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三十一章 酒量
第三十一章 酒量



更新日期:2014-07-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好。我说。看在你是个病号的情况下我就告诉你吧。我可以从一个人的肤色上看出来她的体质。”

“老实交待你盯着人家王静看了多长时间了?”可怡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

“什么呀?这是我的职业,我习惯看每个人的时候认真一下,这样才能有助于我医术的提高嘛。”

“哼。我怎么知道你盯着王静看了多长时间,说不定你从昨晚看到现在,连人家皮肤什么颜色你都清清楚楚的。”

“不是看皮肤的颜色,皮肤的颜色只是鉴别她体质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看一个人皮肤发出来的光泽,假如是淡白淡白的那种就属于寒性体质了。”

“我怎么看不出来?”

“你又不是学中医的。”

“学中医的就了不起了。我看也没有什么不同,你还不是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吗?你就是凭着这个胡弄你那些病人的。”

“不是胡弄,是给人治病。”

“谁听你给人治病。我就不相信,你看一眼人家就知道有人家有什么病。”

“唉,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

“什么嘛?敢小瞧我,王静,跟她说说我多厉害。”

王静听着我们的谈话的时候根本就是一个局外人,但听到可怡的问话又马上笑了起来。也许是我们的谈话让王静想起了什么。

“是呀,林主管很厉害的,她进公司才几个星期就已经坐到了主管的位子上,而且林主管主要负责的是全面的技术培训,公司的王总对林主管尤为看重。”

“说得跟真的是的。”

“什么跟真的是的?本来就是,本来就是。”

“好好好。本来就是,好男不跟女斗。先吃饭。”

我们坐下来吃着香喷喷的美食。

“嗯。又进步了。”让可怡赞赏我一回可真不容易呀,他基本上每次都会说,真难吃,难吃死了,还有没有比这更难吃的东西。我记得有一次可怡居然说,唉,一辈子都没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要知道这对我幼小的心灵的是多么大的打击呀。

“没想到方大哥做的东西这么好吃。”

“那是。以前我是不学,如果我要学,那早就达到最高境界了。”我自夸自雷的说。

“拽什么呀?别一夸你你就上天,我只是说还可以,就是马马虎虎的那种。”明明我看到丫头吃得津津有味,她居然说马马虎虎。

那得看是对什么人来说,我以前可是从来不下厨房的,而且我对食物的要求只是停留在能吃的地步上。对于我这么一个人来说,能把饭菜做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已经是很难得了。

“对了,丫头,我要很郑重其事的问你一件事情。”

“有话快说,有屁快话,啰嗦什么?”

这丫头说话太不文明了,我们现在可是吃饭,别以为长得漂亮可以为所欲为。

“丫头,你昨天为什么喝那么多酒?”

“你这是在质问我吗?”丫头马上停下碗筷,瞪大了眼睛我瞅着,声音里似已有了怒火。她那恶霸霸的模样就好像要将我吃掉似的。我觉得我跟她说话的口气绝对是很柔和的那种,我的目的也只是要把情况了解一下,可没有像她说得要质问她。

“没有。我只是……”

“只是什么……你别忘了,方林合同里写得清清楚楚,不许你怀疑我。”

“哪有这一条?”

“我新加的不行吗?一会我就去加。”

“行。我刚才只是想问问你干嘛喝那么多酒?一个女孩家喝那么多酒多可怜呀,再说了喝完了难受的不还是自己吗?”我的劝慰绝对够温柔,我还在想我这样低三下四的会不会让王静看了当笑话呀。

“那不是我的问题。都是你的问题,要你男人干什么的?你都不知道替我去挡酒。”

“你又没告诉我,也没跟我说让我去的。”我委屈的说。

“我嘴上没说不代表心里没说。你明明知道那个姓肖的就不是什么好鸟,你存心的是吧?”

这丫头怎么讲都是她的理,我算是栽给她了。在一万句话里都找不到一句我占优势的话,而且她的话总是充满了霸道与气势。

“方大哥,都怪那个姓肖的,他非要敬我们女孩酒喝。我们不喝他就不依不饶的,我还有娜娜都成了肖主管的对象。可人家娜娜有男朋友来接,早就走了。所以肖主管就向我开刀,还好林主管替我挡了。”

“太不像话了,下次叫我碰到这个肖主管看我不灌死他。”

“混蛋,你可都说过自己戒酒了,我不许你再喝酒了,再说了那个姓肖的要不是提前喝了半瓶多我也灌不倒他。”

“也就是说才两瓶他就多了?”

“什么叫才?方大哥,你不会也这么能喝吧。”

“我都没听说过你有多能喝。”可怡说。

“那我也不用把我能喝天天挂嘴边上吧。就这么说吧,从学会喝酒以来从来没多过。我记得我弟弟结婚的那一次我是喝得最多了的。那天应该是最少五瓶吧。”

“五瓶?”王静和可怡同时瞪大了双眼。

“这不奇怪。我是学中医的,学中医的人都会气功。我可以一边喝酒一边让酒从我的经络上排泄掉。”

“越说越悬,是不是真的?”

“你们可以不相信我的人但是不可以不相信我的酒量。所以丫头,下次你再和那个姓肖的出去,一定要叫上我,看他还敢不敢嚣张。”

王静拍起手来。“好唉。林主管,想不到方大哥还有这本事,以后咱们可以不再怕那个姓肖的了。”

“什么呀?混蛋,在没有特殊情况下你不许喝酒。听见没。”

“遵命。我是最讨厌喝酒的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但如果谁敢欺负我们家可怡的话,我就会叫她好瞧了。”

那个姓肖的怎么看怎么不像个好人,他别栽在我的手上,要是落在我的手上,我可有他好瞧的。男人就该做点男人的事情,有本事跟大老爷们喝去,强迫两个女孩子喝酒也不怕丢人。

“可怡,今天就不要上班了吧?”

“是呀,林主管,你昨天喝了那么多,今天一定不舒服。”

“我偏要去上班。混蛋,你有没有空,我要你送我们去上班。”可怡显得很神秘。

“你又搞什么鬼?”

secret

“什么秘密?”

“就不告诉你,快点收拾完,我们要去上班了。”

“哦。我马上。”我飞快的收拾饭桌。

“林主管,他真听话,你到底怎么训练的?教教我。”

可怡笑了笑,说:“我哪知道?他从来都是这么勤快的。尤其是看见我在的时候,她勤快得不得了。”

“不可能。我不相信。”王静没有遇见有一个男人像我这样的。

“嗯。我觉得男人这个东西呢,就好像宠物一样,你不能让她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在适当的时候吓吓他。有奖有罚。但是你必须得让他知道什么事都是你说了算。也不能总是爱抚他,那样他就会觉得你离不开他。我偷偷的告诉你呀。”

可怡附在王静耳边。

“哈哈哈。笑死我了,还有这样的事情。林主管,你真是绝了。他的家你都不让他进。”

可怡一定是把好七天的事情都告诉她了。

“哼,他斗不过我的。你看他今天那样,我要不给他个下马威,他一定会冲我发火。所以我是先下手为强。他忙里忙外的还得照顾我的情绪,你说我的法子灵不灵?”

“我觉得那也只能说明林主管碰到了一个非常爱你疼你的男人。有些人可不一定能够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