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二十六章 一诺千金
第二十六章 一诺千金



更新日期:2014-06-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哟,方大夫真是好男人,竟然还向嫂子报告行踪。”

“例行公务而已。呵呵。”

“嫂子是不是很漂亮?”

“她哪有我们家美丽温柔善良的丁丁好看呀。”

“骗人,我觉得嫂子一定是大美人,要不然怎么能够打动方大夫的心,我很想看看是什么女人能够把方大夫征服的。要不,我们叫她一起过来吃饭。”

“那倒不必了,她平时工作挺忙的。”

“是呀,方大夫可是千辛万苦才把女朋友哄好了。”于叔进来说。

“哦。女朋友呀?”丁丁小声说。“也就是说我还有机会喽。”

“你说什么?”

“没。我没有说什么呀?方言大夫的耳朵不好使哟。”

“她说她还有机会。”于叔倒是把刚才丁丁的话重复了一遍。

“是呀。我说我还是有机会给方大夫介绍女朋友的。如果那个嫂子表现不好的话,我有大把大把的美女给你介绍的。不仅个个是美女而且绝对是方大夫理想的人选。”

“行。打住这个话题。走,去吃饭,于叔,我先走一步了。”

炫舞咖啡厅只那些年青男女才去的地方。相信在附近一带这个炫舞咖啡厅是最豪华也是价位最高的。跟美女吃饭花多少钱都无所谓,更何况就算价位再高也两个人吃饭毕竟也花不了多少的。

“方大夫真是变了哟。”丁丁开口说着,她的眼睛根本就没有从方言的身上移开过,从她一进诊所的时候,她就把方言从头瞅到脚,从脚再瞅到头,到这个炫舞咖啡厅的时候,她已经把方言上上下下瞅了几百遍了。

“变了?哪里变了?要说变了,是不是变得更老了。那时候21岁,今天都28岁了。”

“哪有?我说你变得更有男人味了?”

“男人味是什么味?酸的还是咸的?你可是第一次这么说我的女孩子,像我这样的就是不怎么招女孩子喜欢。”忽然隐现这几年来的辛酸,人总是不知足的,虽然我的日子过得还算可以,但就是在女人这个话题上没有什么进展,我更相信可怡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住客而已,我承认跟可怡一起的日子的确很开心,但每当静下心来的时候就会涌出无名的悲伤。也许在我接受可怡的那一刻起我就必须接受当她恢复时的那种悲伤。

“方大夫不仅有男人味还很幽默。但是我怎么觉得方大夫叫着特别别扭,嫂子不会也叫你方大夫吧?”

“那倒不是。她叫我哥。”

“嗯。真好。我也叫你哥吧。正好你年龄比我大,要不然我叫你叔叔?”

“别,还是叫哥吧。”

“方大夫,我刚来北京都没怎么玩过,北京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我好想去玩玩,但就是没人陪我,要是有人给我当个导游就好了。”

我是傻子我也听得明白丁丁这是要我陪她出去玩呀,这丫头简直跟可怡的聪明有得一拼。

“有时间我陪你到处走走,不过得等我有时间,这段时间太忙了。”

“是忙着哄嫂子吧?看不出来像哥这样的老实人也会哄女孩子呀,过程一定更加精彩。”

“你这丫头竟瞎想,主要是我不哄她她就不让我进门,那天你来的时候我都在诊所睡了好几天了,而且她太霸道了,这次回去的时候,她竟然把我的房间给占了,昨天我差点在沙发上睡觉。”

“你们不睡在一起?”丁丁有点吃惊,现在都什么社会了,丁丁绝不相信有一个男人守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会保守到规矩的程度。但是方言这个人嘛,是有点太老实了。丁丁迅速的在心里盘算着下一步的行动。

“他们原来还没有在一起,估计她们时间应该不长,这么说我的机会还是蛮大的嘛。”丁丁想着。

“你想哪去了?我们只是男女朋友关系,还没有发展到那种地步呢。”

“可是像哥这样的好人不多了。”

“别光说我了,说说你,有没有在美国找个白马王子,以你的身价应该会有不少帅哥追你吧?况且你又长得这么漂亮。”

“什么呀?我都没瞧见,在美国除了学会了英语再没有其它的了。况且我为了完成哥的嘱托,我除了学习根本没有时间去泡帅哥。不过有些让我恶心的人却总是缠着我。”

“恶心?人家人高马大的,多帅,你还恶心?”

“反正我不喜欢。这次我可是偷跑回来的。我爸都不知道。”

“啊。你这孩子,一个人竟然敢从美国跑回来。”

“那有什么,以前我也经常跑回来玩。要不然我能这么快查到你的下落吗?你知道吗?从我十八岁的时候我就托人查你的下落,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

我忽然想起了从那家医院离开的原因,我在那家医院的确成为了正式的医师,由于我努力的结果我也成了那家医院少数的青年才俊之一。尤其是在心脏病方面见解独到,并整理了一套自己的固有治疗方案。连院长都对我大加赞赏。可是却遭到以科室主任为首的那些老专家们的刁难,为了追求经济效益,他们让我改变治疗方案。于是我很快跟科室主任决裂,我带着那套医术来到了北京,一年后迅速的开起了自己的小诊所。

丁丁找不着我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不过凭着他爸爸家大业大,要托人找我这么一个毛头小子还是不难的。

“呵呵,为什么一定要找到我?”

“简单来说我可不想欠人家人情呀。当初不是你,疼都得疼死我,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都是没有问题的。”

“我怎么觉得我像是救了一个山大王?”

“哈哈。我就是山大王,我看你的诊所也太小了,要不我跟爸爸说给投资让你开起一家医院好不好?”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敢说敢做,我就听说过好多名医因为救了有钱人一命而大发横财的。不过我原本就是小人物。不是不求上进,只是还不愿假借别人之手。也许我的命里就是不应该有贵人出现的。

“那倒不用。如果你非要感谢我,就好好学习以后给国家多做点贡献吧。”

“看不出方大夫还是个爱国的人。可是不知道方大夫对自己以前说过的话还记不记得?”

“什么话?提醒我一下。”我一生中说了那么多话,我哪能记得那么清楚,怎么女人对男人的话就那么敏感呢。我觉得我不应该对她承诺过什么吧。

“你想想,那年我们在海边上你说过什么来着。”

“海边?一起捉螃蟹?还是一起拣贝壳?”

“都不是。”

“那是什么?我真的忘了,好像时间太长了吧。”

“你倒忘得快呀。我可是一点没忘呀。你可是向我保证过的,而且在病房的时候保证过一次,在海边的时候保证过一次。你不可以这样伤害一个无辜少女的幼小的心灵。你要做出一个哥哥的样子。”

“给你看病?”

“不能算对,也不能算错。”

“哦。我想来了,那不是玩笑嘛。我是说给你瞧一辈子的病,不过我总不能天天跟着你吧。”

“举头三尺有神明,小心雷劈哟。当年你可是发过誓的。我不管,反正我记得当年在海边有个大哥哥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他要给我治一辈子的病,在她有生之年决对不让我受到半点伤害。而且只要我乖乖的学习他就会在我成年的时候过来看我,你骗人在我十八岁的那年你根本就没来看我。而且你还说等只要我学习好,我愿意玩什么你就陪我玩什么,我愿意去哪里你都会陪着我的。你说这话是不是你说的?”他硕大的眸子里闪出一点灵光,好像在开玩笑,又好像在回忆十五岁的童年。

“你看,我虽然提前回国,但我怎么说也是个博士生了。而且我不仅获得了第十一届美国最佳创造奖,我还以第一名的成绩入选国际青年创造协会。怎么样,我没让你失望吧?”

“你这丫头。我该对你另眼相看喽。看你这丫头高的,穿着高跟鞋都比我高了。”我想转移话题,这个话题我想越说会越敏感的。她这个姑娘该不会把我那句玩笑当真了吧。那时候我可是把她当成侄女一样看了呀。怎么知道她长得这么快,而且一直记得那句话。

“大不了下次我不穿就可以了嘛,你也不用觉得比我矮半截呀。但是你应该对你之前的承诺作出应有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