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此去经年 > 第一卷 > 第三章 平凡的日子
第三章 平凡的日子



更新日期:2014-05-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三月的阳光是那么的柔和与慈祥,静婉长长伸了个懶腰,真困啊,这时静婉才知道老言道的“春困秋乏”一点没错。哈哈,人这种特殊的动物,真是太灵敏啦,一看表,已是早上七点十五了,静婉潜意识地做了几个转腰蹬腿的动作,下了床,洗潄之后,简单吃了点早餐,匆忙去赶上班的旅途中······
    在去往医院的路上,静婉和往常一样,调整好自己的思绪,她永远不把自己的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去,在医院永远是面带微笑地对待每一位同事和患者,这是她一贯的作法,也是她对待工作的态度。
    正直,和蔼,严谨,开朗,大方。这就是静婉在医院的面孔。和往常一样,她一来到儿科医务办公室,走到自己的工作桌前,首先就是向她的小丑妹芦荟问个好,一天就很开心。然后就是穿戴好白衣,拿上好的病例到主任办公室开早会。今天气氛好象有点不对劲,黄主任一脸的晦色,一声未啃,静婉平常就很不愿意走进医院这永无止境的人际关系网里,她只知道把自己所学到的知识投身到为人民服务当中去。这地肯定是楚护士长说的新的主任即将出现了。
    “同志们早上好,今天我们儿科先开个短会”王院长亲自来儿科给我们开会,这时静婉才注意到王院长旁边坐着一位四十几岁,中等身材,带着一幅黑框眼睛的男人,哦,这就是我们科里新来的主任?
“儿科是我们医院的重要科室,由医院党委做了严肃的思考,决定让黄主任调到医院急诊科工作,现在儿科主任就是我身边的方志刚同志负责,大家鼓掌欢迎,以后多支持方主任的工作。“哗哗····一阵不大不小的掌声,静婉也随大流拍起了手”。“谢谢,我叫方志刚,是八六年太谷卫校毕业的,以前在县中医院儿科当主任,今天由组织决定我来到咱们县医院儿科工作,这是我的荣幸。以后请大家多提出意见,多指教批评······”一凡寒嘘后,已是上午九点了,静婉有点不奈烦了,因为她还想着她的患者。
    一个小时过去了,终于散了会,静婉加快了脚步去了她的病房,认真查看病人的情况,查完房后已是十一点了,向往常静婉这时已开好了处方,护士们都为患者扎上了液了,今天都推迟啦。
今天一上午静婉的生物钟乱套啦,十一点四十分她才开好了单子,交给了楚护士长,这才松了一口气。站起了身,习惯地走到福尔马林桶旁浸泡起她的双手,这是静婉多年习惯的动作,当医生固然很崇高伟大,但相对也有危险,什么病人不见了,很容易第一时间传染上自个。下午静婉不上班,因为晚上是他的夜班。消完毒后,静婉习惯地向楚护士长交待了今天的侧重点病人后,脱下了白衣,往回家的路上奔去。
    唉,就是这样,做医生其实挺辛苦的。没有节假日之分,晚上还得上夜班,每天和病人打交道,不是简单地面对病人,更重要的面对患儿的家属,现在都是独生子,孩子生病,做为家长的更是焦头烂额,心忽如焚。静婉也很理解这一点,但光着急顶什么用?患儿得了病更应是冷静面对,确诊处理。
静婉回到家已是中午十二点半了,她简单下了一碗面凑合着添肚子。没办法,一个人已半年了,习以为常了。静婉想了想她已离婚快半年了,自己有进也有些学不上来的惆怅,林海是她的前夫,对她也挺好的,但就是没有共同语言,有时还躲着静婉,他们的婚姻全属家庭包办,从认识到结婚不到三个月,雷电似的,早知现在这样的结局,何必当初啊!静婉真觉得有点对不起林海,唉,有时生活真是在跟自己开不大不小的玩笑······
    静婉大学毕业分配到县医院工作已二十六啦,静婉父母也都知道她在大学时已有了男朋友,小伙长得不错,听说还是山大高才生,有一年静婉还带他回来看望过他们,不知怎啦,大学毕业再没见过静婉和他有过联系,做父母的也很着急,毕意成家立业是人生一件大事,眼看静婉已快三十岁的人啦,不成个家,那想想后果·····
    就在2004年的冬天,静婉托人介绍就和一个什么局长家儿子叫林海的小伙子结婚了,那时静婉28周岁,的确不小了。当时瑞峰和蕾蕾的女儿已经2岁了,静婉实在是不想让年老的父母再为自个操碎了心。勉强答应了这门亲事。林海,1米八的个子,人才也不错,在县地税局工作,听说她父亲以前是地税局的老局长,家庭地位真得不能说得上坏,比静婉大1岁,属龙。就是文凭低了些,高中毕业。不过,在这样的县城要想找这样的条件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年腊月挑了一个黄道吉日,他们就办了这门亲事。静婉当时心里还是很茫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跟她以前想象的生活完全是大相径庭,心里还老是有礼仪的影子,静婉啊静婉你是不是种了魔啦,礼仪失踪了,永远不会再回来啦,你应面对现实,接受现在的生活,人必竟不能活在过去······静婉也很理智,时时用这些话来解释给自己。就这样,静婉也没穿白婚纱,也没照结婚照,匆匆把自个嫁了出去。
    当时很多人都挺羡慕静婉的,一完婚就有一套二局式的楼房,的确林家对静婉是很满意的,一是静婉长得俊,二是有好的教育,三是是一名医生,社会地位高,所以嫁到林家谁都不敢小瞧静婉。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着,上班,回家,吃饭,睡觉,每天都在重复这些,完了婚后,静婉和瑞峰,蕾蕾结触少多了,他们也不想耽搁静婉的时间,必竟成了家了,已不是野丫头了。
一年后,静婉和一般人一样又添了一个小生命,一个宝贝女儿,取名叫丝丝,这似乎给这个家增添了不少的生气,静婉的心已全部倾注于这个家庭,她和林海的关系也比以前融洽了许多,上帝真是太神奇啦,静婉时常这样来想,有了女儿自个就觉得很幸福,时不时去超市为女儿买衣服,买玩具······陪在女儿身边真是件很开心的事,静婉又对生活充满了憧憬,礼仪似乎也就淡忘了,时间真是治疗创伤的好东西。十全十美的婚姻有,但,不属于大多数。静婉也很满足她现在的婚姻,林海也算是不错的男人,工作不错,人也不错,就是脾气有点暴,爱喝点酒,爱玩麻雀,别的静婉倒是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人吗,都是互相宽容才能生活在一起,静婉是很理智的女性,她知道自己身上也有不少的毛病,比如太内向,说话有时太过极端,对事太认真等等,婚姻是需要维系的,静婉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让自己的婚姻美满幸福。
    “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静婉万万没想到,自个觉得还不错的婚姻出了危机,林海在孩子一岁半的时候主动向静婉提出了离婚,静婉听到后就象天打雷辟一样,心如刀割,这究竟是为什么?
    ······就这样,静婉的婚姻就这样悄悄地画上了句号,她没有声张,也没告诉任何人,包括她父母,静婉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她知道没有感情的婚姻是长久不了的,走到今天也是自个的命。认命吧,但生活依然在继续。离婚后快两个月,静婉父母才知道,他们也不能骂静婉,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不会做错事的,他们给了她力量,鼓励她坚强面对,主动接过孩子替她带着。
静婉想了很多很多,她很坚强,也很感激她的家人在她走到人生低谷时能伸出一双手来拉她一把,啊,花在静静地绽,水在悄悄地流,山在高高地立,人在渐渐地变!真与假?好难分,好糊涂,好迷茫······"水清则无鱼,人察则无友!",世上原本任何事都没有真与假的分辩与东西,为何要苦苦去追寻它?心轻草亦香,为何不把早已劳累的心放杖一回,去轻轻松松消谴一回.是的,我们每个人都有压抑的时候,但总不能永远不去拭放,那样也许会变得很抑郁.一次次的跌到一次次的失意,还是要再爬起来坚强地走下去。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浑浊的东西的确很多,让你不能接受,但,苍松翠柏依然是那样的伟岸,草根绿草是那样的青绿。难道只有友情在变得面目全非吗?静婉好迟疑,好迷茫,木纳地找不到答案,  有时,静婉真的对自己的人生座标动摇过。是不是自己错了?是不是自己太善良了?是不是自己已落伍啦?但自己身子骨里似乎就有一种无形的呐喊在叫醒自己,你是优秀的,你是正确的······世界上有时真的是在瞬息万变,谁能去主宰它?不由的静婉又提笔写这几句:云淡风轻近暮色,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
婚姻的成熟过程,也就是两个人成为知己的过程。静婉有点婉惜她这短短四年的婚姻,是林海没有再深入地了解她,去读懂她,林海啊林海,我们已有了爱情的结晶,有了丝丝这个小生命,为何这样的绝情?静婉时常心里这样来呼唤林海,记得有这么一段话:婚姻和友谊如同是跳舞,重要的是学会怎么跳,而不是寻找好舞伴。
    林海,你听到了吗?我已找到了我的舞伴,是你啊······此时此刻的静婉眼泪又侵占了她的眼眶,是自己不好,是自己不好。
    这半年多来,静婉无时无刻在谴责自己,是自己平时太过拼命工作,关心林海太少啦,一个男人成家后是为了什么?是三天两头独守空房,还是在做家务?林海更是不敢和静婉说话,因为他有压力,生怕自己说错话,因为他知道静婉是高才生,林海这四年太压抑了,他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静婉很善良,她是用这些话来安慰自个,
    “善良不是完美,但,善良会成全完美”静婉觉得这句话很好,她成全了林海的爱,林海早已有心爱的女人啦,他们是一个单位的,每天都能见面,能说天道地,林海只有在她那里才感到开心快乐,虽然她现在的女朋友没有自己漂亮,没有自己有才华,但生活需要的是和谐。
    静婉永远是这样理解身边的每一个人,虽然自个的婚姻失败了,但她没有为此而打倒身子骨,更没有听到闲言碎语而抬不起头来,她更坚强啦。静婉洗了碗筷习惯打开了电脑,在QQ音乐里搜索她最爱听的《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多好的弦律,静婉笑啦,生活依然在眷顾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