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十一章 生病
第十一章 生病



更新日期:2014-06-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这个接触过美女的男士以十分冷静的姿态告诉大家,美女真的很重。因为我为了不打扰到美女的睡觉,不得不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在路上虽然我听见有些人在小声的说着“那女孩真幸福”之类的话,但她们怎料得到这背上的美女根本就不是我的女朋友,如果真要把她变成我的女人,恐怕难度系数高达几千万。

我轻轻把她放回床上,把外衣除掉,然后给她盖紧被子。她酣甜的小脸上撅起浅浅的笑,她在做着什么美梦吧。在美女房里的男士总是不忍心离去的,尤其是像我这样对着一个绝世美女的时候。虽然不忍离去,但终归是被困意给征服了。

可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双眼又不能合上,满脑子的可怡,这丫头什么时候占据了我的整个内心世界。而且她每一次的出现,每一次的思维都让我既喜欢又苦恼,甚至我觉得她的这些古怪点子使我成了一个很幸福的人。

我很少有失眠的时候,但是今晚我的眼睛怎么也不能合上。我反复的打开手机,微信,QQ,没半个真正的好友在线,即使有我又能说些什么呢。我想明天诊所的杂事会让我的生活回到原点上来,没有可怡的日子我是个普通人。

相信于叔有点想念我。

事情总是出乎人的意料,我刚刚也说过了,没有可怡的日子我就是个普通人。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享受着普通人应有的待遇。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实在太多了。不过可怡的神经质却使我一次又一次的陷进她的漩涡。在她那思维多变的故事里,我只能绕着她转。

像往常一样,我很早起床,在电脑旁忙完我的工作后,快速查看可怡,因为我可不想每天都让她睡懒觉,至少应该让她知道每天早起的重要性。即使我今天的如意算盘一定打空我也照例要问一问她早饭还吃不吃?

可怡蜷缩着,像个刺猬,身上瑟瑟发抖,脸色苍白,小手凉得透骨。这丫头居然生病了,昨天可是我只穿着一个短袖把她背回来的。

我以医生职业的思维立刻知道了可怡生病的原因。我这个笨蛋,还以专业医师自居,简直笨得要命,如果可怡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要负全责。我这个白痴加脑残,我只顾了不让她惊醒,怎么知道人在睡觉的时候,因为阳气入内,所以本身的抵抗力就大幅度减少。

“可怡,你怎么样了啊?”我小声的关慰着她,希望她还能有说话的能力。

“哥,我是不是快死了呀?”可怡小声说着,她这句话差点把我气死,怎么说我也是个出色的医生,而且像感冒这种小问题根本不在话下。

“别瞎说,有哥在。什么事都没问题的?告诉哥,你现在哪里难受呀?”

“头疼,身上发热又发冷,冷死了,哥,你能不能抱一下我,就像以前你那样抱我一样。”

以前我也不知道怎么抱她,而且我也没有抱过她,不过抱住美女我肯定是愿意的,抵着她额头的时候感觉好热。我确定她这只是风寒感冒。一定是昨天被冷着了。我真搞不明白,她明明可以霸道一点的跟我说太冷所以她不想出去了,那样的话,我绝不能反驳她。

“可怡,好点没?”

“有哥的日子真幸福,我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是哥你不要离开我,我很怕,我很怕。呜呜!”可怡抽泣起来,是什么让可怡哭得这么伤心,是什么让可怡竟有了害怕的心思,让我这个守护在可怡身边的男士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冲动。谁再敢伤害她一下,我就叫他好看。

“可怡,不哭啊。哥每天都在你身边陪着,只要你不赶哥走,哥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好。哥,你今天陪我一整天好不好?”

一整天?一整天是什么概念,从我的职业角度上来解释的话那就应该是我今天又不用上班了。我想于叔应该能够照应好一切的,所以我又拨通了于叔的电话。

“于叔,我今天有点急事儿,不过去了,你照应一下。”

“什么情况?你小子该不会瞒着我们偷偷找女朋友了吧。”

“没有的事,于叔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是真的有事。只是今天又得辛苦你了。”

“那不是问题。”

“行。谢谢于叔。”

我挂断了电话。我瞥见可怡的脸上挂满了泪珠,是什么又让我的可怡这么伤心。

“可怡,你怎么了?怎么又哭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呜呜。”

怎么回事呀,不问还好,这一问之下却哭得更伤心了,肖美的泪珠根本就如海浪一样从她的眼眶里涌了出来。我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这泪珠跟我绝对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哦,我才想起来,一定是我刚刚的话惹她生气了。

“你生什么气呀?我对你这么好,怎么可能你不是我女朋友。其实我的意思呢,就是让我女朋友在最合适的时候出现,不然的话我都觉得对不住你。其实我觉得你不但是我女朋友,以后一定能成为我的管家婆。”这种昧良心的话也不是第一次跟可怡说了。我都习以为常了,也许这也被我列为给她治病的一个方面了。

“你骗人。”可怡不屑的看着我。

“我发誓,如果我不想让可怡做我的女朋友就让我天打雷劈。”

“我信,我信还不行嘛。只是以后不要发誓。这种东西万一变成真的怎么办?”男人好像特别会骗人,女人好像特别对骗人的话信若神明。可是我没有骗她。

“哥,以后你要是敢丢掉我的话,我就会杀掉你,然后我再自杀。”

“可怡,你别乱想,你等一下哥哟。”

我迅速的跑到了厨房,感冒根本不用吃药打针,不过太多的人对于吃药打针这样的固有程序都是特别的追捧。从中医角度上来讲,风寒感冒初期只需驱寒即可,而且最具神效的一剂药就是红糖姜水。我记得小时候我生病的时候,我妈妈就常用这个给我治病,只是她不明白是什么原理。

还好有几片姜,我第一次在厨房里演练我的刀功。看着那些粗细不均的姜片我自己都有点发笑,不过红糖没了,我又跑下去买了红糖。小熬了一会。当我盛着一碗几近于糊状的红糖水摆在可怡面前的时候。她撇着嘴。

“你要我喝吗?”

“喝了才能治病。”

“我还是吃药吧。”可怡对我的杰作似乎并不欣赏,她几乎连看的勇气都没有。不是吧。女孩其实对热度是蛮喜欢的,听说女孩在每次例假的时候,喝一碗红糖水都会很舒服的。这碗红糖水是有占难看,可我觉得在治病这一方面还是有功效的。

“哥不会骗你的,肯定会好。”

“真的吗?”可怡硕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我。

“没问题。”

“看着好难喝的样子。”

“看着难喝,喝起来就好喝了。哥,给你吹一下就可以喝了。”我稍稍抬起她的头,倾斜着一定角度,让那些糖水可以缓慢的流向她的口中。她一边喝一边动情的看着我,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幸福的成分。

“哥,有你真好。”

其实我对待每一个病人都是如此,不过似乎没有人这样对待过可怡,又或者可怡的性格根本不容许有人对她好。

“喝饱了就睡一会好不好?”

“嗯。我什么都听哥的。”其实我觉得她只有生病的时候才会听我的,一旦她好起来,可怡一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我欣赏她霸道的跟我讲话,也同样欣赏她在床上柔弱的样子。不要想歪,我是很正常的说话。

“哥,哥,哥。”可怡在睡梦中大声呼喊着。

“哥在呢。哥在呢。”我抱着惊醒的可怡。“又做噩梦了吧,哥今天是不会离开你半步的,就算天塌下来哥都绝不走开,除非你赶我走。”

“哥,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怎么?”

“我梦见哥走了。还带着好多人来欺负我,而且你又跟那个女人在一块了,我虽然知道哥不会,但是我总是很讨厌那个女人的。我感觉她一定会从我身边带走你。”

“傻丫头。”我戳了一下她的鼻头。“是做梦,又不是真的,哥每天都跟你在一起,可哪里有时间去找别的女人。你不知道自己多优秀吗?你善良,温柔,美丽,大方,而且有才气。你觉得有哪个女人比得过你。反正我是没发现。”

“我真的有这么好?”可怡嗲声嗲气的说。

“如果你没这么好,我早跑去找别的女人了。还冷不?”

“不冷了,你粘糊糊的东西真的管用,不过你休想今天一个人跑出去,没我的命令你不准走出这间屋子。”她突然又霸道起来。

“那我就算拉屎撒尿也不离开。”我邪邪的笑着。

“讨厌。”可怡的小拳头轻轻捶在我的胸口,非旦一点不痛,反而幸福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