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友情 > 第一卷 > 诚信的被囊抛了,散到世上,成了撒旦的魔杖
诚信的被囊抛了,散到世上,成了撒旦的魔杖



更新日期:2014-06-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包间内。“咚咚咚”。“进来。”夏唯雪把酒瓶放了进去,便要转身出去。“让你走了吗?怎么这么没礼貌?不知道顾客就是上帝吗?”夏唯雪双拳微握,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怒气说:“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品美酒怎么可以没有佳人陪伴呢?过来坐。”那两个男生一看就是富二代,一个玩手机,一个,调戏夏唯雪。两个人都不大,十八/九岁。

夏唯雪不理他,正打算走,那个一直低头玩手机的男生说:“我叫安泽翊,他是叶星阳,交个朋友吧!”夏唯雪重新打量他们,银白色的中短发,左耳带着铂金圈起的钻石耳钉,左手食指上带着一个银白指环,长得还可以,只不过她对这种不靠谱的流氓相的男生不‘感冒’,不是她不喜欢男生,只是这两个男生让她厌恶,仗着自己有钱就了不起啊?姐有的是钱…想到这,心里一痛,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进来哪能那么容易出去?”叶星阳标准的小混混式挑衅让她想起那些年她和云千帆‘腻’在一起的日子,也就是因为当初的挑衅让她和云千帆成功演绎了一场在别人眼里类似于‘同性恋’的友情。突然,她突然放下心来,这熟悉的脚步声…

“进去就没那么容易出来?你以为这里是监狱啊?”一个女声悠悠从门口传来。“嘭!”门开了。一个长得可爱的大眼美眉满眼尽是不屑。

“千帆…”夏唯雪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只不过这笑让在场各位莫名其妙的胆颤心惊。云千帆也露出了同样邪恶的笑容。

“你是谁?”安泽翊按捺住心中的震惊,她竟然可以把上了锁的门给踢开,这下可踢到铁板上了。“我是谁?”云千帆重复了一遍,随后吐出了几个让人有种想撞墙的冲动的字:“你配知道吗?”转身对夏唯雪说:“雪,我们走。”优雅十足的从两人面前走过。

“泽翊…”“自己的麻烦自己解决。”“你小子怎么那么不够意思?明明你也有份的,OK?”叶星阳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嘛!这哥们也太不靠谱了!?“总之,很明显是你的错,这下你麻烦了,我可帮不了你!”安泽翊今天的表现让叶星阳很奇怪,难道他转性了?不对啊,他没变啊,可又真的感觉他哪里不对劲,究竟是哪里呢?突然,他眼睛一亮,莫非是…“说!”“说什么?”安泽翊斜靠在沙发上,端着酒杯。“你是谁?”“你有病啊!?”安泽翊瞪他一眼,像极了古代被皇上打入冷宫的怨妇。叶星阳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啧啧,还不承认,你是哪个宫的?”这话让安泽翊听得是云里雾里的,这家伙到底在胡说什么?“你是不是出门的时候脑袋被驴踢了?”“还死不承认!你连泽翊的记忆都融合了?现代最老土的词都会了?快说:真正的泽翊被你弄去哪儿了?”安泽翊一口酒‘噗’全喷了出来。看着眼前的‘落汤鸡’安泽翊哈哈大笑,与从前相比,这次笑的亦真亦幻,却是发自内心的。“你以后给我离魔幻小说和游戏远点。”叶星阳不满的卖‘萌’,嘟起嘴巴,“可恶的小翊翊…”……“拜托,同性恋不要这么明显!”安泽翊无奈的说。“我叶大少可是很正常的,我只喜欢女生…”顿了一下,说出了让安泽翊更加无语的话“但是,为了你,我不介意同性恋的!”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抱歉,我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