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七章 初升的太阳
第七章 初升的太阳



更新日期:2014-06-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当我成功的把她哄骗成功的时候,她也乐意跟那名娇小美丽的护士小姐微笑,而且刚刚还是个危险人物的她现在马上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变成了个乖乖女依偎在我的身边,我绝不庆幸。

“护士美女,对不起喽。”她还真的懂礼貌,想必她的脑子里还是知道哪件事是对哪件事是错的。

那个木讷中的护士小姐一脑门的冷汗,对于她这样刚来不久的护士来说可谓是惊险万分。想必这两个工作人员已经知道她就是那个702房间里的“特殊病号”。一个月前他就把医院闹了底朝天,真不知道这一次又会出现啥乱子。

跟美女亲近是好多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我知道她是把我当成了另外一个人。我以医生十分的警觉性告诉自己——她是个病人。对于病人我只能跟她保持在病人的距离上。除此之外我绝对不会有任何非分之想,不然的话,到头来痛苦的只能是我。我的自知之明告诉自己我还不具备让一个美女投怀送抱的水平,更不具备去吸引一个千金小姐的资格。

“你叫做什么名字?”

“讨厌。还说你爱我,连我叫什么你都不知道。”

“呃。”我该用什么样的谎话来欺骗她,她清醒的大脑很警醒,而且她具备判断真话和谎话的资质。“我只是忘了你允许我叫你什么?你这次跑掉都吓死我了。”

“你以前都叫我可怡的。”

可怡。好俊秀的名字,但如果我接着问她姓什么她一定会生气。我是个不擅长对付女人的男人。我偷偷的看着她的脸,医院的护理工作特别到位,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把这个还是乞丐模样的她打扮得这么漂亮。其实只是帮他清洗了面部,但她那清新脱俗的模子就显现出来。她不需要化妆竟也会这么美丽。竟然打破了对女人只有化妆还能入眼的思维。

“你真有本事。”我不知道李晓东这句话是嘲讽还是赞赏。警察的话好像永远都是一语双关。他看到了可怡紧紧抓住我的手臂,我是她失忆后瞧见的第一个人。“这不就好了。我送你们回家吧。”

“谁要你送?”可怡向着李晓东扮了个鬼脸。“臭警察,你以后再敢抓我就叫你好看。”

“别乱说。”虽然并没有批评警察这条罪名,但是警察可是惹不得的。

“我就说,我就要说。你们警察吧,说好听点叫衣冠禽兽,说难听点就叫禽兽衣冠,以后看准点,再抓我我削你。”可怡抬起手来吓唬警察,“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眼睛瞪那么大,小心掉下来砸到脚面。”

刚巧被进来的主治大夫听见了,那是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多岁的稳重男人。医生有特有的稳重和傲气,当然我并不是属于那一类的。

“好呀,你也来了。还想给我打针吗?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们一起揍你。”

可怡躲到了我的身后,不是怕是因为她有了我这么一个后盾力量。

这位主治大夫对着我勉强的笑了笑。“你就是方言大夫?”

被这个自认为医术无双的人冠之以“大夫”的名号我心里多少是有点别扭的。因为像我这种小角色在他们这些自命清高的人面前还不值得一提。

“主任,不好了。”一个穿戴整齐的护士急忙忙的走了进来,我已经注意到了她护士长的特殊记号。

“又来一个大坏蛋。”可怡在我身后说着,很显然这里的除了那些勤勤恳恳的保洁阿姨每一个跟医术有关的人都被可怡称之为坏人。可怡不认为自己有病,更不认为应该接受这些“坏人”的治疗。

“咱们科室的注射器全都不见了。”

正当两个高级“医疗专家”脸色严俊的时候,可怡忽然间哈哈笑了起来。

毫无疑问,这中间的一个重要环节一定就是可怡。

“一定是她偷跑进去了。”

配药间是多么神圣的一个地方,那里是无菌操作台,而且那里有十分严密的关卡,我都奇怪可怡是怎么混进去的。

“好了,不就是几个针头吗?”李晓东发话了。

“那这笔费用算在谁身上?”护士长提醒到。

“反正不是我。”李晓东先把自己撇清。

“鉴于她还没有能力支付起巨额的医疗费用,所以我决定还是暂时把她留在医院。”我觉得可怡是惟一一个让这些医生都头疼的一个人,他们敢来邪的,怎么知道可怡比他们更邪。想想都觉得好玩,我都奇怪她是怎么偷偷溜进了配药间。

“对呀,你们把我留下,我都不愿意走了。”可怡的聪明程度居然可以听出我话里的言外之意。

“别。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方言大夫,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李晓东比那些大夫更怕。而作为科室的主任还有护士长也巴不得可怡赶紧走人。要是再在这里待下去,他可不敢保证会出什么乱子。

可怡的性格一点也不像我。回来的时候她非要给那些被她调弄过的护士躹躬以示歉意,开始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后来可怡竟然告诉我,她拿走的不只是那些注射器,还有诸如大盒大盒的备用药品,连几个小护士的工作服都被她扔进了黑色垃圾袋给了楼层的清洁工人。

这个可怡脑子里究竟装的什么东西,为什么那么讨厌医生,我在考虑我是不是该把我也是个医生的事实告诉给她。

她总是特别特别的闹。别了李晓东的警车以后,她就闹东闹西,我的思维实在跟不上她的进度。她横穿公路的技术可是一流的。她拉着我,根本无视于那些来回抽窜的司机大哥。若是那些司机大哥敢说“找死啊”。可怡准会站在车前跟他骂个不休不止,那时候最可怜的就是我,我既要跟司机大哥解释可怡的病情,又得躲过可怡那双精明而敏锐的眼睛。

我本来是要假装生气的,但是总能让她的千奇百怪逗笑。有人说一个女人一台戏,可是我觉得只可怡一个人就可以上演一部电视剧。

可怡这丫头跑得特别特别的快,尤其是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她总能占据身体精小的优势,在那些绅士的男人堆里窜来窜去,我瞟见有许多人向他瞅来,要不是有我这么一个男人跟着她,相信会有好多人上前跟她搭话。即使是可怡不小心撞到了也从不道歉。

我真的不知道那天我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男人的家大多数都是有点乱的吧。当然如果有外宾来的时候除外,男人不是喜欢乱,而是无法抑制住这种乱的状态。至少像我这样一个不肯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收拾房间的人是不会平常也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这里是狗窝吗?怎么这么乱,咱们家没有保姆的吗?”

“你睡这屋吧。”我的房间是主卧,不过今天是没有时间空出来给她了,刚刚因为追她已经筋疲力尽了,现在只想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好像我还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我今天还是个病号。身上的热度是退去了,不过身体的疲乏还并没有因为可怡的出现而有所减少。

“这是你的被子。”其实我只有一床被子,这床被子是我妈去年来的时候拿来的,而且这床被子还是我妈亲手做的,既暖和又舒服。像我这种“好养活”的人只要有个窝就行,哪还管它舒不舒服。

“你先睡。”

“咦,怎么?你困了,我还不困呢?我想看电视。”

乖乖我上哪给你找电视去,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真拿她没办法。我把她领到我的主卧室里,给他打开优酷来。她的小眼睛却一个劲的向我邋遢不堪的床位上瞧。

怎么?有意见呀。我是懒呀。可我却立志找一个能够勤俭持家的女人。我对自己女人的要求有三,第一,会做饭,因为我不会做饭,第二,要会收拾屋子,因为我懒,第三,要记得提醒我忘记的事情,我这个人虽然记性特好,但是忘性同样出奇的强。

不过我能从这个突如其来的可怡身上看出三个特点。第一,她绝对不会做饭,吃饭看起来很在行,第二,她也不会收拾屋子,因为在这之前她已经说出了“保姆”这两个字,第三,她的忘性绝不次于我,因为她属于那种特活泼的女孩,所以肯定不会提醒我已经忘却的事情。

“我不要在你这狗窝里住。”

什么狗窝?能在这里租住这么在的房子,应该属于富人的范畴了,还狗窝?我敢断定,有多少人想住这样的大房子都住不上呢,而且我觉得这种富人的生活已经是我的极致了。我不是那种能够住上别墅的富人。

但是被人称作狗窝我心里一定会不舒服,尤其是被女孩子说成是狗窝。

在“被逼无奈”之下,我只得展开大清扫活动,看着小窝一点一点被我收拾得很利索我还真有点不太习惯,谁能想象得到到了半夜12点我还在大包小包的装着一袋又一袋的垃圾往楼下跑去。

看看收拾得几乎完美的家,我自己都有点赏心悦目的感觉。可是那个可怡居然没有欣赏到眼前的这一幕。她已经扒在电脑周围睡熟了。

甜美的睡姿像个睡美人一样,脸上泛起浅浅的涟漪像是被柳叶拂过的湖面,宁静中夹带几分秀气。

正当我要把她放在那张给她准备好的睡床的时候,不知道她哪根神经搭错了,竟然敏感的拿起几于于古董的闹钟劈头盖脸的砸过来。

乖乖,我也终于尝到被可怡欧打的滋味了。说不定那个李晓东在某个角落里正笑话我这个大傻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