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爱已成忆 > 第一卷 >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日期:2014-06-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天气又变冷了,莫晓晓推着手中有些破旧的自行车,走在拥挤而喧闹的市场,偶尔会像个老大妈一样和商贩们讨价还价,凉风卷起马路旁一层层黄色的落叶,肆意飞舞,莫晓晓拢了拢乱糟糟的头发,突然想起曾经有过那么一双手轻柔地为她拢过发,而如今--,她摇摇头,嘴边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继续提着买来的菜,骑着车,向家的方向。
    回到家,胡乱地踢掉平底鞋,直奔厨房,不一会儿便传出切菜的声音,半个时辰后便有了一桌香喷喷的饭菜,莫晓晓风卷残云般地来了个“大扫荡”,直到盘子见了底,才拍拍肚皮,心满意足地进了厨房洗洗刷刷。处理完各种事情,晓晓便像个小猫一样窝在了沙发里,抱着笔记本噼里哗啦地瞧着键盘,客厅里放着震天动地的音乐,喜气洋洋的,可是她却码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吱呀一声,客厅的门被打开,死党苏小白蹬着10厘米的高跟直奔莫晓晓,“我说了多少遍了,不就是失了恋吗,你用得着每次码字都开的震天响的,还让不让人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神经分裂呢?”莫晓晓闻声抬头,苏小白一见那满是泪水有些苍白的脸,顿时噤了声,然后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了瞪,满脸怒气地进了卧室。晓晓看着苏小白的背影,有些呆滞,自己也不知道要用多长时间才能忘掉那个占据了她心里整整五年的男人,或许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亦或许是无法释怀,每次自己为了生存而拼命地写小说时,就不由得想起曾经有一个人在耳边轻轻地说过:“傻瓜,干嘛那么不要命,大不了我养你。”当时的莫晓晓还年轻,由于挨的太近,男子呼出的热气喷在耳垂,脸腾地一下便红了。只是那个人早就离开了,就连那句话也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远,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却又抓不住,就这样心里有了一块空白,怎么也填不上。回过神来,莫晓晓叹了口气,合上笔记本,躺在了床上,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第二天,晓晓很早就醒了,像往常一样,起床后麻利地做起了早餐,等到苏小白起床时,餐桌上已经摆好了美味早餐,苏小白看了看,说道:“晓晓,跟着你比跟着我妈还幸福,将来谁娶了你真是~”。话并没有说完,莫晓晓瞬间白了的脸色让苏小白住了口,气氛有些沉闷。其实在刚刚上大学前莫晓晓还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普通女孩,但是遇上端羽后,她便开始学着做各种各样的菜式,并且开始学着煲汤,或许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不断地尝试下,莫晓晓的厨艺有了飞速的进步,直到现在能够随手做出一顿佳肴来,而苏小白是和她从小玩到大的闺蜜,也是看着她和端羽逐渐走到一起的,作为最好的朋友,苏小白对莫晓晓真的算得上是无微不至,所以,当晓晓说出她和端羽分手的时候,苏小白就差没拿把菜刀奔过去了。两人吃完饭后,就分开各自去上班了。虽说两人是闺蜜,而且毕业于同一所大学可是性格却迥然不同,对于这点,端羽当时也表示很不理解 。莫晓晓温柔娴静,在大学学的专业是会计学,而苏小白却是风风火火的性子,在填志愿的时候,愣是不顾爸妈的反对,填上了南大的电气自动化,当时苏小白的父母差点气得进了医院,只是最终因为两人只有那么一个女儿,也无可奈何的同意了苏小白的决定。出门时,莫晓晓打开衣柜挑衣服,事实上,自从端羽走了后,她便开始喜欢上了深色的衣服,喜欢上了在人海里被淹没的感觉,自然而然,今天又是一件灰色的大衣,但是化了点淡妆的她依旧很漂亮、很精神,像往常一样,站在公交站牌下等公交,或许这样看起来莫晓晓生活的很艰难,只有苏小白才知道,她是有多有钱。莫晓晓的父母是房地产商人,家里还有个弟弟,因为弟弟的存在,从小,父母就没有照顾过她,但也从来没有缺过钱,从记事开始,就是在保姆阿姨的照顾下,整天吃面包和可乐的,也正是那时候认识了苏小白,那时的莫晓晓很羡慕苏小白,虽然家里并不是很有钱,但是作为家里的独生女,苏小白从小就是在蜜罐里长大的,和她完全是不一样的,可正是这样,苏小白一有好吃的便带给她,就这样两人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长大了的莫晓晓成绩很优异,尤其擅长写作文,填报志愿的时候本来是填了文学系,后来因为小白说文学系太枯燥而改成了会计,现在是在一家名叫名世集团的公司上班。因为自己不仅仅是公司的高级会计员,而且还兼职了业余小说家,莫晓晓并不缺钱,只不过她不喜欢把自己全身上下用钱包办出来,所以看起来就像一个在南京这个大城市打拼的穷酸女,为此,苏小白时常说她这是“虚伪”,“痛哭流涕”道:“怎么会有这样的异世女子!”就这样,莫晓晓从挤得不成样子的公交上下来,踩着十厘米高的细跟进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