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二十七章 美国式的表白
第二十七章 美国式的表白



更新日期:2014-06-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人有很多种,有的人内向,有的人外向,有的人喜欢这个,有的人喜欢那个。世上的人虽然有几十亿种,但却是没有哪两个人是完全相同的,即使是双胞胎,他们的思想和性格也迥异非常。所以说这个世界是很奇妙的,奇妙得让我们吃惊。

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人们迈进了文明时代,伴随着文明时代产生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就也产生了。人类学问的确是一个很难攻破的学科,有的人研究心里学,有的人研究生理学,有的人研究地质学,但无论哪个科学都是与人类密切相关的。其实我也只能算作研究人类学问的一员。

对于疾病的剖析也许我能很快的找出病因,但是对于错综复杂的人我却毫无招架之力,因为我还没有在人类心理学上有较大的突破。

丁丁也只是我的一个小病人而已,她跟我诊所里的那些叔叔阿姨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不过那时刚刚入道社会的我的确把她当成了我的亲妹子来看。有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并没有把她当成病人。我对她的感情就好像是我对小孩子的感情一样,是疼爱。当然面对小孩子的时候就会说一些不靠谱的话。比如,你再不叫叔叔的话我就不跟你玩了,你要乖乖的叔叔才给你买糖吃。

也许我忘了那时候的丁丁已经十五岁了,而且那时候的丁丁只是一个性格十分孤僻的女孩。据她爸爸说这孩子有着轻微的自闭症,有时候精神也会反常。对于精神疾病的研究在我的脑海里只有那些老专家们才有资格。我只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她们精神上的压力。

所以跟丁丁走近的另一个原因也是受了她爸爸的嘱托。事隔八年,面对突如其来的丁丁我有点说不出话来。我很感谢她还能记得我这个曾经给她治过病的医生,我更感激她千辛万苦的找到我。在这个世上如果有一个人想要千方百计的找你,那么你绝对是很幸福的。更何况丁丁的身份可是千金小姐,据我了解丁丁的爸爸可是做通讯生意的。

至于丁丁说的应有的态度我还不知道怎么去回答,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没法回答的事情。假如一个小孩子跟你要你曾经小时候给她许下的诺言,你会办到吗?不可能,比如飞机大炮这样的东西你就没办法给他搞到手。

我很难闯进这些90后孩子们的内心深处,有人说他们娇生惯养以致于自私自利。我想这与我们社会上的一些不良风气有一定的关系。

我本来就是没话找话的一句话,只是想回避开这个敏感的话题,没想到丁丁马上扯开,直插主题。

“这里咖啡不错。”

“你没加糖也不苦。”丁丁抬起了眸,她的眼睛会说话,在轻音乐的的氛围下点开紧蹙的眉梢,两点寒意涌上心头,她不知道方言心里在想什么。美国式的教育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志愿和理想,更没有改变她中国人的本性。谁会想象得到虽然她是富家千金小姐可也有脆弱的一面。

方言只是普通人。没有人特殊,那些历史英雄也只是做了一些让人感慨的事情,但从根本上来说他们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对丁丁来说方言不只是她的救命恩人,而且方言是改变了她一生的那个男人。如果不是他丁丁可能还活在一个人的世界中。

“苦尽甘来嘛。你在美国这些年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你怎么知道?”丁丁轻咬着嘴唇。他一刻也没有忘记爸爸对她的期望,丁丁是独生女,她爸爸希望她能够学成归来的时候接管他的公司,当然她爸爸更希望她能够找一个能配得上她的上门女婿。我可不觉得我是呀。

“一个成功的人的背后一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哈哈。”我极力想打破这个僵局。

“一个成功的人的背后一定也有一个默默支持她的人。而我的背后却一直有一个默默为我奉献的医生。也许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但对于我来说她给予了我重生的机会。就像我的父母一样,父母给了我第一次生命,而这个医生却用他精湛的医术和善良的心灵给予了我第二次生命,对于父母我心存感激,对于这个医生我心生爱意。在很长一段时内我一直追寻苦等,我相信不管他走到哪里总会让我找到。因为他曾经告诉过我,一个人的信念是可以战胜一切的。凭着我对他的感觉,我在失败中一次次的站起,在迷茫中一次次的坚定了自己前进的道路,在落没中我一次次的把自己摆在了很高的位置上。终于我找到了他。你不觉得这是缘份?”

“缘份?这种奇妙的东西我是研究不出来的,我还是在医术方面的研究比较独到。”

“你知道在认识你以前我心里都是怎么想的吗?”

“这个好像没听你说过。”

“总有那些人讨我喜欢,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是因为我爸爸有钱的缘故才亲近我的。在我十四岁的那年曾经有一个男孩子企图对我心怀不诡。还好我把他当场打昏,后来我一直对男人没什么好感,包括我爸爸。在遇到你的那一刻我以为你也跟许多男人一样。没想到的是你不但给我接骨而且对我的照顾无微不致,从那时候起我就发觉我喜欢上了你。”丁丁把头昂得更高了。“对,我喜欢你,这一点我很肯定。”

“你这孩子,真会开玩笑。你可把我吓着了。”我几乎低着头,喝尽了杯中的苦咖啡。我没怎么听说过女孩向男孩表白的。我是该庆幸掳获了一个女孩子的心灵,我还是该担忧要怎么样才能说服这个女孩对我追求的放弃。

情窦初开的女孩总是对爱情充满无限的幻想,在她们这些女孩眼中总是把爱情想象得完美无瑕,但是很少人想到在这爱情的基础上还有许多许多的问题需要解决。爱情是座基石,如果坚硬,风吹不垮,雷打不动,如果软弱,不用风吹,不用雷打,激情一过,自然松如泥土。

“哥,我真的爱你。”

“这……”我长舒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没有避开这个话题。我记得我已经很长很长时间没有跟一个女孩子讨论过这个课题了。因为我就不明白,有好多东西我也并不清楚。而且每次谈到这里的时候我总是会懦弱的回避,不是不想,而是我真的不擅长。逃避成了我的固定答案。也许只有像可怡那种逼迫式的问题,我才会昧着良心去回答。

“你还小。”

“我今天二十岁,已经成年。”她在提醒我。

有人说女追男隔层纸。我的脑子里早就是一团乱麻了,一点头绪都整理不出来。

“丁丁,我就跟你说句心理话吧。”

“好。我就想听你的心理话。”

“首先来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的父母都是农民,农民是什么含义我想你不是很清楚。说简单点就是靠种地为生的人。他们可不像美国那些农民那么富有。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在尽力去尝还我父母的债务。而你是千金小姐,从来不会为吃穿发愁。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像你这样的身份这样的相貌,不知道有多少富家公子哥梦寐以求,当然我也希望我能找到一个像你这么漂亮这么有钱的女人。不过人总是要有自知之明的嘛。其次来说,在感情这条路上我几乎没有走过,以前是想也有点想尝试的欲望,但现在完全是害怕,害怕有好多种。我的情商根本就是零。”

“那你女朋友算是什么?”她警醒起来。

“呵呵。”我淡淡的笑了笑。“好吧。既然话说到这儿,我也不想隐瞒什么了。说正经点我根本就没有女朋友,她也不算,她最多只能算是我的病人而已。在治病这个领域上来讲我想尽我的一切努力让病人恢复健康。”

“什么意思?”丁丁好奇起来。

“意思就是说我家里的那个女朋友根本就是假的,她只是精神上有着某种疾病的病人。我也是受人所托才给她瞧病的。不过她一定认为我是她男朋友,为了给她治病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承认也许我是有私心的。”

“不。只有我明白你没有私心,就像当年你给我治病一样。也许换作别的大夫也可以给我接骨。可只有你真正在乎病人的感受。只有你会无私的接受病人的要求。如果说我这个病人也要你给我疗伤的话,你愿不愿意?”

“丁丁,我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没有起飞小鸟是不会看见外面的世界的。以本心来想我是个男人也喜欢漂亮的女孩子。而你绝对具备了大多数女人的优点。可是我不能太自私,因为你是一只没有见到外面世界的小鸟,你应该敞开自己的心菲到处看一看。你的思维不应当只局限在我的身上。很袒然的讲,我并不优秀。”

“这算是你在拒绝我吗?”

“不是。”

“那是什么?”

“那是我在给一个迷路的小姑娘指点迷津。我相信这个小姑娘一定会有她更美更美的梦,因为在她的内心里是那么纯洁与善良。像她这样的好女孩已经很少很少了。”

“好。哥,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但是你也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你得记住我的名字。”

“你不是叫丁丁吗?丁丁这名字很好听,我肯定一辈子都忘不了了。而且你的相貌我已经印象很深了。绝不会再忘了。”

“真的不会再忘了?”

“我非常肯定的跟你说。”

“但是如果我告诉你我的大名的时候你会不会吃惊呢?”

“吃惊?为什么,怕你是老虎把我吃掉?哈哈。”

“当然,也许你真的会把我当成老虎的。”

我发觉了丁丁是在很严肃的着我说着。

她不是老虎不会把我吃掉。

“你说,你叫什么名字?看你这只老虎能不能把我吃掉。”

我记得她爸爸好像叫许志诚,光听这个名字就是大福大贵的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