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三十章 羡慕嫉妒情
第三十章 羡慕嫉妒情



更新日期:2014-06-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天知道丫头心里怎么想的,她即使有一千个理由也不能喝得这样糊涂大醉。如果不是她还记得我的电话,我怎么可能及时赶到。再有今天是有王静相伴,我确定如果没有王静可怡一定会遭来不少色狼的围攻。现在这个社会上色狼可是越来越多了,我认为像我这种不色的好人已越来越少了。

“王静,混蛋,别上王静一个人回家。”丫头说着醉话,看样子是醉得不行了。不过可怡还是展示出了她女侠的风范,不抛弃,不放弃。

“好好好。我叫王静跟咱们一起回家。”像她这样我没办法先送王静回家。“王静,你没意见吧?”

“嗯。现在很晚了,而且我住得很远,要不是林主管我可能早就回去了。”

我们上了出租,还别说,如果不是王静的帮忙我还不容易把死猪样的可怡抬进房间。可怡的身上的酒气时不时的冒出来。还没进门他就吐了一地。

我赶紧敛起可怡的头发,把她抱进屋里去。然后我就看见王静收拾被可怡吐得一踏糊涂的地面。我伸手摸了可怡的脉。现在这种情况就算给她吃解酒的药都无济于事了。我用手小心的顺一下胃气。醉酒的人通常中气不顺,夹带着对各大脏器都有刺激所以顺气是现在最要紧的。再有一点我要说明的是,因为到了晚上各大脏器都要休息,所以人在晚上各脏器的功能会逐渐变弱,也就是说人在晚上喝醉的时候不易清醒。

王静在一边看着我小心的给可怡推按,我相信我以前绝没有这样到位的照顾过任何一个女孩。虽然满头大汗,但从可怡那一句句的呻吟声中没有听出痛苦减轻的症状。而且她还会时不时的说“难受”。

看着垃圾桶里丫头吐出来的脏物,我的心也如刀绞一般。我敢说如果我在,绝对让那个姓肖的爬着回去。王静给倒的热水可怡一点进食不进去。

“混蛋,你在哪?抱着我,冷,我冷。”

“我在,我在呢?丫头,别怕,我在呢。”

“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我怕,我好怕你离开我。”

“不会的。丫头,你要听话,好好睡一觉就会没事的。现在还哪里不舒服告诉我。”

“胃,胃酸,胃难受。”

“好。我再给你推两下。”

我又用尽心力在她身上努力推按,推拿并不是我的长项,但是对一个妙手回春的医生来说为了救治自己的病人可是不惜一切代价的。

王静不断的忙里忙外,准备水、毛巾、卫生纸,还把可怡刚刚吐脏的丝巾洗得干净晾了起来。当可怡安静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12点了。

“王静,你先睡吧。你在我的屋里睡吧。被子都是可怡刚刚洗过的,绝对干净。”我给王静推开了我的卧室的门。

王静似乎有些吃惊,也许她跟那丁丁一样吃惊,为什么我们明明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却不睡在一起。呵呵。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林主管要不要紧?”

“没事的。我会照顾她。”

过了一会觉得王静的屋子里没什么动静了,她应该是沉沉的睡去了。

大约零晨三点多的时候,我听到王静的去洗手间的动静。可是后来她推开了可怡房间的门,她看见我还在坐在椅子上守护着可怡。可怡就像是一个乖宝宝一样在床上睡着。

“怎么?有事吗?”其实我很困,但在可怡没有清醒的时候我还是不宜离开她的,睡觉无法跟可怡相比。

“你怎么不睡?她应该没事吧?”

“哦。我一会儿就睡,怎么?睡着不舒服。”

“没有。我觉得林主管真幸福。”然后王静慢慢虚掩着门走了。

等到七点多钟的时候,丫头终于懒懒睁开双眼,好像睡了很久很久。

“丫头,你醒了。”

她的小眼球像出水芙蓉一样娇媚,小手被我紧紧的裹在被子里。

“混蛋,你想热死我呀?”

“丫头,还哪里难受不?”

“一点都不难受,好像比往常睡得还好。混蛋我昨天没有怎么样吧?”

“没有。”我把一切有关的脏物都已经处理掉了。连可怡身上的衣服都我都给她除掉了,以前没有看过她睡觉。这一次我才真觉得可怡真是个不老实的女孩。一晚上被子被她踹开八九次。

“林主管,你可醒了。方大哥都守了你一夜了。”

王静突然推门进来,她早醒了。六点钟的时候就听见她在那里洗漱了。也许是因为环境使得王静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林主管,我总算知道你有多幸福了,唉,全天下就剩这么一个好男人还让你给抢着了。昨天方大哥不知道多照顾你,又给你按头又给你按脚的,让我看了真是羡慕嫉妒恨呀。我估摸着方大哥一夜没睡。”

可怡甜甜的笑着,都美到天边去了。“他不照顾我照顾谁呀。混蛋,我好饿呀。”

“你们俩先歇一会儿,我去做早饭。”我马上进了厨房。

王静坐下来看着可怡。“林主管,我从来没有看见一个男人像他这样照顾一个女孩子的。我开始以为林主管的眼光有问题,不过现在我才知道要是换了我也会瞧不上那些帅家公子哥的。”

“他也就马马虎虎吧。”

我在厨房几乎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她们两个一定是在谈论我呢,而且他们谈论的内容一定是把昨天晚上我对可怡的照顾最大化。其实我照顾病人的时候跟照顾可怡的时候没什么两样。甚至有时候我照顾病人的时候要比照顾可怡的时候还要细致。

“这还马马虎虎?干脆,林主管,给我介绍一个像方大哥这样的。”

“唉,他可是独一无二的,他本来有个弟弟,可是早就结婚了。”

“我就是没那个福气。”

“他就是太老实了,说起来不算我特喜欢的那种类型。我觉得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应该是非常有主见的,能够遇事当机立断的。最好能够霸气一点的那种。”

“霸气一点?是不是天天骂你训你的那种呀,你可能有受虐倾向吧。林主管,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要是不要赶紧撒手,我还等着呢。”

“想得美。打死我也不放。他可是我的宝贝,累了替我捏背,渴了替我倒水。他还会无限制的纵容我。即使我霸道的有点过份,也只有他妥协的份。像这样的老公我可再没地找去了。”

“林主管,你知道就好。不然的话,小心被别人抢走。不过也只有像林主管这样的人才能配得上方大哥。”

“丫头,饭做好了,你能下床吃饭不?”我估计她现在就算身子舒服也会很疲劳。

“废什么话,你别把我看成病猫好不?”

“什么病猫?我从职业医师的角度上来看,虽然你现在身体不难受,但也很疲乏。头部略有酸胀感,一动就会引起头部不适。而且两条腿还会有点软的感觉,现在不适宜走长路。嘴巴稍有点苦,但也干,所以要多喝点水。再有一点不宜脑力劳动,最好找一些轻闲的事情做。丫头,我说得没错吧。”

“你以为自己是神仙呀。就算你说得对也肯定是蒙的。”

“方大哥,你这么厉害?”

“混蛋,我考考你,你看看王静身体有什么问题?答对了有奖。”丫头指着王静。

王静伸出手来。“我知道你肯定要诊脉的。”

“太老土了。像我这个神医不用诊脉就能看出病人的病情。第一,王静先天体质不好,估计小时候经常生病,她上焦火旺,下焦虚寒,第二,不易入睡,即使入睡也会多梦,也会经常造成太阳穴周围疼痛,第三,下焦虚寒会倒致劳累的时候腰酸,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她应该是在第二腰椎左侧酸胀感比较重,也可能出现小腿酸的情况,第四,她绝对有痛经的现象。”

王静傻了眼。“没错。怎么你全都知道?”

“混蛋,连人家痛经你都知道?你是不是人?快告诉我你怎么瞧出来的,我也要学学。”

“吃饭,是该吃饭的时候。”

“你不说我就不吃。”我觉得可怡只有不正常的时候才很温柔,正常下来会很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