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四十七章 有故事的王静
第四十七章 有故事的王静



更新日期:2014-08-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我叫方言,是个普通人,在普通人当中我算得上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既不善长打架,也不善长骂人。除此之外我还是个医生,救过好多病人。积德也是有的吧。所以来说我根本就是个好人。有句话叫做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该不会真的就被人欺负吧。连这个小小的王静都能左右我。我是不是太没男子汉气概了呀。或者说,唉,这都是命,说多了都是泪呀。主要是俺家那丫头太强势了。
有个强势的老婆,当然我就强势不起来了。强势的老婆一般都有强势的朋友,我对可怡是恢常的畏惧了。
我觉得好好的一个王静,从他那副不怎么熟练的话语上可以看出来,他是刚刚经过可怡的洗礼才变得这副模样的。女人只有真正倒在床上的时候才会显得很温柔。我想王静也是一样的。男人在想一些低俗的事情的时候会变得很邪恶,当然想想是没有太大罪过的。
“我又不打听你,再说了我打听你干嘛呀?你不要跟可怡不学好。”
“方大夫认为什么不好呢?”
“这个?”
“哦。我知道了,方大夫是说我们林主管是不是太霸道。嗯。有道理。林主管嘛,是有点强势,我王静就不会了。你要不要改投在我的门下?”
都哪跟哪?
“什么味?”可怡这家伙终于推门进来了。“什么东西糊了?喂,你们两个活死人,干嘛吃的呀。”提着东西的可怡一下子跑到厨房里。“真被你们两个人气死了,两个大活人居然让我的排骨糊了,你们两个搞什么呢?”
“是方大夫刚才非拉着我说话,不关我的事哟。”
这不明摆着吗?王静是要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的头上,我可以说也不关我的事吗?在可怡这里好像我是不能说不的。
“也不关你的事吗?”可怡根本就是瞪着我的。她那眼神就好像告诉我,这辈子我吃定你了。逃都没法逃。
男人其实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当女人想要找一个替罪羊的时候,她的男人可以站出来背黑锅。这年头背黑锅的男人可是越来越多了。因为有越来越多的男人都宠着自己的女人。女人们,你们身在福中不知福吗?
女人累了可以休息一下,女人烦了可以间歇性的发一下小性子,女人渴了饿了可以随意挥使身边的男人,男人行吗?当然,不行。男人不是不愿意,男人的肩上有着责任和拼博。为了责任去拼博,为了女人为了家庭而承担责任。
“可怡,是我把它弄糊的。”我瞅了一眼王静,王静表现出很无辜的样子。 
“是光顾了看美女了吧?”
“我身边都是美女,到哪都能看见,我还不至于色到那种地步吧?”
“那可不一定。”王静在一旁搭话到,她肯定是想到了我先前对她的所做所为,我跟她都说过多少遍了,那只是一个误会。误会什么都不代表,就好像小学生做错题一样。我怎么知道那样的事情在女人看来记忆是那么深刻的。
“看吧,没人帮你,吃完饭,我不洗碗,你洗。”
“平常时候不都我洗吗?就今天你比较勤快做饭了,平常你都懒得做饭的好不?”
“我那是让你多锻练一下,这你都不知道。还楞在这干嘛?快去开饭。”
与其说我是可怡的男朋友倒不如说我是可怡的管家,我想这个名字倒更适合我吧。因为我觉得可怡就是为了欺负我而活在这个世上的。
满满的一桌饭菜,要多可口就有多可口,竟有好几样是王静的杰作,在可怡面前打死我也不能凭着良心说话,因为王静做的饭菜确实比可怡做得强太多了。她们两比起来,自然是王静更适合当女朋友。不会做饭的女人几乎不具备吸引力,更何况王静不但会做饭,而且人长得可以。
在我长达一个小时的洗碗过程中,可怡和王静就海聊了起来,女人的八卦就特别多,我不知道那个王静会不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给可怡,如果是那样的话,可怡会用什么法子来对付我呢。
哼。这个王静可算走了,还好今天挺早,不用我打车送她回家,不然的话就算可怡放心我也不放心,王静这丫头似乎也有不一样的地方。本来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而王静不管是普通人还是特殊人,她总有自己的长处。
“别看啦。眼珠子砸脚面了。”可怡提醒我。
汗。小气鬼,可怡在这方面就是个小气鬼,谁看她呀,鬼才会对她有想法呢,我相信就算王静脱光了衣服我也不带多往她身上瞧一眼的。
“我哪有看,我只是在想这小姑娘倒挺好玩的。”
“哪里好玩,是比较适合你吧。说,我不在家的时候到底做了些什么?”
这个死王静,臭王静,真的把我刚才做的糊涂事说给丫头听了。不会呀,可怡应该不会生气呀。而且她几本上也都知道我绝对不可能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出来。
“适合我?什么都适合我?你也就欺负我老实。”
“唉,你老实,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老实人的脸上都写着字呢,你的脸上都刻着色狼两个字呢,你敢说你没有盯着人家王静看。你少抵赖,在吃饭的时候你至少瞅了王静三眼。”
你是不是呀。可怡,你不是吧,我都不知道她看得这么仔细,说不定我用哪只眼瞅的她都记忆深刻。
“看来我是百口莫辩了?”
“我说得是事实,你辩什么?我倒要警告你,你离她远一点,少心吃大亏,王静可不像我这么简单呀?”
我想说的是,我的亲亲可怡,你简单吗?你要简单,那么我算什么?傻瓜还是傻蛋,每次都给你玩得团团传。
“哼,你以为我说笑呢。才没有呢,王静比我聪明。”
这个我倒是没看出来,不过有一点王静的确比你聪明,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看中了我哪点,非要赖上我。
“她?”
“怎么?你不信?我都比不过她的。”
“哦。”我打了哈欠,也许是有点累了。
“美女唉,你一点反应也没有。是不是男人?”
“是不是男人那得到床上再说。”
“下流。你个大色狼。”
“我最多是一只不色的狼。”
“狼也有不色的吗?”
“当然有,比如我。”
“没看出来。”
我可以说是她眼瞎吗?你猜对了,我还不敢直接编排可怡的是非,那不是找死呢吗?我还想不想混了。
“王静胸好,身材好,屁股也够翘,这都吸引不了你?”
“你脑袋瓜想什么呢?光会意想天开。”
“谁呀,本来就是你明明看着人家王静漂亮还不敢出声。男人呀,真虚伪。不过也没有用,人家王静是个孤儿。”
“孤儿?什么情况?”
“看吧,原形毕露了吧?”可怡看着我贪婪的模样,是有点恶心,因为这种时候通常男人没什么好心。最多也只是同情。
“我哪有。快说说,王静什么情况?”
“算便宜你这色狼了。”
“其实王静是孤儿院长大的,从小就没人疼他,大了以后才慢慢的改变了自己,以前她都从来不跟外人说话的。”
孤儿的话就有些对了,看着王静平日里的表现也的确像个孤儿。我听说孤儿的心里疑心比较重,她们对任何事物都表示怀疑,甚至是最好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