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五十二章 长城有多长
第五十二章 长城有多长



更新日期:2014-09-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从此我得出来一个结论,女人都是这么小气的,连一向最大度的可怡也不例外,一向活泼的可怡那天晚上几乎再没有跟我说过话,只是因为一个电话吗?晚上睡觉的时候,可怡翻来覆去的,我叫她她都不理我。我觉得她没有叫我马上滚开已经很不错了。我确定在她心里正思索着什么,可是她不会告诉我。
琪琪的故事在此处划上个句话是对我最大的恩赐了,因为我觉得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可怡对我失望了。我明白拥有可怡比我拥有任何一件珍宝都要贵重的许多,不管她是不是千金小姐,她在我心里都占据着不可动摇的位置,只是有的时候我会痛恨自己,为什么不会哄她开心。
我是一个嗜睡如命的人,并不是说有多爱睡觉,而是我真的睡觉以后就休想让我醒来,不过这一晚我却不怎么安生。我觉得可怡一晚上都是睁着眼睛在睡觉的。或许来说一晚上她都没合眼。对不起可怡,我以后再也不会跟其他的女孩子走得过近了。不管是因为什么,让自己的女人担惊受怕就是那个男人的错。
早晨我早早的准备好了早餐,希望能将昨天过错弥补一下。怎么知道可怡对我的好意很冷淡,从她面部的冰冷表情中,和从她举止的冷漠中我几乎能够感觉出来她还在生气,而且这气愤绝对不会在短时间消失。
我低着头,连正眼都不敢瞧她。我心爱的可怡,你不要像其他的女孩子那样,过不几天你就要给我下场暴雨。区别就是人家的女朋友生气总是风雷大作,可怡却是阴沉着脸,不跟我说话也不多跟我交流,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
像往常一样,她乖乖的去上班,区别只是她忘了跟我说声再见。我该用什么来让可怡开心呢。送花,还是送香水,但似乎这个都不行。
由于可怡的原因,连我的心情都一落千丈,如果我知道因为琪琪这个名字会让可怡这么不开心,那个电话我宁愿不接,或者我该把我和琪琪的全过程和盘托出。
还没到医院,就接到了丁丁的电话,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方大夫,你不守时哟?”
“什么?什么不守时?”我根本不知道这丫头在说什么,她调皮的声间倒是缓解了几分因为可怡而沉闷的心情。
“喂,你不是答应我今天跟我去长城的吗?怎么忘记了?你是想把我一个小姑娘晾在一边还是想跟我说你从来没有答应过我这件事情。”
“啊。”糟了,我刚想起来今天是星期日,那天我可是丁是丁卯是卯的答应过丁丁今天要陪她去长城的,我如果说今天不去,那么对我个人的声誉绝对是个不小的打击,而且我觉得男人既然应过的事情,就要尽量做到。不过对于我来说已没有什么周末了。因为我的病人也不可能周末休息。
咦,可怡怎么回事。可怡今天休息,怎么?她怎么回事?我这个糊涂蛋,居然忘了可怡今天是休息的。不过看她出门时的打扮,应该是去上班呀。怎么不是吗?那她去了哪里,她都没有跟我说的。平常时候,她去哪里都要跟我说一声的,而且有的时候她还要让我去帮她拎东西。我觉得我这个守护天使挺合格的,为什么今天可怡淘汰了我。
不过今天是我该把和丁丁的约定弄完的时候。
“怎么会忘记呢?我都记得呢。”正走在路上的我突然返回来,去长城当然要换件衣服,最起码不能让我走路太累吧,旅行包也是必不可少的。
“那我来你家接你吧。”丁丁提出了要求。
“我觉得我们去旅行,两条腿就够了,你觉得有必要开车吗?”
“我听你的,那我走路到你楼下。”
“你觉得我一个大男人让一个女孩子来接我,我还有脸出去见人吗?说出去叫人笑话怎么办?”
“你们男人事真多,方大夫也一样。”
“这种事情好像一般情况下都是男人说的话,你怎么这样说我?不会觉得我脸上挂不住吗?”
“嘻嘻。我就是瞧着哥你太老实了,欺负欺负你,怎么样?我没有像嫂子那样欺负你吧?”
“她?她怎么会欺负我?”
“别死不承认了,凭嫂子那么聪明的人,你只有挨板子的份。”
可怡得是有多聪明呀。连刚刚见面的丁丁都知道她是个绝对聪明的主,我是不是该想到了什么。当然可怡瞅过任何一个跟我有关系的女人,都会将其视为敌人,当然也会用她最机灵的东西告诉对方,我是她的,任何跟我有过关系的女人都是被她拒绝的。
丁丁想必是吃了可怡的亏,但我怎么就没发现可怡有这样的长处呢。
我翻箱倒柜的翻出来许久不穿的衣服,踏上了跟丁丁约定的地点。临走时我还不忘给可怡发条短信。
“丫头,我错了,哥回家给你好好认个错,你别不开心了,哥看着都特别难受,那简直是难受死了。你不开心,你想哥能开心得了吗?我都觉得自己犯了有史以来最大的错误。我多么希望可怡会像以前一样那么活泼开心。爱你的混蛋。”
地铁上我久久的等待着可怡的电话,或者她只给我回一个短信都行,但是没有,一直没有,今天的天气就像我的心情,不是很阴,但却不怎么和善。
天边飘来阵阵云朵,不是白色的,但也不是黑色的,说不太好,总之行今天的行程应该不太顺利。
等我赶到跟丁丁约定的地点的时候,丁丁已经在那里等我了,我确定她一定是开车去的,然后车子又叫别人开回去了。像她这样的千金小姐一定不会真的去坐地铁公交车。
看到我丁丁向我打了声招呼,并且抛了一个很漂亮的微笑,我看见几位黑车师傅向我抛来鄙夷的目光。他们心里一定在想,我是如何搞到的这妹子。不过我想说,他们也只有羡慕的份。
女人生得好看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谁在一起。我的穿扮还不能令许多人把我当成富家公子,因为富家公子不会像我这样。
最起码他们应该开起自己的跑车,身边也应该有自己的一些狐朋狗友。
而我的长相绝对跟医生这种比较沉稳的职业有很大的关系。
嘿嘿。医生就是医生。几乎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哥,你来了。人家等你好久了呢。”
“你开车来的?”
“谁开车来的?坐公交,你不让我开车我哪敢呀?”
旁边的黑车师傅注意着我跟丁丁的谈话,他确定我跟丁丁只是一对刚刚毕业不久的年轻男女,但是他的表情似乎是在说装什么富,还不快打车走。
“公交?你的公交怕是在北京找不着几辆,而且速度很快,站牌也少得可怜。”
“讨厌。我怎么知道北京的公交这么慢。反正我就是坐公交来的,你要是问我坐的哪趟车,我忘记了,公交车这么多我哪数得过来。我刚从美国回来,对这里的生活不适应。你不要说我哟,我会发脾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