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此去经年 > 第一卷 > 第十五章 感悟六月
第十五章 感悟六月



更新日期:2014-07-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骄阳六月,蝉鸣伴眠。静婉也是一样,晚上热的睡不觉,她走下了楼梯,独自一人在小区里散步。这段时间医院不如前段时间忙了,静婉这阵子正在复习准备明年报考北医大研究生。因为她还是想实现自己的梦想,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也正是他们四个在大学时的诺言和奋斗目标。诚然,现实是这样的不谐调,但静婉依然很相信自己,再苦再累依然向自己挑战。
    她很休闲地走在小区有石头小路上,小石头按磨着自己的脚底,很是舒服。小区建设的很不错,有健身器材,绿化的也不错。但静婉唯独喜欢这里,很静,很美。也能让自己放松身休与心灵。想想在大学里,礼仪也是经常陪着自个到一个这们的角落里谈天说地,嘻笑玩闹······时间永远不能倒流,静婉这时长叹了一声,想起了张爱岭说的一段话: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是啊,静婉此时的心情就如这句话一样,是何等的无奈与无语。
    静婉一步一步地走着,脑袋却没有停止走动。她在想着自己这些年倒底干了些什么?无从说起,又没有很让她留恋的事与人。这时的她又想到了雪莲花,而又莫名其妙地想到了那副兰花天丽。心里有说不清的那种滋味,是这些年从未有的悸动。康县长,对,真是那位年轻的县长。静婉的脸上出现了笑容,很怪的。是他的才华还是他的人品,还是······静婉心里有些乱了,是啊,遇上这样让她有好感的男人真是太少啦,但康县长静婉真的对他寡目相看。
    晚上的小区很美,静婉坐在了石头小路的板登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小孩。她又想到了自己的丝丝,现在丝丝是不是已经进入了梦乡?静婉有点想丝丝啦,丝丝也是出生在这六月天,在过几天就是宝贝的生日啦,静婉又在想送给丝丝什么礼物呢?是小熊还是小兔?还是给丝丝买条漂亮的公主裙子?她想着想着,脸上是幸福的,很甜,很甜······
    人生如梦,戏如人生,每一个人都在演艺着不同的角色,而今的自己正也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徘徊与彷徨,对与错现在已经不重要啦,静婉此时已经把一切都放开了,有时放手才是最美。
    有时候执着是一种负担,放弃是一种解脱,人没有完美,幸福没有一百分,知道自己没有能力一次拥有那么多,也没有权力要求那么多,否则苦了自己,也为难了对方。对呀,礼仪你好好的我就会开心,七年啦,静婉等了礼仪七年了,但现在还是空荡荡的,承诺是一张白纸,再厚的剧本也有了结局,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恒久的幸福,只有瞬间的惬意和安适。
    也许无言才是最好的安慰,也许回忆是最好的结局,有些缘分注定要失去,有些缘分注定不会有好结果的,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他,但拥有一个人,一定要去好好爱他,不要轻言放弃,否则对不起自己。静婉想通了这个道理,她想放手礼仪,让他去找他的幸福,她原谅了他们曾经的海誓山盟,永不分离的爱情诺言,静婉眼里又有了泪花,她站了起来,长叹了一口气,是在解脱还是在逃避?她也不能很好地表达此刻的心情。静婉又在想到了自己写的《游戏人生》
    人其实很简单,吃饭、睡觉;
    一睁眼一天开始
    一闭眼一生就结束;
    
    记得有一句话
    大男人成家容易
    士君子立志不难
    但往往做不好;
    
    还有一句话
    宁采深山之茶
    不饮花街之酒
    但还是去了花街一游;
    
    文坛怪人齐白石
    一生以画作伴
    相依为命
    但乐哉乐哉;
    
    游戏人生
    笑看人生
    苦乐人生
    寓意人生。
    是啊,该醒醒了,我的好静婉啊。这时静婉又在想前几天在杂志上写的一篇《给幸福一个承诺》,它是这样写的:
    给幸福一个承诺,但什么是幸福?我们今天追求的幸福有的时候是不是太缥缈了?抱怨不幸福的时候,我们得问自己,我要的幸福到底是什么?如果人这一辈子有很多的奢望,那你肯定是追不着幸福的。
    禅宗有一个特别著名的公案帮故事,就是弟子去问师傅,什么才是真正的参禅方法,师傅就说了四个字:吃饭睡觉。这徒弟说那谁不吃饭,谁不睡觉,怎么就叫参禅了呢?师傅说,人人都吃饭,但是绝大多数人挑肥拣瘦,吃得不太痛快;人人都睡觉,可是也有好多人睡得不踏实。所以你要是能把吃饭睡觉的事都解决了,你就知道什么叫参禅了。在今天这个我们越来越能往高处走的时代,别让自己不接地气。就是这么简单易行的一个道理。
    我有时候开玩笑说,在咱们越活越像个人物的时候,就越活越不像个动物了。人类是什么,人尖的定义不还是高级动物吗,再高级,基本上还是个动物。像吃饭、睡觉,人与人之间这种基本的依赖、善意、正直、爱,其实各种生命之中都不这样的关联。如果我们能够从最扎实的地方做起,信任朴素,幸福就离得近了。
    ············
    启功先生待人平和、谦逊,每天都乐。当年在北师大校园里头,有一天我就问他,我说启先生您为什么总这么乐,结果他就说了几个字,不乐那多冤枉哪。这话小时候听不懂,等到老先生都辞世了,才觉得一个人追求文化,欣赏艺术,他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生命里有这种苦难击不垮的快乐,是因为生命里面需要去承诺这样一种幸福。
    我想说,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我们所追求的东西应该是有生命的,应该是朴素真实的,应该是我们发自内心愿意相信的,应该是人身依赖物质还是依赖他人,都是可能失去的。除了依赖生命,我们别无选择,这是大地震给我们的启发。
    我们也可以真实地相信,艺术的权是在每个人的手里,只要你愿意去倾听千山万壑,只要你愿意意去登山临水,只要你能够在春花秋月从生命中穿行而过的时个动心动容,那你就有文化,就有艺术。也许我们可以以文化和艺术的名义真真切切给幸福一个承诺,这就是看你是否愿意用最纯朴的心地发现它,去接受它,去爱护它。我对大家的祝福。
    静婉此刻的心平静了许多,也明朗了许多。是啊,其实幸福就在眼前,看你是否愿意用最纯补地心去发现它,去接爱它,去爱护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