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二章 抢救
第二章 抢救



更新日期:2014-06-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这个人嘛,也许是因为年龄的缘故,早已变得有些麻木,我喜欢随缘。就像《红楼梦》里的那句话:“命中有时终需有,梦中无时莫强求。”所以对于病人我从不勉强。如果倒退三年,也许我会义无反顾的扑上去救助这个“鲜血淋漓”的女孩。
  
  其实我并不是麻木,只是瞅着这女孩有点可怜还有点心里怪怪的感觉,虽然我还并没怎么瞧清她的脸蛋是不是好看。
  
  我也不知道幸运还是怎么的。紧接着就听到人群中有一个人大声说着。“你不是方大夫吗?”
  
  祖国的首都真的很大,有时候我想在地铁上会偶然碰见某个我很想见到的人,虽然地铁只有那么几条线路,但你若想在地铁上碰见那可难了。不过在某些领域里这个诺大的首都也会缩小它的势力范围。我这个名不经传的长相还是被人群中的老大爷认了出来。
  
  随着那句话以及那人眼神的定位处,我被众人锁定了,我知道我是没有办法逃避的,我跟这个“鲜血”女孩“终于”可以有一次正面的接触了。 
  
  扶起“鲜血”女孩的漂亮女人疑惑的看着我,我当时就觉得不仅是她,似乎这里所有的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瞅着我。我想他们该不会在这个时候把我和“白衣杀手”联想起来吧。在救人和名声上我并不选择名声,但名声对我同样重要。
  
  我是医生,是一名中医师。我医治过好多人,不过还是老人居多,因为年轻人很少去吃我的苦涩汤药,他们也害怕看见我手里那根又细又长的针。对于年轻人来说吃中药和针灸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呀。
  
  我漫步在众人让开的“小路”,感觉到一股尤然的重任。
  
  对于医生这个称呼我并不喜欢,即使我自己本来也是一名医生。因为医生这个名字确实在人们的嘴里迸发不出什么好名声。而且有的时候我竟也讨厌以医生自居,我更喜欢人们把我看成跟普通人一样。不过当我的“老毛病”发作的时候却总愿意向我周围的人散发中医的“精神”。
  
  我看见那个漂亮女人还在用惊诧的眼神瞧着我,别说是她就连我自己都难以置信自己居然是个中医。将近三十岁的我还长着一副骗人的脸,不管是谁见到我后绝不会把我和“三十岁”联想起来。在许多人眼里我还是个孩子。
  
  我瞧了瞧“鲜血”女孩瘫软的身躯,身高应该在160cm左右,比我矮一点,我们两个走在一起,应该刚刚合适。我不是一个下流的医生,我能够瞬间从“鲜血”女孩的身上想起这些也只是证明了我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并没有因为我的职业而使自己变成一块“传说中的”木头。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个女孩应该头部受震,因为我看见他头上的血渍是从她后脑流出来的,而且她的前额受伤。胳膊上有被利器划伤的迹象,腿上也有轻轻的划痕,当然这并不代表有人跟他恶斗了一场。通过这些现象我几乎想到了之前所发生的一幕。
  
  这个很富有的“鲜血”女孩开着一辆十分诱人的奔驰跑车驰聘于宽阔而又明亮的路面上,当然她的心情并不舒畅。她想在风驰电掣间挥掉他心中的不快,所以她几乎把所有的“红灯”都看成了通行的信号。也许是由于车速惊人,又也许是“鲜血”女孩对于爱车的驾驶技术欠佳,在急转弯之下速度慢了下来,不巧的是被后面的一辆车追尾,紧接着一辆出租车紧逼而上。
  
  当然“鲜血”女孩出事的时候,安全带还在手边垂着。女孩从车子里飞了出去,但很快女孩就有了意识,不知道什么原因她没有停留在现场等待“警察叔叔”的到来。
  
  我想只有小部分原因我没有搞清楚。能够说出这女孩“生病”以前的故事也是中医之所以厉害的一个方面。
  
  我还可以从“鲜血”女孩若有若无的脉相中看出这是一个受惊且感情多变的女孩,而且她所受到的惊吓绝对不是一场车祸能够相比的。
  
  至于她的性格嘛。也许是职业的原因,我对于有些东西在无意识的时候就已经观察到了,又也许是她富有的原因,所以对跟她有关的信息搜寻的比较多。我哪知道在我救治她之后会不会有后续“情节”呢。她的性格比较外向,也许比我见到过的所有女孩都要外向。不过在他的心脉里感知到一点点的异常。不过我不是十分确定,因为经过车祸的缘故,她脉象细微的变化并不能说明什么。也许这个迷团我永远没有机会向她说明。
  
  我掐按着他的人中穴。这是人们最惯用的急救穴,此外还有一个叫“郄门”的穴位,这也是十分灵验的急救穴,不过跟人中穴相比,掐按这个穴位需要更多的专业性。我一边旋转着她的手腕一边在他的郄门穴上重重的掐按。
  
  气这个东西在中医里面自古有之。我可不是那种神神叨叨的人,我更不会把自己吹嘘成华佗在世,但是气这个东西的确神奇。在我“气场”的影响下,“鲜血”女孩轻咳了一声。轻轻的摇晃着幼小的脑袋。
  
  我听见人群中“嘘”的一声。还有几个人在说。“看不出还有两下子。”
  
  毕竟让一个这样重伤的女孩苏醒,可不是任何一个大夫空手能够做到的。“你醒了没?”我用几近关慰小孩子的话对她说。
  
  不是因为她是女人,更不是因为她富有,也不是因为她可能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只是因为我对待每一位病人都是如此。
  
  扶住她的那个漂亮女人也对他投出了欣赏的眼神。
  
  “别动。”我提醒着那个扶住她头的漂亮女人。“她头部可能受了点震荡。”
  
  我试着拨开女孩的头发,这张脸可并不怎么好看,原因是已经被摔伤,而且左颊上竟然有伤,虽然不深,但极容易留下疤痕。对于脸上有疤的女孩我总是心疼的。我转过头。
  
  “鲜血”女孩显得心情十分沉重,她布满血渍的小手一下抓住我的衣领,鲜血已经染上了我的衣服,我还是很难想象她为什么突然间抓住我。她缓了缓气力,我听见她急促的呼吸越来越沉,胸腔里面的压抑已使得她不能马上说话。
  
  “你……你不是不要我了吗?”“鲜血”女孩道出了惊人的一语。
  
  我敢说她说的绝对错误,因为我不知道女孩说得什么,也许她把我当成了另外一个人,但是人群中的少部分还是对我投来抱怨。我知道现在她一定是神智不清。
  
  “小姐,麻烦你松手,我不认识你。”我想站起身来,120估计已经以“十分惊人”的速度在赶来的。“鲜血”女孩的后续工作我想就该交给真正的“医院”来处理了。我这个“赤脚”医生是“不够格”的。
  
  可正当我站起来的时候,她再一次拉住了我,没想到这么柔弱的一个女孩竟然力气也不小,我真怀疑他是不是干过女兵一类的职业。我的浅蓝色上衣被她扯着,我也不知哪根神经错乱了,竟然脚下踉跄一下摔在地上,更不巧的是脑门也碰在马路牙子上,那个鲜血迸流呀。这小妮还真烈。
  
  听着似近似远的急救车的声音,已跑过来两名带担架的医生,他们也已瞅见了在地上“有伤”的人。不过他们听说是一个女孩。
  
  可我流的血量一点不比这女孩差多少。
  
  “这里怎么回事?”
  
  我看见这名穿着“白衣”的“天使”把目光投在我这里,不是因为我伤得很重,只是因为我流血很多。
  
  “是她。我没事。”我接过那个漂亮女人递过的一张纸巾捂着头,本想轻松的“逃开”。
  
  你知道我今天可有多倒霉了吧。
  
  “你别走。”女孩狠狠的放出一句话,关键狠的不光光是一句话,她看到我跑的时候几乎是跳了起来,紧接着她从我身后把我推倒在地上。“我不活你也别想活。”
  
  这女孩劲真不小,要不是有人扶着我还真又被她撞到了。想必两名“白衣天使”已经明白我伤势的来源了。他们拦住还要意欲向我袭击的“鲜血”女孩。
  
  “你们认识?”
  
  “我们不认识。”我很确定的说着。不过此时两名警察也已赶了过来,他们好像是冲我来的,因为众人只把我和“鲜血”女孩围在中心。在两名“白衣天使”、“鲜血”女孩和我之间最有威胁能力的就是我。他们不盘问我盘问谁。
  
  “到底怎么回事?”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警察质问我。赶情我现在成了“嫌疑犯”呀。
  
  我在众人眼神的带领下把刚刚发生的一切述说一遍,等到我问那个“鲜血”女孩的时候,他又神智不清了,甚至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她的手太倔,还死死的抓住我。
  
  好不容易才从那个“鲜血”女孩魔掌中挣脱出来。
  
  “请你跟我们回去调查一下。”
  
  调查?我是五好公民,不仅没有给国家找过任何麻烦,还在为中国人的健康日夜操心,怎么可能会调查到我的头上,不过我仍然相信中国的警察是全世界最棒的,他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把我带到警察局以后对我施以私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