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五章 难缠
第五章 难缠



更新日期:2014-06-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对我来说女人的哭声危险系数高达几千万,而且我也认为这招女人的杀手锏总是能够在最紧迫的时候发挥出来最大的威力。我对于这个小乞丐的话不仅仅是不知所措那么简单。我非常肯定的断定她一定认错人了。不过对于缠住我的小乞丐我还不打算用暴力让她退出我的身体安全范围。因为男人喜欢保持绅士的风度,尤其是在这种“大厅广众”之下。更何况我已经瞟见周围还有两个美女在盯着我。

  这年头不要烂冲好人,有时候代价也是很大的。我好多次从新闻里看到好心人帮忙反遭陷害。我不希望我是这种例子其中的一个。

  “我不认识你。”我回头望着她,虽然还并不能透过她蓬乱的长发看清她的模样。

  小乞丐似乎惊呆了,他拽住我胳膊的手突然松了一下。我是绝对不屑跟“这种人”扯上任何关系的,更何况乞丐只是个我认为不争气的职业。她不像那些断手断脚的人根本没有工作能力。

  我走开了,她也没有再追上来。

  “我死给你看。”小乞丐突然说着,幼小的身躯虽然还停留在刚刚的那块空地上,但她别过的头已显得沉闷。感觉到她已经又要泪水洗面了。众人将不解的眼神完全投诸到我的身上,我觉得我比这个小乞丐可怜多了。  对我来说女人的哭声危险系数高达几千万,而且我也认为这招女人的杀手锏总是能够在最紧迫的时候发挥出来最大的威力。我对于这个小乞丐的话不仅仅是不知所措那么简单。我非常肯定的断定她一定认错人了。不过对于缠住我的小乞丐我还不打算用暴力让她退出我的身体安全范围。因为男人喜欢保持绅士的风度,尤其是在这种“大厅广众”之下。更何况我已经瞟见周围还有两个美女在盯着我。
  
  这年头不要烂冲好人,有时候代价也是很大的。我好多次从新闻里看到好心人帮忙反遭陷害。我不希望我是这种例子其中的一个。
  
  “我不认识你。”我回头望着她,虽然还并不能透过她蓬乱的长发看清她的模样。
  
  小乞丐似乎惊呆了,他拽住我胳膊的手突然松了一下。我是绝对不屑跟“这种人”扯上任何关系的,更何况乞丐只是个我认为不争气的职业。她不像那些断手断脚的人根本没有工作能力。
  
  我走开了,她也没有再追上来。
  
  “我死给你看。”小乞丐突然说着,幼小的身躯虽然还停留在刚刚的那块空地上,但她别过的头已显得沉闷。感觉到她已经又要泪水洗面了。众人将不解的眼神完全投诸到我的身上,我觉得我比这个小乞丐可怜多了。
  
  我回过头,一脸狐疑的看着小乞丐,嗯,的确有点眼熟的样子。
  
  小乞丐横穿公路跑了出去,迎面冲来的黑色轿车眼看就要撞上了小乞丐。哇,这么火暴的性格太令我意外了。她是整的哪样呀?我从没见过有一个小乞丐像她这样疯狂的,虽然我在地铁上见过许多伪装的乞丐。
  
  我也冲了出去,在轿车开过的一刹那,我推开了小乞丐。这个人绝对是少根筋那种类型的,脑子一定不大好使,不然的话怎么会傻到真的死。还好我动作够灵活,在推开小乞丐之后,黑色轿车飞驰而过。我只是被擦伤肉皮。皮肉这伤对于男人来讲连个毛都算不上。
  
  这一下围观的众人更加不解的看着我,那眼神好像就是我跟“她”一定有着纠缠不清的关系。再看看小乞丐,她站起身子,甩了甩手。从马路的另一头横穿着过去了。
  
  她真是想死呀。如果我不拦着她,没有人能说我什么,即使那些围观的群众再对我抱怨,而当他们知道了我真的不认识她的时候也会同情我的。因为我真的怕被人讹上。我是一个普通人兼好人。
  
  可是那样却会令我的良心受到谴责,因为我是一个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使命。我不管这个乞丐是不是真的神经错乱。
  
  我紧跟在那个小乞丐的身后,任凭车辆在我们身后疾驰而过,她的脚步丝豪没有停下的意愿,没想到我第一次有性格的“追女孩”居然是这种场景。我相信我之前的那些女友绝对不会想象得到我会在这种情况,以这种状态去追一个连一面都没有见过的女孩。
  
  汽车的鸣笛声闯进了我的耳朵,那些好心的司机大哥看到小乞丐的横冲直撞马上停了下来。
  
  一个穿着并算不时尚的我去追赶一个乞丐,是谁都会想到是她偷了我的东西。惊险的一幕再一次发生了。她突然倒了下去,狠狠的摔在地上。看着她身上溅出的鲜血,我想起了什么。这是一个女孩,是一个火爆脾气的女孩。
  
  我迅速的把她扶起来,好在她只是碰伤了胳膊,胳膊上有几点淤青,敛开她的长发。冰雪如玉的眸子里透着纯真的雨露,粉嫩的脸旁挂着那似笑非笑的动感,如雪的肌肤已经在肮脏中暗然销匿。
  
  这……这不就是那个“鲜血”女孩。
  
  我的右手搭着她的脉,没大碍,只是因为心情的波动脉相一时间混乱不堪。脉相是不可以欺骗人的。除非那种至高境界的大师。我能从他的脉相中感觉出她是一个十分单纯的女孩,不过她的思维好像陷在某一个点上无法自拔。
  
  这时候两名警察叔叔已经赶过来,我轻轻的揽过小乞丐的身子。“你们谁能帮我叫一辆出租车,我得送她去医院。”
  
  “方大夫,怎么是你?”那名被我冠之以“警察叔叔”的小伙子跟我说。
  
  “是晓东呀,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楚,我先救人。一会再跟你解释吧。这女孩怕是脑子有些毛病。”
  
  “我没毛病。”不知道是这女孩故意装的还是这女孩早有预谋,她死死的揪住我的上衣,说是死死的揪住那也只是因为我都觉得有点窒息的感觉。
  
  “我不要去医院,我要回家,回家。”
  
  “好好好。回家回家。”我安慰着她,我从来不跟病人计较什么,我想她已经能够够上精神病的范畴了。对于这种疾病,说实话我还没有太大的研究,更直接点来说我根本就是无能为力。
  
  在两名警员的协助下我花了好大力气才把那个先前的“鲜血”女孩从我的身上移走,在她从我身上撤离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她那幽怨的眼神,也许是她先前受过什么感情冲击以至于让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投注到了我的头上。如果真的有一个女人这样对我,也许我会无反顾的爱上她。不过,那些幻想只是在我的脑子里一闪而过,我还没有帅到让一个漂亮女人着迷的地步。
  
  警察迅速翻看那个女孩的记录。在登记簿上没有找到女孩相关的资料,据李晓东跟我透露说,也许这个女孩根本就不是中国人,至少他不是中国国籍。不要过考证一下也有一定的困难,因为她的身上没有任何证件可以证明他的身份。他们还跟我说这个女孩脾气很爆躁,在上一次的住院中她打晕了护士跑出了医院。而且还毁坏了不少医院的设施。
  
  “居然有这样的女人这孩。”我开玩笑的跟李晓东说着。
  
  正在这时医院打电话过来,说是那个女孩又处于躁狂状态了,而且她的那种状态已经升级,连她的主治大夫都被她摔在地上。我开始想起来一开始认识这个鲜血女孩的时候,她力气真的很大。
  
  李晓东看了看左右没人,神秘兮兮的跟我说:“方大夫,据我的上司说这个女孩有可能是军官。因为她的身体要比正常人强壮许多。我们正怀疑她是不是哪个部队走失的军官。如果是那些特殊部队的军官,也有可能查不到她的信息。”
  
  “你怎么就能肯定她是个军官,说不定只是个小小的警员,又或者是一个士兵?”
  
  “你见过有哪个士兵有她这么大的脾气?这件事我只告诉你一个人。是因为我们上司刚才打电话过来,让您协助我们完成这项任务。因为从表面上来看,你是惟一能够对她有‘震摄’作用的人。您又是医生,相信对她病情的恢复也是十分有帮助的。”
  
  有没有搞错,他们该不会让我在家里养个疯子吧。我十分鄙视的瞅着跟我交谈的李晓东,这没心肝的。亏得我对他爸妈这么照顾,要不是我,他爸的老胃病估计还停留在疼痛难忍的地步。他就算不感激我也不应该把一个疯女人往我这里送。
  
  “我知道这件事有些困难,方大夫您是好人,更何况她是个病人,您不会跟病人计较吧。再说了据我所知她怎么也说得上是一个富家女,等她好了以后肯定感激你,你还怕没钱吗?这年头谁会跟钱过意不去,除非是个傻子。”
  
  听他的语气今天这件事我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怪不得好些人对这些冠之以警察叔叔的人没有什么好印象呢。
  
  “再说了她是个美女,……”
  
  我想接下来的话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了,人贵有自知之明,我还知道以我这样的“货色”还够不上美女的资格。不过我倒是愿意尝试一下治疗精神疾病的乐趣,最起码可以让我单调的生活添点色剂。而且我根本就觉得这世上还没有我瞧不好的病。
  
  “行了。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头,第一,我不会要她的任何施舍,尤其是钱财,第二,我给她治病只能是尽力,如果在一段时间后我觉得无能为力的话我会把她送还给你,第三,发生跟她有关的任何暴力事情都是与我无关的,但是我会尽我一切的努力保护好这个病人。”
  
  他们这根本就是欺负老实人,我相信他们第一个想要送交的就是医院,但是前提是他们必须找人交付巨额的医疗费用,而且我估计那些医生也不愿意去照顾这么没底的一个女孩。我能接下这个女孩,并不是脑子一热,也不是真的被这个叫李晓东的警官说服,而是我只觉得这个女孩可怜。那些医学宣言我可不只是读读而已。
  
  “好。方大夫真是好人呀。我现在马上跟你去办手续。”李晓东以十分精明的语气跟我谈着,似乎我的回答令他很意外,他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爽快的答应。终于让他放下了一块心病。这个女孩在一个月前就被记者盯上了,如果再不想个妥善的办法,记者很可能会把这件事情暴光,如果这个女孩真的是部队上军官,那么等到女孩恢复的那一天警察局和医院很可能背上一个骂名。所以这件事情还是隐晦的好。
  
  “都这么晚了,你不会这么急吧。”
  
  “好事不能托。”我能够从这个李晓东的眼睛里看出来他是怕我变卦,哼,这些警察办事真让人担忧。

 

  我回过头,一脸狐疑的看着小乞丐,嗯,的确有点眼熟的样子。

  小乞丐横穿公路跑了出去,迎面冲来的黑色轿车眼看就要撞上了小乞丐。哇,这么火暴的性格太令我意外了。她是整的哪样呀?我从没见过有一个小乞丐像她这样疯狂的,虽然我在地铁上见过许多伪装的乞丐。

  我也冲了出去,在轿车开过的一刹那,我推开了小乞丐。这个人绝对是少根筋那种类型的,脑子一定不大好使,不然的话怎么会傻到真的死。还好我动作够灵活,在推开小乞丐之后,黑色轿车飞驰而过。我只是被擦伤肉皮。皮肉这伤对于男人来讲连个毛都算不上。

  这一下围观的众人更加不解的看着我,那眼神好像就是我跟“她”一定有着纠缠不清的关系。再看看小乞丐,她站起身子,甩了甩手。从马路的另一头横穿着过去了。

  她真是想死呀。如果我不拦着她,没有人能说我什么,即使那些围观的群众再对我抱怨,而当他们知道了我真的不认识她的时候也会同情我的。因为我真的怕被人讹上。我是一个普通人兼好人。

  可是那样却会令我的良心受到谴责,因为我是一个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使命。我不管这个乞丐是不是真的神经错乱。

  我紧跟在那个小乞丐的身后,任凭车辆在我们身后疾驰而过,她的脚步丝豪没有停下的意愿,没想到我第一次有性格的“追女孩”居然是这种场景。我相信我之前的那些女友绝对不会想象得到我会在这种情况,以这种状态去追一个连一面都没有见过的女孩。

  汽车的鸣笛声闯进了我的耳朵,那些好心的司机大哥看到小乞丐的横冲直撞马上停了下来。

  一个穿着并算不时尚的我去追赶一个乞丐,是谁都会想到是她偷了我的东西。惊险的一幕再一次发生了。她突然倒了下去,狠狠的摔在地上。看着她身上溅出的鲜血,我想起了什么。这是一个女孩,是一个火爆脾气的女孩。

  我迅速的把她扶起来,好在她只是碰伤了胳膊,胳膊上有几点淤青,敛开她的长发。冰雪如玉的眸子里透着纯真的雨露,粉嫩的脸旁挂着那似笑非笑的动感,如雪的肌肤已经在肮脏中暗然销匿。

  这……这不就是那个“鲜血”女孩。

  我的右手搭着她的脉,没大碍,只是因为心情的波动脉相一时间混乱不堪。脉相是不可以欺骗人的。除非那种至高境界的大师。我能从他的脉相中感觉出她是一个十分单纯的女孩,不过她的思维好像陷在某一个点上无法自拔。

  这时候两名警察叔叔已经赶过来,我轻轻的揽过小乞丐的身子。“你们谁能帮我叫一辆出租车,我得送她去医院。”

  “方大夫,怎么是你?”那名被我冠之以“警察叔叔”的小伙子跟我说。

  “是晓东呀,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楚,我先救人。一会再跟你解释吧。这女孩怕是脑子有些毛病。”

  “我没毛病。”不知道是这女孩故意装的还是这女孩早有预谋,她死死的揪住我的上衣,说是死死的揪住那也只是因为我都觉得有点窒息的感觉。

  “我不要去医院,我要回家,回家。”

  “好好好。回家回家。”我安慰着她,我从来不跟病人计较什么,我想她已经能够够上精神病的范畴了。对于这种疾病,说实话我还没有太大的研究,更直接点来说我根本就是无能为力。

  在两名警员的协助下我花了好大力气才把那个先前的“鲜血”女孩从我的身上移走,在她从我身上撤离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她那幽怨的眼神,也许是她先前受过什么感情冲击以至于让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投注到了我的头上。如果真的有一个女人这样对我,也许我会无反顾的爱上她。不过,那些幻想只是在我的脑子里一闪而过,我还没有帅到让一个漂亮女人着迷的地步。

  警察迅速翻看那个女孩的记录。在登记簿上没有找到女孩相关的资料,据李晓东跟我透露说,也许这个女孩根本就不是中国人,至少他不是中国国籍。不要过考证一下也有一定的困难,因为她的身上没有任何证件可以证明他的身份。他们还跟我说这个女孩脾气很爆躁,在上一次的住院中她打晕了护士跑出了医院。而且还毁坏了不少医院的设施。

  “居然有这样的女人这孩。”我开玩笑的跟李晓东说着。

  正在这时医院打电话过来,说是那个女孩又处于躁狂状态了,而且她的那种状态已经升级,连她的主治大夫都被她摔在地上。我开始想起来一开始认识这个鲜血女孩的时候,她力气真的很大。

  李晓东看了看左右没人,神秘兮兮的跟我说:“方大夫,据我的上司说这个女孩有可能是军官。因为她的身体要比正常人强壮许多。我们正怀疑她是不是哪个部队走失的军官。如果是那些特殊部队的军官,也有可能查不到她的信息。”

  “你怎么就能肯定她是个军官,说不定只是个小小的警员,又或者是一个士兵?”

  “你见过有哪个士兵有她这么大的脾气?这件事我只告诉你一个人。是因为我们上司刚才打电话过来,让您协助我们完成这项任务。因为从表面上来看,你是惟一能够对她有‘震摄’作用的人。您又是医生,相信对她病情的恢复也是十分有帮助的。”

  有没有搞错,他们该不会让我在家里养个疯子吧。我十分鄙视的瞅着跟我交谈的李晓东,这没心肝的。亏得我对他爸妈这么照顾,要不是我,他爸的老胃病估计还停留在疼痛难忍的地步。他就算不感激我也不应该把一个疯女人往我这里送。

  “我知道这件事有些困难,方大夫您是好人,更何况她是个病人,您不会跟病人计较吧。再说了据我所知她怎么也说得上是一个富家女,等她好了以后肯定感激你,你还怕没钱吗?这年头谁会跟钱过意不去,除非是个傻子。”

  听他的语气今天这件事我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怪不得好些人对这些冠之以警察叔叔的人没有什么好印象呢。

  “再说了她是个美女,……”

  我想接下来的话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了,人贵有自知之明,我还知道以我这样的“货色”还够不上美女的资格。不过我倒是愿意尝试一下治疗精神疾病的乐趣,最起码可以让我单调的生活添点色剂。而且我根本就觉得这世上还没有我瞧不好的病。

  “行了。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头,第一,我不会要她的任何施舍,尤其是钱财,第二,我给她治病只能是尽力,如果在一段时间后我觉得无能为力的话我会把她送还给你,第三,发生跟她有关的任何暴力事情都是与我无关的,但是我会尽我一切的努力保护好这个病人。”

  他们这根本就是欺负老实人,我相信他们第一个想要送交的就是医院,但是前提是他们必须找人交付巨额的医疗费用,而且我估计那些医生也不愿意去照顾这么没底的一个女孩。我能接下这个女孩,并不是脑子一热,也不是真的被这个叫李晓东的警官说服,而是我只觉得这个女孩可怜。那些医学宣言我可不只是读读而已。

  “好。方大夫真是好人呀。我现在马上跟你去办手续。”李晓东以十分精明的语气跟我谈着,似乎我的回答令他很意外,他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爽快的答应。终于让他放下了一块心病。这个女孩在一个月前就被记者盯上了,如果再不想个妥善的办法,记者很可能会把这件事情暴光,如果这个女孩真的是部队上军官,那么等到女孩恢复的那一天警察局和医院很可能背上一个骂名。所以这件事情还是隐晦的好。

  “都这么晚了,你不会这么急吧。”

  “好事不能托。”我能够从这个李晓东的眼睛里看出来他是怕我变卦,哼,这些警察办事真让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