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第一卷 > 第四十六章 这纯属意外
第四十六章 这纯属意外



更新日期:2014-08-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王静,这个女孩嘛。可爱,活泼,也懂事,而且我觉得也属于那种可以让男人疼男人爱的女孩。因为作为一个女孩来讲,能够自己肩负起生活的压力是相当了不起的。而且王静这个女孩很要强,从她简单而华丽的外表中就能看得出来。
她和可怡的关系也十分亲密,我就听见很多很多次可怡提到她。这就充分意味着王静和可怡关系的特殊性。听可怡说王静家里条件不好,连高中都没有念完就出来打工,很辛苦,后来自己挣了钱才学了几门技术,现在正在学习英语呢。
我向来对勤奋好学的人评价比较高,因为人活着一定要争气,如果你不想争气,那么存在的价值就不高了。我几乎可以想象出来王静那几近勾人的外表,一个女孩子漂亮到她那个份上是很难得的。不过令我奇怪的是,以王静这么漂亮的外表为什么还没有找到男朋友。
当然我知道可怡是绝对绝对不可能让我打听这些事情的。如果我敢打听,相信我得有好几天吃不消的。不过讨论女孩的私密生活也是男人的一个象征,虽然我是个传统的男人,但是在心里是不能不想的。别看我平时装得一本正经,其实有些事情我还是想略微知道一点的。
进了小区,好像饭香就扑鼻而来了。嗯。真香呀。我的肚子早就饿了。饿着肚子干活是一件最痛苦的事情。更何况像我这种脑力加体力劳动呢。
咦,没人开门,搞什么鬼,居然不给我开门,我反复敲了好多遍咋都没人。可怡这家伙该不会不在家吧。应该不会,因为我已经闻见饭香了。有红烧鱼的味道。那种香味是我自小就闯惯了的。只要给我看见我一定吃个精光。
还好我有钥匙。
“可怡,我回来了。”有声音,小样儿还跟我玩躲猫猫,不晓得这丫头在自己房间里搞什么鬼,进去看看。
怪不得,怪不得。原来在自己的房间里偷偷的换衣服,女孩子换衣服的时候可是特别迷人的。那么偷看女孩子换衣服对于男人来说也是一件享受。诱人的动作和诱人的部位,她刚要穿起那件粉色的外套。我这个大色狼,虽然只瞧到她的背影但是我已经如饥似渴了,恶虎扑食一样的扑了上去。
享受美女我还不会吗?不管什么时候美女都需要男人的关爱。
但如果发生意外,那就是非常不妙的事情了。我怎么知道今天的意外真是让我无地自容了。在我的一双臂膀抱上去的时候,闻见的并不是平常的香味,而是一股淡淡的茉莉香水味,再加上身体上的接触给我带来的糟糕感觉。可怡的身体是软软的柔柔的,而这个身体却是暖暖的,不带抗拒性的。
啊。王静。
她已回过头瞅见了我。而我的双手却摸在了他的主干部位上,这让我情何以堪呀。这不是我的错吧?她为什么要穿可怡的衣服,为什么要让我误认为是可怡呢?
我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以惊人的速度退开了,险些被什么东西拌倒了。我相信我的脸色绝对不会好看。
啊。王静做出了一个保护动作,通常在这个时候我应该说点什么吧。或者我不说才更何适。真是丢人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主动抱住一个陌生女子的身体,更没想过刚才还在想王静多么多么漂亮的我居然真的就对王静动手动脚了。
让可怡知道了,还不得笑话我半年,更让我头疼的是如果可怡知道了,她一定会大发雷庭,我觉得她会对我动以十分严厉的家庭暴力。
“我……我不知道是你,怎……怎么是……是?我……没”
王静似乎在屋子里有些害羞,我敢说如果不是我这么一个超级好男人的话,王静一定会追究其责任,但是我嘛。这个便宜已经占了,再怎么样都晚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我都休想在王静面前抬起头来做人。
王静没有答我的话,没有给我任何讯息,她只是呆在可怡的小房间里面不出来,什么意思,要是让可怡知道她不扒了我的皮才怪呢。但是我又不好意思开口让她不告诉可怡。这种尴尬的事情还是我第一次做。
我得承认王静的身子和可怡的身子摸起来是有点不太一样,从此以后我知道不仅仅是可怡的身子摸起来舒服,王静的身子摸起来照样也挺舒服的。
“王静,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王静从可怡的屋子里终于走出来,只是头羞得有点低,都不敢抬头看我,不知道是不是原谅我了,但至少她也知道这只是个误会。误会年年有,怎知今年特别多。
“你跟可怡姐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么不老实的吗?算我看错人了。”
什么跟什么嘛?她本来就是我女朋友,我对她做任何事情都不过份。更何况几乎每次抱她的时候都是她默许的,可怡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个……唉。对了,可怡呢?怎么是你?你怎么还穿着可怡的衣服?”
王静终于抬起了头,我这次才真正仔细的看了看她。老实说我对女孩子的长相观察得不是很仔细,据那些有经验的男人说,看女人要看脸看胸看屁股的。我是很少去想这些的。但是这一次不得不让我注意王静了。
略带微红的脸颊上露着两点天真,胸够大,身材够苗条,冰雪一样的肌肤上透着两点寒星,我敢说在公司王静绝对是个抢手货,只是我比较好奇,以王静这么优秀的资质为什么还是处于单身状态,太不可思议了。
“我当你话是兴师问罪呢,还是盘问呢?”
“不不不。”我相信我额头上的汗珠马上嗒嗒的往下掉,怎么这个王静也喜欢拿这种话来笑话我的吗?“我可没有,我怎么敢?”
“不敢?那你刚才是?该摸的都被你摸走了,以后叫我怎么做人。”
在清宫戏里好像就经常有这么一段,还好不是封建时代,否则的话因为这细微的变化我就得非取她不可以了。而她必须也得非嫁我不可了。王静虽然漂亮,但我不觉得她是我的菜。
“那要怎么才能相信我不是故意的。”
“嘻嘻。方大夫就是会哄人,想必你就是拿这招把我们家林主管哄得团团转的吧。怪不得,真怪不得。”
可怡得是跟她说了多少关于我俩的事情呀。他这小姑娘还真不是个善良的主,我都不晓得怎么对付她。更或者是只要是女人我就对付不来的。可能我这个弱点也被可怡告诉给了王静,看来他们两个人是好到一定程度了。如果是古代他们两个人是一定要一起侍奉我了。
可在现代就算她俩愿意,我也不愿意,一个可怡就够我受的了,要是再加上一个我不晓得脾气怎样的王静我就更受不了了。我觉得我这种想法还是相当明智的。
“王静呀,你应该知道可怡太强势,我哪敢跟她斗呀。每次都是我吃亏。”
“哼,那你觉得自己不划算了?”
“这倒不是。”
“那是什么?你还身在福中不知福呀?”
“女人是不是都喜欢霸道一点的。”我想这句话我不必问,一来我跟这个叫王静的小姑娘根本就谈不着这样的话题,我们两个相差八岁之差,我想我跟她思维上的隔阂应该是很多的吧。再说了现代的小姑娘我根本就很难想象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
“嗯。方大夫也会说出这种话,哪个女孩不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把自己宠得像个公主?我是没那福份。”
“怎么没有?”
“哼,不跟你说。说了也白说。”
“什么情况?”
“唉,我得好好想想了,你为什么突然打听起我的情况来了,是不是你真敢背着林主管打我的主意。我告诉你哟,我可不是个容易对付的女孩。嘻嘻。”
女人要是聪明起来那真的就是天下无敌了,除非遇见那种特别没皮没脸的人。在我跟王静这种关系的作用下,我根本就拿她没有任何办法。看她坐在沙发上的那种架式就知道了,我明显得处于下风。
唉,一个字,女人真难对付。呃错了,不是一个字。把我搞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