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此去经年 > 第一卷 > 第七章 实事求是
第七章 实事求是



更新日期:2014-05-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静婉一下午没离开办公室,按说她下午没班,但一中午的处理和家属对自己的评论让她很难堪,也无法离开,因为毕竟康维维是她的病人,而且尿常规(+),静婉很不放心。她翻阅着近期医学报刊,很多报道着有关现在春季流行性腮腺炎的板面,静婉静静地思索着,细菌是在100度时能杀死的,但病毒确不能,它需要一个过程,只能抑制它繁衍,想到自己的诊断与治疗过程是没有出错的啊!静婉也有点着急,假如今天下午用上阿昔洛韦还是不能减缓的话,静婉只能要家属转院治院,必竟县级医院还是不行的,静婉有时也很无助,想想在山医大五年的学习,和这几年的实践,自己也没有十分的把握。
  “悸大夫,方主任叫你到他办公室”小杨叫给了静婉,静婉迟疑了一下,还是去了主任办公室。推门一进,看见了一位四十来岁,显得很干练的中年男士正和方主任在说话,“哦,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县里的康县长,”“您好,康县长”静婉出自礼貌地和他握了手,“静婉,是这样的,康维维是你的病人,正是康县长的儿子,已发烧四天了,仍是反复出现,家长也很着急,我见意是不是能用点地塞米松······”,静婉明白了方主任的意思,但这事绝对不能出现,“你也是多年的儿科医生啦,对于腮腺炎这样病例你也多啦,病毒感染是绝对禁用激素的,对不起,我不能这样乱开处房,这也是我做医生的原则”静婉带点情绪地回答给了方主任。静婉性格直爽,而且又是山医大的高才生,对于县医院这个人际关系网很少介入,她想自己干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不想用这层关系来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我看还是按悸大夫的治疗方案处理吧,方主任我觉得还得相信医学”,静婉这时才感到自己是面对县长说话呀,为何没有顾及到这些,还好,这位年青的县长并没有排架子,而且还站在了自己这边。这时静婉对这位用领导另眼相看了。“悸大夫,辛苦你了,你不要因为我的出现而有压力,尽你最大的能力来处理,我相信你”多么有说服力的话语,静婉对这位家长,不,是这位领导真是有了好感,不亏是一县之长。
      静婉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拿起了康维维的体温登记薄看了看,十二点是40.03,现在是下午4点,体温是38.3,是在降的,静婉心里也有一丝的成就感。
      作为一名医生,静婉是负责的,也是无私的,她能用事实来证明。这与她本人的性格和学识是分不开的,她一点见不得有虚假的面具,更不想违背自己的道德底线。今天遇上了当官的儿子,明天假如遇上了农民的儿子,静婉也是同样对待。
      静婉站起来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她很想知道康维维现在怎样?她看了看钟表,已是下午5.40了,“悸大夫,康维维现在退烧了,37.6,小李进屋告诉了静婉”小李是静婉带的这批实习大夫最有潜质的一个女孩,她性格文静,善于思考,不耻下问,静婉都看在眼里。“哦,小李,这也不能大意,晚上要是又发烧,一定再次物理降温,听到了吧”静婉依然很认真地交待着小李。“嗯, 我知道啦,悸大夫,您中午饭也没吃,快回去休息吧。”小李的提醒,静婉才知道自已还没吃午饭,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啦,静婉就是这样的执着。
      科里的冷言冷语,静婉从来没理会过,她只怕自己的工作出错而无法接受,静婉明白现在的她再不能承受挫折或者说是失败啦。静婉脱下了白衣,终于该喘口气啦,她疲惫地离开了医院,今天她没有乘车,而是步行回家。一路上静婉想了很多很多,为了名和利,有人可以不惜任何的代价,用任何手段达到目地,可静婉却从没有看得那些很重要,她只相信只有做好了人,才能做好事。人的一生十有八九不如人意,就算跌倒了,也要笑着爬起来,继续往前走!此时此刻静婉心潮澎湃,她难以平息自己的情绪,家庭的失败,自己能走出,工作上这些挫折又能算得了什么?静婉抬起了头,脸上又有了微笑,生活依然在考验着我们每一个人。
  静婉累得半死,倒在床上就睡觉了,醒来已是晚上九点,肚饿的扁扁的,她真的是身体也累,心里也累。这时的静婉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她好无助啊,她也是个女人啊,是谁在呵护自己,又谁在鼓励着自己,外面的闲言碎语已经让她很头痛,为何又偏偏遇到这样的病属,静婉为自己下了一包方便面,牵就着又过去了。这哪是人过的日子,每天静婉都是在凑合吃饭,人都瘦了一圈,但静婉还是不能全部地振作起来,她开心不起来。成家立业,何能难啊。也许对于别人是件很容易的事,但对于静婉难是一杯黄连汤,好苦啊。
  这时,手机响了,“悸大夫,您就安心地睡个觉吧,康维维体温已平稳啦,36.8”小李给静婉通了个话。这时的静婉才稍微安稳了情绪。有了种自信,是啊,医生不仅医术要高明,更重要的是对病人负责任。此刻的静婉更加坚信自己的抉择,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好一位名副其实的医生。
  今天的确累坏了,她想早点睡觉,恰好看到前几天买的一本杂志,叫“女人三十七度”她翻着翻着有这么一段话:
  人就这么一生,人就到这世上匆匆忙忙地来一次,我们每个人的确应该有个奋斗的目标。如果该奋斗的我们去奋斗了,该拼搏的我们去拼搏了,但还不能如愿以偿。我们是否可以换个角度想一想:人生在世,有多少梦想是我们一时无法实现的,有多少目标是我们难以达到的。我们在仰视这些我们无法实现的的梦想,眺望这些我们无法达到的目标之时,是否应该以一颗平常心去看待我们的失利。“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对于一件事,只要我们尽力去做了,我们就应该觉得很充实,很满足,而无论其结果如何。
     我们都曾经以为,有些事情是不可以放手的。“我是不会放手一个人的。” 其实,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放手的。时日渐远,当你回望,你会发现,你曾经以为不可以放手的东西,只是生命瞬间的一块跳板。所有的哀伤、痛楚,所有不能放弃的事情,不过是生命里一个过渡,你跳过了,就可以变得更精采。失恋、失意,甚至失婚,以至我们在爱情里所受的苦,都不过是一块跳板,然而令你成长。人在跳板上,最辛苦的不是跳下来那一刻,而是跳下来之前,心里的挣扎、犹豫、无助和患得患失,根本无法向别人倾诉。我们以为跳不过去了,闭上眼睛,鼓起勇气,却跳过了。
      人就这么一生,要想活得轻松,活得洒脱,你就该“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唯有这样,你才会活出一个富有个性的全新自我!
  多好的话啊,静婉又找回了自我,是啊,沧海横流,浮萍归无,风中浅笑,无影无踪。朝阳西斜,玉兔东升,红尘你我,无怨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