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五十五章 回途
第五十五章 回途



更新日期:2014-09-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方言不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当然更不是一个可以大富大贵的男人。曾几何时我也想象过自己会有出人投地的一天,例如像超人一样的拯救地球,又例如像星际战士一样的保卫家园,但那可能吗?不现实。也许在每个男人的骨子里都有着那么一点争胜的心理。不过长时间的生活将我的理想磨平了。平淡是福。

对我来说不管是可怡还是丁丁都不太现实,以常理而论,不管是她们哪个女孩子也不会瞧上如此木讷的我。我能够得到这两个美女的欣赏不知道是我的福气还是我的灾难。喜欢美女通常是我们这些丑男的心理,但是被美女喜欢却又令我们这些丑男意外。

如果你的长相并不咋的,如果你的外表并不出众,如果你没钱没车没房,那么你觉得你有可能同时被两个富家女孩喜欢吗?现实是残酷的,这绝不可能。

我搂着丁丁,像自己的妻。但不敢过分,心底对可怡那份执着还没有放弃。男人在享受的时候很少去想自己是多么讨厌的一种动物。男人在花心的时候也绝不会觉得自己是个花心的男人。所以这世上才会有越来越多的小三出现。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可以对丁丁采取下一步的行动,但是什么,我说不太好。搂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已经是至尊的一种享受了。我望着远处漆黑的一片,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如果没有可怡,我跟丁丁是不是很顺理成章。也许是的。我是一个很容易被感动的人。没有可怡,丁丁一定会成为我的至爱。

但现在她会是吗?

说句实在话,我并不知道。我不敢保证,在我跟丁丁相处时间很长的情况下,是否还会保证对可怡的那份执着。可怡是一个闹剧,还是一个舞台?

“哥,你可以把我抱得紧一些,因为我喜欢让哥抱着我,哥抱着我的时候才有安全感,只有哥抱着我的时候我才会感觉到哥就在我身边,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很久了。哥,你知道吗?从第一天在医院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虽然那时候我没有成年。你知道一个男人在一个女孩子童年留下的记忆是多么的深刻吗?这些你当然不知道。”

我很感动,我是为自己曾经做了一名合格的医生而感动。我做了医生应该做的事情,但在一个小女孩眼里我却是出奇的伟大。

她是在感谢我,那真的算是爱情吗?

爱情是什么?

是饭。能吃的?还是水,能喝的?或者是像空气一样,我们一分一秒都离不开它。我能够搞得清楚吗?爱情就是两个人在一块过日子吧。

想起这么复杂的问题,我的头就很大,因为我始终以为研究医术比研究爱情容易多了。什么你爱我我爱你的,这到底是什么意境。

“我能够理解一小部份。但是我似乎并不完全了解,丁丁,我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但是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准备。包括可怡的事情我也根本就没有弄懂。”

“我不是说过不许提那个女人的名字吗?我不要听到‘可怡’这两个字再从你嘴里说出来。”

“但是她已经存在了。”我轻轻的推开了丁丁的身子,抱着丁丁的确是一件享受的事情,如果在床上我可以为所欲为,我相信她的一切行为都会听从我的安排。但我同时又庆幸,现在是在荒郊野外,而并非床上。就像丁丁说的那样,有了‘可怡’这两个字就会变化许多。

“我们可以马上让她过去,她必须明白,她只是一个病人,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甚至不能称之为你的朋友。”

我的心猛然震了一下,想想刚才自己做了什么。刚才我居然抱着丁丁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是方言,我是一个老老实实的男人,我对可怡承诺过什么当然没忘,但是刚才我的所做所为是在干什么。我能确定这样对可怡是公平的吗?

摆在我面前的是实实在在的丁丁,只要我点点头,丁丁就是我怀里的美娇妻,只要我点点头,丁丁会毫无保留的将自己交给我,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同时又是一个有目标的女孩子。有这样的妻子,我的一生将是很幸福的。照理说我不应该再要求别的什么。可我不能。我更不能接受一脚踏两船的男人。

“不。今天我们不要再谈论这个问题了。有些答案我整理的不是很清楚,让我好好想想。丁丁,我知道你接受了美国式的教育后思维有点不大一样。其实我蛮欣赏你的,至少你可以放开自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是我不行,我在做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我都会去想,这件事情到底适不适合我去做。因为有许多问题我需要考虑。”

“也包括她?”丁丁楚楚可怜的望着我。

我要敢拒绝这样的女孩那我就是个纯粹的傻子,即使我不答应这样的女孩我都是个大大的傻瓜。幸好,我本来就是个傻瓜。

“嗯。我必须承认他已经存在了。”

“她可以不存在。她可以像水蒸气一样的从你身边蒸发掉,因为她始终有恢复记忆的那一天,而她也有可能忘记你。因为在她的世界里可能根本就不希望你的出现,她只是把你当成了另外一个人。你只是她心目中那个人的影子。你习惯做一只影子吗?”

“我……”

“你不习惯不是吗?”

的确,任何人都不习惯给人当影子。可每个人都是非常尊重自己的感觉的。

“你爱我是不是?”

“爱?”

“就是。即使你不承认,我也能感觉得出来,你一定爱我。一个男人如果爱上一个女人就可以为她做许多事情,而且跟她一定有一种亲密度。只是你不承认罢了。你敢说,你对我跟对其它的女孩子一样吗?”

的确不一样。丁丁在我心里的位置很重要,如果她有事,我一定会尽全力去帮助她,可是这就是爱吗?爱到到是什么东西呀?不要总拿这么复杂的问题扣在我头上,我真的想不太通。女人们也能不能不要总这么低级,她们偏偏要在男人们还没搞清楚什么是爱的时候问他们爱情是什么。

说句粗俗点的话,我他妈的知道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

“心理学家说,如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不知道是不是爱的时候,他一定是爱着这个女人的。因为爱的程度有很多种。有时候很深,有时候很浅。你对我的爱很浅说明你跟我接触的时间不多,我相信如果你肯给我时间,我一定会让你深深的爱上我。”

丁丁挨近了我。我后退了一步,我还是喜欢比较被动的女孩子。

“别害怕,我只是比别的女孩子胆子大了一些。我只是在追求自己的幸福。哥,当你吻我的时候,你就会什么都不想了。因为你会在那一刻爱上我。”

吻。吻是一种很特殊的动作,它代表着两个人有着更深层次的沟通,我真的可以背着可怡去吻别的女孩子吗?我相信可怡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绝不会看到我在这种地方吻着别的女孩子。

“丁丁,你给我点时间,我好好想想。我们该找个洞子好好睡一觉,我想等到明天我清醒的时候我就会想明白一切的。”

“好。我给你时间,因为我知道不管给你多长时间,最后我都一定会披上婚纱当上你的新娘。陪着你,守着你走完一生的那个女人一定会是我。”

“丁丁,其实我真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并不优秀,一点也不。”

“当你知道自己爱上的那个人并不优秀,你还深爱着他的时候你就会明白原来自己也搞不清楚,哥,你难道搞得清楚自己要爱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吗?”

“可你是千金小姐。”

“现在是千金小姐,但以后你要换个称呼,你一定要叫我老婆。”

老婆,这也太快了吧。天呀,瞧瞧我今天跟丁丁都谈了些什么,主动一般都是男人的代名词,为什么会发生今天的事情。每一句话,每一个行为似乎我都处于被动。

丁丁喜欢我是真的吧。

可怡不在,我根本无法判断医学以外的事情是对是错,只有可怡在的时候我才能有一两点的自信。我猛然间发现,给人看病简直就是白痴能干的活。而谈恋爱的男女的智商简直就是高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