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十章 美女也很重
第十章 美女也很重



更新日期:2014-06-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记得古龙先生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你在折磨别人的同时也在折磨自己,你在享受的同时也在享受着折磨。直到现在我才觉得这句话是多么的具有意义。跟美女一起的日子的确是一种享受,但我又不得不承认那同样也是一种折磨,鬼才知道这个可怡怎么偏偏大半夜叫醒我,也只有鬼才知道为什么她非要在这个时间点吃东西。

我从十分专业的角度上来考虑,人是不应该在半夜里吃东西的,至少不应该吃太多的东西,因为人分阴阳,白天人醒的时候,就是阳气旺盛的时候,晚上是阴气旺盛的时候,胃这一个器官要在绵绵长夜里和人的眼睛一起享受清闲的乐趣,但你吃下的东西会让胃这个器官极不舒服,而且每当你晚上吃了太多的东西,胃这个器官就会发起牢骚,为什么别人都有休息,偏偏让我一个人没日没夜的工作,这是典型的不公平。

我更加相信这个可怡不会听我这些十分有理的话,因为女人本来就是一个感性的动物,更何况是这个可怡。

我满口答应着可怡,身子却又重新躺在柔软的睡床上,我不是一个贪睡的男人,更不是睡觉运动的爱好者。相反我讨厌睡觉,我觉得人只要是清醒的,只要是能够有思维的就应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但像这种时候,只要是一个正常人就应该躺在床上睡觉的。

“啊。放手。”可怡这娃子拧住我的耳朵,她下手可真不轻。“我去,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我叫可怡先出去,等我换好衣服,怎么知道当我换好衣服的时候,可怡也以外出的装扮正在门口等我,那娟秀可人的美丽却另有一番味道,只是她眼角扬起的波纹使得我觉得可怡这次的搞怪会不会是另有所图。

当一个男人闯进女人世界的时候,更多的是无所适从,更或者是举足无措,而且我觉得像我这么一个木讷的男士走进一个行为古怪的富家女世界的时候,只有举手投降的份。我不想也不会探索女人的内心世界。

可怡的脸上倒是洋溢着不可言表的笑容,我扁塌的双眼里含着幽幽睡意,一想到在绵绵无尽的马路上要行走很长一段时间我就觉得不可思议。现在几乎连出租车都很少了。只有那些经常出入夜场的舞女才会在这个时间点突然出现在马路上。我和可怡也注定要成为这马路上的稀有动物。

“出去喽。”可怡跟得了什么宝贝似的,我吓了一跳,因为走廊里只有可怡的声音还在回荡,我怕扰民,更怕哪位叔叔阿姨跑出来跟我理论。

“嘘,小点声,人家都睡觉了。”我像劝说小孩子一样的劝说可怡。

哇,出来后我就有点后悔了,后悔没有用尽一切办法让可怡的心收在我那个看似并不宽大的房子里,最起码那里是个暖窝,而且不像我们现在这样孤立无援。我总是不爱看天气预报这种节目,以致于出来的时候,顶着寒风瑟瑟漫步于马路上。我本来想打开,没想到可怡偏偏要走路。

没办法,好男不跟女斗,既然已经出来了,那再容让她一点也是应该的。

还好离我这里不远的地方就是鬼街,那里可是24小时营业的。以前逛夜场的时候我也曾经去过,东西虽然算不上好吃,但在这个时间点能有填饱肚子的地方就算很好了。

可怡的精力真让我无语,下午我们一直逛到傍晚七点多钟,走的路肯定不少。她也只是在家里休息了不长的时间,没想到精力马上恢复到了正常状态,在这迥长的马路上行走可并不享受。可怡那件并不能遮风避雨的衣服让她也发出寒冷的信号。

“可怡,你冷不冷?”

“不冷,不冷,是你冷吧,你要冷的话,我脱件衣服给你。”乖乖。可怡这丫头到底怎么想的,难道她真的是特种部队出身?我明明看见她发抖的两肩,我明明听到并不十分利索的声音。再者说,在这种环境下,只有我这个男士脱衣给她取暖的份,怎么可以倒过来呢。她的话顿时让我无地自容。

“笨蛋,快走。”可怡早就跑到了前面,而我还在慢幽幽的闲逛,不是走不动,而是我觉得寂静的马路也别有一番滋味,我却很少时候在这个时间点外出欣赏这平静下来的大都市。

马路上并不是一辆车没有,偶尔也会有汽车呜笛的声音,偶尔也会有那些过往行人。他们也跟我和可怡一样,成双成对的出现。每当我看到他们互相依偎的经过的时候,我总是心生羡慕,何时才会遇见伴着我的那个人。

“可怡,等等我。”

“就不等你,来追我。”

我彻底让这个可怡打败了,不是因为她让我追她,而是因为她钻进了小胡同。我可并不认为可怡熟悉这里的胡同,更不认为她有自己认准道路的智商。我脸上已吓出了斗大的汗珠,要是把可怡丢了我可怎么向李晓东交待。

我的速度马上快了起来,至少要在可怡走进胡同以前制止住她的行为。可怡似乎看出了我的用意,她的动作也快了起来,这丫头是不是天生就喜欢东窜西窜。

在几个转弯之下,可怡竟然没了人影。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管是不是扰民了,我大声呼喊着可怡,只要她能出来我宁愿放弃我今晚所有睡觉的时间来陪她,只要她能出现我宁愿听从她的一切安排。

焦急的我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躁狂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四处张望,搜捕着可怡一切可能去过的地方,在那个并不宽敞,但却扭曲程度相当大的胡同里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可怡的名字。她要非跟我玩捉迷藏,我就彻底晕倒了。

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可怡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呀,只要你能出来,你让哥干啥哥干啥,只是别这样吓唬我,你知道要是给坏人骗了去可不让哥担心死了吗?我不相信这小胡同里的治安,更不相信这小胡同里有能够让可怡安全的因素。

我频频的拿出手机,几乎就要按下110报警电话了。可当我下定决心要按的时候,可怡在晦暗的空间里向我露出一个诡异的笑脸,她那可爱妩媚的笑容就好像在指责我连她都找不到。如果她真的丢了,我难道就真的不去找了。

“可怡,以后可不许这样了。都急死我了。”我又关切又担心的说着,但话里却没有半点责怪她的意思。

可怡慢慢走过来,靠在我身上。“我就是要你找我。”

“可是你知道刚才多危险吗?”

“我怕哪天我忽然走掉后,你就不来找我,留我一个人。我是很怕一个人的。”

“不会,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呢?我保证,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会一直追着你脚步。”

“我都不知道你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我敢保证我说的话绝对是真的,不过在这个时候我同样想到了在可怡苏醒的那一刻也许她只会把我当成是一个陌生人,而且我觉得以可怡的聪明程度来讲她是拒绝跟我这样的人在一起的。所以我的这个保证只是在她“不嫌弃我”的时候,反之,当她嫌弃我的时候,我也会像水蒸汽一样的在他面前蒸发掉。

“难道我对你说过什么假话吗?来,手冷不冷?”我攥紧了她的小手,她的小手已经冰凉,也许是医生的缘故,我对这些细节特别在意。

“为什么你的手好热?”

“因为我的阳气比较足嘛。”

“那就给我点阳气。我好冷呀。哥,我想睡觉了。”

“你不是饿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饿呀?”可怡撇着小嘴,脸上童稚之气更加十足,在我这里她总是像个让人摸不透的小宝宝一样。

“你不是说你饿,我才带你出来吃东西的。”

女人真是一个让人搞不懂的动物,要不是她说自己饿,我才不会顶着寒风出来觅食,要知道在这种环境下出来可不是明智的决策,而且刚才还害我为可怡担心了好久,如果把可怡丢了,谁再陪我这么一个美女。

“是你记错了。”

“可是明明……”

“就是你记错了,就是你记错了。”可怡指着我的脑袋嚷道,而且她的声音明显的把我那些有理性的话压了下去。

“好。我错了,我错了。”面对女人的这种逼迫,我只能投降。

“本来就是你错了,你不但追不上我,而且还找各种理由来骗我。看我这么冷你也不知道把衣服脱下来给我穿,难道你想冻死我呀。”

乖乖。再脱我里面可就只剩一条深褐色的短袖了,她该不会让在我这凛冽的寒风中只穿一只短袖回家吧。不过还好,可以打车。

我乖乖的把外套脱给她,她穿好后双手插着腰。“这才像男人的作风,要是有人欺负我,你也要保护我。”

“我去打个车,咱们这就回家吧。”

“谁要你打车?你还没有对你刚刚的错误向我道歉呢?”可怡的眼睛里闪着纯真的波浪,脸上扬起一小搓粉红色的蕴,透过胡同的微风吹拂着她的秀发。

“那我跟你说对不起行吧。可怡,我真心对不起。”

可怡扁着嘴。“我怎么觉得这么没有诚意。”

“那怎么样才算有诚意呢?”

“今天想骑骆驼。”

她不是要我在这大冷天的去找头骆驼吧,而且别说是这半夜的就算是白天也只有那些旅游的地方才有骆驼,她明显就是在刁难我。

“找不着骆驼你就当骆驼,算我吃亏一回。”

你就直接说让我背你回家吧。我怎么好像觉得她今天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背她回去呀。

我算了算路程,大概从这个胡同到我们住的房子应该至少有八百米左右,可怡的重量应该在九十斤左右。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的到。说实话,美女真的也很重。穿过那些弯曲的胡同的时候,我竟然发现背上的可怡的呼吸忽然错落有致没有任何活跃的成分。这家伙终于睡着了。不过这倒加大了我这头骆驼的难度,因为我如果放下她一定会弄醒她。因此我决定放下她的时候,一定是小心的把她放在那张软床上。然后我一定是欣赏到她完美睡姿的时候才离开她的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