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友情 > 第一卷 > 有时候,我们并非走出了伤痛,不过是学会了带着伤痛继续生活
有时候,我们并非走出了伤痛,不过是学会了带着伤痛继续生活



更新日期:2014-06-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云千帆拉着夏唯雪走出酒吧,不顾管理员的叫喊。直至一处无人的角落。

“说吧!”云千帆靠着石柱。“说什么?”夏唯雪好奇地眨了眨眼。“夏唯雪!你还在装疯卖傻是不是?”云千帆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大的吓了自己一跳。“哎哟喂!”夏唯雪吃痛的揉了揉耳朵,仍没心没肺的说:“云千帆,你什么时候这么不淑女了?”“你!”云千帆调整了一下情绪,夏唯雪就是她的‘情绪变导器’,换言之,除开情感因素作怪,夏唯雪完全可以让她无缘无故抓狂,发怒,微笑,哭泣…完全是她云千帆的克星,“你为什么躲着我?”夏唯雪玩弄着头发,悠悠道,“我哪里躲着你了?人家不过是想给你一个bigsurprise而已啦!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云千帆脸划黑线,这小妮子神马时候变的这么…她真的是夏唯雪?没错,她绝对是夏唯雪。最终,她得出一结论:时间真滴可以改变一切…深呼一口气,继续说:“你真没躲着我?”“我以雅典娜女神的名义发‘四’,真,比珍珠还真!”夏唯雪象征性的举起四根手指。“好吧!我相信你了!不过嘛!你得补偿我!”云千帆露出了小孩子般纯真无害的笑容。“嘻嘻,妞,这几年你‘鸟’(杳)无音信…连本带利就包我吃喝玩乐吧!从今天起,你就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吧!”云千帆笑嘻嘻地说。闻言,夏唯雪大脑短路,眼中的惊恐一闪而逝,不过,别人察觉不到,不代表千帆察觉不到啊!一切尽收眼底,果然,夏夏有事瞒着她!“雪,我们走哇!”“哦。”夏唯雪忍住惶恐,只要小心一点就好了,这样一定就不会被发现了。

“亲,你的小窝好温馨啊!”看着这个二十平米的小屋,被收拾的井井有条,明亮的落地镜更给人视觉上的魔幻,让人感觉这个小屋更大更亮了!墙上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卡哇咿’贴纸。“呵呵,你先去睡吧!我去一下厨房。”夏唯雪笑道。“小心变成猪,没人要你!”云千帆笑骂道。“呵呵!”“快点回来!”“知道了!”

夏唯雪从厨柜里拿出一小包东西,打开,‘啪’!撒了一地。“云千帆,你!”“夏唯雪,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云千帆气得发抖,她,她怎么可以…“我,我…”夏唯雪低头支支吾吾。“你知道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危害有大?”“我也不想!只是,爸爸妈妈离婚了。”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细如蚊声。“他们离婚了你就去放纵自己让自己染上毒瘾?”云千帆极近暴走。“不是的,爸爸又找了一个,她带着一个十岁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很骄横,因为我不顺她的意,所以处处和我作对…”夏唯雪哭倒在地。“那这和你吸毒有什么关系?”云千帆蹲了下来,看着她的眼睛问。“她母亲也看我不顺眼,无奈我爸爸太宠我,她在明面上对我笑脸相迎,暗中在我的饭菜里加K粉,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一个月了,我戒也戒不掉。她撂下脸说:如果敢让我爸爸知道,就来个鱼死网破,大不了,两败俱伤。我不想爸爸伤心。”云千帆越听越气,打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女孩,她也忍心…“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杀了她算了。”“别!不要杀,别杀,我不想爸爸重新组建的家庭因我而毁掉,不想…”云千帆更气了,那个女人真是不知好歹…不过,夏夏她吃了‘毒饭’,那她爸爸呢?“叔叔他…”“爸爸他没有,我是单独吃的,爸爸他起得早,回来的晚,所以他没有。”夏唯雪几乎泣不成声。“那好,有再一再二绝没有再三再四,如果她们得寸进尺,小心第二天的太阳有些迟。”“放心啦!我用你给我的卡里的钱买的这个房子,她们找不到的!”夏唯雪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那笑容像刀子一样捅在了云千帆的心上。你的坚强,我的痛。“夏夏,我们去戒毒所好不好?”云千帆心疼的说,曾经与她辉煌一时的好闺蜜变成现在这样,叫她心里怎能好受?一听到戒毒所,夏唯雪眸子里的光芒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空洞,只有绝望。“不要,不要,千帆,我求求你,我不要去那里,不吸毒,万虫噬心,头都快炸了,我宁愿去死。”“夏唯雪!你他妈够了!没想到你这么懦弱,我他妈看错人了,没想到你这么不堪一击!”云千帆怒吼,“你忘了吗?忘了我们当初的誓言了吗?那个曾经天不怕地不怕敢做敢当敢挑战的夏唯雪去哪儿了?那个曾经只有名字淑女而行为举止毫不淑女的夏唯雪去哪儿了?那个曾经和云千帆誓要成为校园女霸的夏唯雪去哪儿了?那个曾经的夏唯雪通通去哪儿了?训练时那么艰苦我们都挺了下来,而现在却被这小小的毒瘾给打倒,你让那些人知道了,岂不笑掉大牙?”夏唯雪渐渐清醒了点,咬了咬嘴唇,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说:“好,我戒,等我。”“嗯。”云千帆破涕而笑。

两人彻夜未眠,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