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六十八章 噩梦
第六十八章 噩梦



更新日期:2014-09-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睡觉是一种享受,尤其是像我这种情况,王静只有睡觉的时候才不会打扰到我,盯着电脑发呆,这已经是我的经常性的习惯。已经有好些时候我不会这样了。因为有可怡的存在我很少有思索问题的时候。而且每天可怡都霸占着电脑,她只爱看一些脑残的韩剧。然后有的时候就哭得个稀里哗啦,最让人气愤的是我也得哭。

整个屋子里静悄悄的,可怡的屋子里没有半点声响,显然王静睡觉还是很轻的。在之前的时间里我又给可怡打了几次电话,她又不接。王静说得对,可怡就是要故意躲着我。

翻翻手机已经半夜十二点钟了,可是我一点睡意也没有,非旦没有睡意而且精神力相当充沛,也许是今天白天睡得太多的缘故吧。无聊的翻看着电脑里的白痴图片,一遍又一遍的看了看些无聊的东西。终于我也忍受不住睡魔的侵袭。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慢慢闭上双眼,心里偶尔会有轻松的时候,可怡不在的日子里虽然身体上会轻松一点,但是心里的寂寞却无处诉说,而且我还不知道这十天的生活该怎么渡过。

我不是一个悲观的人,但同时我也不是一个特别能看得开的人。有时候感觉自己很渺小,因为我已经不具备宏大的理想,在我的思维里也不想着成为大英雄之类的。无数次的事实告诉我,做英雄真的太累。人们往往看到的是英雄的光茫,但并没有看到英雄的付出。我儿时的许多梦想,也在现实的生活中给揉碎了。如果说现在我还有什么理想的话,那么就是可怡了。

把女人当成梦想虽然说不上什么光彩的事情,但最起码我觉得这个梦真实。

梦分很多种,有的梦可以让我们兴奋,有的梦可以激励我们,有的梦可以让我们联想许多事情,有的梦可以让我们知道自己的心态,还有的梦可以让我们害怕,那就是我们常说的噩梦了。

我没有噩梦,当然以后也不会有,我害怕黑暗,更害怕孤独,然而在没有可怡的时候,我却一直是生活在黑暗与孤独当中的。没有人能够体会到我的感觉,对于北漂一族的我,没有朋友,没有知己,更没有半个亲人在身边,我只是靠着一点微末的医术在北京求生。我不善长交际更不擅长谈判,我显得与现实社会格格不入。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下我都在努力的去融入这个社会。其间的辛苦又是谁能够了解的呢。

有梦才会有舞台,可怡,十天后见。

迷迷糊糊的听见屋子里有脚步的声音。我睡觉有个习惯,只要是我真的睡着了,就算打雷我都听不见,我相信可怡已经领教过我这个特点了。觉得自己的胳膊很沉,迷糊的清醒了一下。看着睡意充足的王静挂着一脸恐惧的神色。在这种情况下我是没有心情猜测对方的心理的,因为我需要睡觉。

我下意识的告诉自己,这是什么情况,这不是可怡这是王静。我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这个美若天仙的王静竖在我的面前。一对双眸掩盖了无数睡意,劳累的样子已十分突显。她穿着可怡的睡衣,头发篷乱着有着格外的一种韵味。脸上有点委屈,又有点大惊失色。看着我睁开眼睛,很难为情。

因为一个女生擅自跑到一个男生的房间里多少有点让人理解不透,别说是他就连是我都觉得十分奇怪。

“怎么了,王静?”

她们女孩子就是事多,有些人换个环境就睡不着,我可不,只要我因了,任何环境下我都能睡着,这也是身体好的一个象征吧。

王静歪了歪小脑袋,看着我,她那脸上挂着的不再是霸气,没说话,然而眼泪却好像要掉了下来。

“怎么了,王静,别哭,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我做噩梦了。”

梦,还噩梦,好多人都会做噩梦的,而且我觉得噩梦也并不可怕,你只要不把它当回事不就行了吗?再说梦都是假的。

“什么噩梦?”

“噩梦就是噩梦,我不告诉你,你也不许问。”

女孩就是奇怪,问问都不行,不问就不问,我好希罕吗?

“你经常做噩梦吗?”

王静没再说话只是点点头,我让开床边让她坐下,看着额头的汗珠我开始意识到真的是梦魔侵扰了她的休息。我听可怡说王静可是一个人,因为她是孤儿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就是这样才养成了王静十分怪异的性格。

我打开灯,屋子里一下子亮了起来。

“不要开灯,我喜欢黑暗。”遵照王静的指示我只好把灯又关上。

我坐起来陪着王静一起发呆,眼皮也在打架,我是一只正常睡觉的动物,零晨几点钟的时候我一般情况下是在睡觉的,王静的闯入扰了我的好梦,而且我觉得她不会马上离开,她至少会等到她的恐惧消失了以后。

“哥,你做过噩梦没?”

“没有。”

“哥,那你说人为什么会做噩梦呢?是因为做了什么亏心事吗?还是因为老天就要惩罚一些人。”

“这个……”这让我怎么回答。“这个我只能告诉你从医学的角度来讲是怎么回事。从医学的角度来讲一个人如果胆经不畅的话就会经常多梦,而且一般情况下还是噩梦。”

“胆经?我胆不好?”

“你不懂的,不是胆不好,而是功能失调,说多了你就更不懂了。”

“哦。”王静半懂不懂的想了想,她突然又问,“我怎么会这样?”

“出现这种情况一般来说是因为经常太晚睡觉的缘故,不用想就知道你以前肯定经常太晚睡觉了是不是?”

“这倒是。那怎么治?”

“我觉得我明天更有信心告诉你,你看我,两只眼睛都在打架呢,没事你就回房睡觉吧,噩梦不会再来了。”

“我偏不,我一闭上眼又会做噩梦的。”

“那怎么办?你一晚上不睡觉?”

王静瞅了我一眼,然后乖乖的走掉,这才像样嘛。大家都睡吧,睡觉的时候多幸福。希望她不要再打扰我了,我可受够她了。她比可怡还能折腾。

嗯。不对,听着王静的脚步声又向我的屋子里走过来。她要干嘛,把被子都拿了过来。

“我要跟你一起睡。”

她不是吧,她是在坑我还是在坑她自己。我马上又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这怎么可以?”

“喂,你有没有良心,是我在搓和你跟林主管两个人。我不会害你的。只是有你这么个男人在身边我就不会做噩梦了,你别想歪了,你以为我真那个什么呀。你可以不答应我,当然我也不能威胁你,但你心里能过意的去吗?我最怕噩梦了。”她一边说一边把被子扔到我的床上。

“好吧。”我免强的答应了。

“你给我一只胳膊。”王静刚刚躺下。

“给。”我把身体离得王静很远,以免跟她产生不清楚的纠纷。

“我都不怕害,你害怕什么?你还怕我半夜里起来吃了你。嘻嘻。”

“你知道男人是很难控制得住自己的,万一我真控制不住怎么办?”

“谁知道?我就是要替林主管看看你这个男人有多大的定力,定力不够的男人我反正是看不上的。”

“哦。那好吧。我们都睡吧,睡着了就什么都不想了。”其实我哪里还睡得着,如果你身边躺着一个美女,你能睡得着吗?作为男人其实我可以随时把我身边的王静拿下,不过我们的关系就有些复杂了。

人类还真是麻烦,偏偏会有性欲的干扰,在黑暗迷离的光线下我瞅着王静,她的脸蛋虽然看不清,但是如果把这样的女人当老婆一定会很舒服,最起码她是个很有责任心的老婆。王静和可怡到底想做什么,她们确定我这个男人经受得住任何考验吗?对于这层层的考验我都对自己没有信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