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五十章 琪琪的初现
第五十章 琪琪的初现



更新日期:2014-08-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男人需要女人不仅表现在生理方面,更表现在生活方面。男人现实女人同样现实,但有的时候男人和女人这两种动物又非常惟妙,因为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他们的身上都有着非常复杂而又多变的性格。

我是无法相信可怡能够宽容到如此的地步,许多女人会像可怡一样,大度的原谅一切自己男人犯下的错事。女人可以为了自己的男人做任何事情,当然也就可以为了自己的男人做出任何退让。我的心思没有白费,可怡被我彻底征服了。要知道享受一个完整的可怡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呀。

一直以来我的担心终于放了下来,可怡是属于我的。哪怕她现在恢复记忆,也不能改变她对我的看法。可怡她得依靠我,而我这个男人也确实能够让可怡这样的女孩子依靠。男人就是喜欢女人,是一种见了喜欢的女人就变得弱智的低级动物。

我爱抚着可怡的长发,长发飘飘的可怡依偎在我的怀里,此时的我们已经透明化,我再也不用为了掩饰我跟可怡的那种不正常的关系而躲躲闪闪,我再也不用怕可怡知道事情真相后对我不加信任。

“老公,你要永远永远都对我这么好,不许以后我变成老态婆以后你就把我甩一边。”

“嗯。我一定不会的。”

“你也要永远永远都只许爱我一个人,不许爱上别人,不许看到别人长得漂亮就见异思迁,不然我一定不会饶过你的。”

“嗯。我一定不会的。我只爱你一个人,一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男人的承诺是不是好像放屁一样。如果是我在清醒的状态下,我想我不会说出这么弱智的话,但如果是可怡问到这样的问题,我想多少次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因为女人的思维跟男人的思维不太一样。女人喜欢听到甜言蜜语,而我站在男人的这个角度上想问题却是男人只喜欢做出来,说出来的东西太不切实际。

“你不许喜欢王静,第一,她是我的好妹妹,第二,她没我聪明,第三,你不能喜欢她,你要是敢喜欢她我就让你断子绝孙。”可怡一边说一边望着我的下体,我早知道这家伙的性格,她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又是王静,又是王静,我几时表现出来我对王静有喜欢的那个意思了。我倒觉得是可怡她自己喜欢王静。当然,女人的小心思有时候让人无法琢磨,但是我大致可以猜出来一点。可怡觉得王静漂亮,文雅,优秀,所以她肯定想我也是那么认为的,所以我喜欢王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是她有没有想过,我对她才是喜欢的要死,换了别人,先别说我喜不喜欢别人,光凭我的长相就能抹杀掉百分之九十九女人对我的幻想。我有的时候倒是觉得可怡是神经错乱了,非要看上我。

“王静跟我没关系。我的好可怡,让我跟你说多少遍呀。退一万步讲,就算我看上人家,人家能看上我吗?就咱这长相,出去能吓死恐龙。”

“嘻嘻。你知道就好。我看上你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份,你能够跟我林可怡在一起,是你占了个大大的便宜。哼,要不是我知道你这个人好得要命,我才不会喜欢你这个丑八怪呢。”

用得着这么挖苦我吗?虽然我确实不咋的,但是也不用那么刺耳的话来说我吧。我多少也是个男人,有着一点自尊心的。

电话响了,谁会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呢。也许是病人吧。

可怡拿起了我的电话,她看到屏幕上显示着“琪琪”两个大字。我并没有跟她讲过琪琪的故事,可是这个女人也是我生命中的女人,也许是过客,又也许是我错失的朋友。

我立马发觉可怡的眼神不怎么友好,我想说的是可怡不应该把每个跟我接近的女人都当成敌人。

“喂,琪琪。”

“老师,是你吗?你在干嘛?”电话那头传来很童稚的声音,声音很具诱惑力,单从声音上就能听出来那绝对是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小女孩。

我想当可怡听到这样幼嫩的声音的时候一定又是在胡思乱想了,因为她贴我贴得很近,眼睛里满是怀疑与思索的意思。她必须要知道我跟她聊天的全过程。

“我没事。”

“我也没事,我就是有点想老师了,所以给你打个电话。我们都好长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是呀。真的好长时间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有一年多了吧。怎么样?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吧?”

“嗯。我还好,你呢?”

“我也还好。你现在还在北京吗?我记得你告诉我你是不会离开北京的,对吧?”

“你的记性真好,我的确说过。你呢。在父母身边,还是在老公身边?”

“嗯。我也就那样,说不上好,但也不算不好。只是现在没有说话的人,就想跟你们聊聊天,现在就只有和你联系,其它人我都基本上不联系了。”

“怎么会?田惠还有你园姐,以前对你多好呀,给他们打打电话,也是挺好的。现在是大人了,不要总耍小孩子脾气哟。”

“谁小孩了?”

“好好好。不是小孩。”

“老师,你以前是对我最好的,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你真的对我好吗?我都不知道,还是别人告诉我的。”

“呵呵。也没有,对你好是应该的,因为你是我的学生嘛。”

“就只是因为这个?”

“那还因为什么?你想多了吧。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没有。我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落难了,老师会不会帮我?”

“当然会,我一定会的,谁不帮你我都会帮你的,因为你是我的学生,一个最令我无可奈何的学生。哈哈。”

“哈哈。那倒是,只不过我这个学生真给你丢脸。”

“没有呀。我不觉得,我觉得你做得很好了。”

“很好,你指的哪方面?”

“各种方面吧。”

“嗯。谢谢老师,我知道还有一个人肯在我失落的时候帮我这就够了。老师,我好怀念以前我们大家在一起的时间。”

“我也是。不过大家现在都有了各自的生活,也不能总想过去呀,我们应该向前看。”

“嗯。老师说得对,跟老师聊天真舒服。老师,那不打扰您了,有事我会给您打电话的。”

“嗯。”

“再见。”

“嗯。再见。”

非常简短的几句话,但望着可怡疑惑的表情,她似乎并不把这段话当成简短的通话。因为我还没有跟她讲过有关琪琪的故事,不是因为我不讲,我总不能把我手机里面几百个联系人都跟她讲一遍吧。

“这个以前是我的学生,在医院的时候,没想到现在还有联系。”

“真的是这样?就没有点其它的故事?”除非你什么都不做,要是做了,一定会露出马角,不管你怎么掩饰都没有用。男人的甜言蜜语会在谎言被戳穿后变得一文不值。也只有自己的女人能分辩出来男人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因为她们在自己男人身上释放的观察力出奇的强大。

“绝对是真的。”

“假的。”可怡给我了一个十分肯定的答复。

“为什么?”

“你跟她说话的声音不一样。”可怡冷冷的说,语气咋突然间变得这么不和谐了,我确定可怡一定是多想了。

不过也是,多想总比不想要好。

“这……”

“没话说了吧。说她到底是谁?”

“琪琪。”

“全名,我要听全名,年龄,身高,长相,还有跟你是什么关系,你有没有曾几何时喜欢过她,有没有想过打她的主意。”

“这个?”

“你说不说。”

“你不要总疑神疑鬼好不好?刚才还王静,现在你又转移到她身上。”

“我看是你才是心里有鬼,怎么一提到她就遮遮掩掩的。刚才你接电话的那声音,我听了都恶心,你自己没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