是叔叔给他请人瞧病她一定不会答应的。不过有一件事却是让我十分恼恨,妹妹的未婚夫知道她身染重疾之后竟然找了别的女人,不是首长拦着,我早把他弄死了。叔叔,只要你一句话,就算不让他死,也让他弄个残废。”

“哥,你在里边吗?”

可怡。这家伙怎么找到这来了。真拿她没办法,还这么大声,真是什么地方都敢闯。看样子是跟那些门卫起了争执。

“糟了,她怎么来了?”

“谁?”

“我的一个朋友,我去去就来。”我转身走出病房,果然见可怡跟那两个门卫吵了起来,唉,我应该知道的,她连医院的那些医生都不怕还会怕这几个门卫吗?不是我出去的早,相信可怡早跟他们动起手来了。

“可怡,你怎么来了?”

“你还说,我担心你呢?这么半天也不回去,打你电话关机呢。难道我不该来找你吗?”

“你这丫头怎么找到这来了。你可真能呀?”

“哼,知道没有我办不到的事了吧。”

林大广也走了出来。“这位是?”

“我叫林可怡,是方大夫的女朋友。我不打扰他看病吧。”这家伙居然来了个喧宾夺主。

“林小姐,怎么会?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一起进来。”

可怡向我努努嘴说:“看吧。人家多有礼貌,哪像你把我关在门外。”然后又对那两个门卫说,“你们别拦着我了。”

首长看到可怡的时候竟然眼前一亮,突然间病好了大半似的。也难怪,谁见到可怡这么好的女孩也一定心里十分愉快的。

“叔叔,这是……”

“我叫林可怡,是方大夫的女朋友。那个病人就是你呀?”

“哦。林小姐,快请坐。你们家方大夫的医术确实不错。”

“他呀,也就马马虎虎了。”

“呵呵。我可没说错。你看刚刚我还胸闷呢,这不,针一拔跟没事人一样了。你要是哪天胸闷了也让方大夫给你扎两针。”

“这个嘛不用你说。以前我胸闷的时候挺多,不过现在没有了。对了他说我是什么来着。心什么虚来着,还说得挺严重的。不过后来不也是没事了嘛。”

“这么神?”

“什么神,我觉得我以前只不过是一点点胸闷而已。是吧。哥?”

我敢说不是吗?“现在应该没事了。不过还得静养三个月,接着喝我每天给你熬的汤就可以了。对了,你的那些朋友没说你做的饭难吃吧。”

“我做的饭要多好吃有多好吃。谗得他们下次还想来,还有你那个丁丁,他临走前说下次还来找我呢。首长,你有空来我家吃饭。我做得饭可好吃了。”

她又犯老毛病了,活泼的真过头了。我是该教训教训她了。“林可怡。”我瞪着眼睛。

“那么大声干嘛?我能听见。”

“哈哈。方大夫,看你一脸斯文,你的女朋友倒是很活泼。一静一动果然是绝配呀。你看,她姓林我和大广也都姓林,看来你倒像是一个外人喽。”

“对哟。哥,你变成外人了。”

可怡这家伙,怎么搞得,一下子把这里的气分调整到了最佳状态,我相信如果首长每天都是这么开心的,那么他的病也早该好了。

心里突然梗了一下,好像有点不舒服的感觉。不会是因为我治心脏病治得多了,连自己心脏都不好了吧。呵呵,怎么会呢?要是可怡这辈子都不离开我,就算我心脏再多梗几下也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