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此去经年 > 第一卷 > 第二章 返璞归真
第二章 返璞归真



更新日期:2014-05-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艺术与医学是分不开的,静婉正是如火如荼地沉静在艺术的氛围中,是寻找失落的那些岁月,还是在洗礼自己的心理?她也无从说起,也许还是在寻找自我吧······在瑞峰这里她才会开心起来,才会有安全感。因为毕竟他们四个人曾是那么的要好。舒瑞峰与裴蕾蕾,张礼仪与悸静婉曾是97界的高才生,风糜一时,是当时山大的骄傲。
   舒瑞峰,裴蕾蕾,张礼仪是艺术系的,悸静婉是医学系的。瑞峰是画家,蕾蕾是舞蹈家,礼仪是音乐家,静婉是医学家。呵呵······这些都是他们追寻的梦。
静婉又在追忆着他们的大学五年里的美好时光,来瑞峰这里也是想看到当年礼仪为她画的冰山上的雪莲花,那是为她画的,今天依然在这个画室栖息着。以前一直陪伴着静婉,至从礼仪没有了音信后,静婉就让瑞峰放在了画室,来衬托一下画室的气氛,或者是说来祭奠着他们的四个人的友谊。
    静婉依然是多愁善感,依然怀念着她的礼仪。多么美的一幅油画呀,虽然不能卖出斐然的价格,但在静婉心里它是无价的。
    “黄金有价玉无价,爱情有约义无疆”,静婉依然很执着她们的爱情。是啊,静婉再一次窥视着这幅画,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小溪周围都是嫩绿的丛草,高拔挺立的峭壁上一朵冰清玉洁的雪莲花正在那里半遮半掩地开放着,啊,它是一朵洁白的雪莲花······
“静婉,你最近还是老样?”瑞峰的声音打断了静婉的思绪,“哦,还是老样”,静婉安静地答到,打岔地离开了瑞峰的问话,干紧替瑞峰打下手,忙几幅参展的画来装饰一下。离异后这四年里,静婉只有到这画室才感到充实和一点点开心。瑞峰成为小有名气的画家与静婉的帮忙是分不开的。因为静婉从小就喜欢美术,在画上也有一点造诣,所以在这四年里她还是没有把时间白白浪费,最起码在瑞峰这里得到了人生价值的体现。
    95届大学生,国家分配已成了问题,瑞峰当时在大学里也不是什么顶尖人物,虽然是美术系的,但画的也是一般般,反正与他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凡事没有恒心,属于那种人云亦云,没有个性的那种,做事太马糊······呵呵,就是放荡不羁为形容吧。所以,一直他都是在打杂工,媒体哪里有活干,他就干,为了混口饭吃罢了,反正他也没什么雄心壮志,每天倒是乐呵呵的,随着年龄的增长,瑞峰这几年的确进步了不少,自己开了个画室,有不少崇拜着,还结实了一些艺术谈讨的朋友,静婉真为他高兴,毕竟这些年的汗水没有白费。
“瑞峰,这次参赛你一定能行”,静婉转开了话题和瑞峰说话。“哈哈,谢谢你的吉言啊,静婉,这段时间也多亏你的参谋,唉,说真的,我那些狐朋狗友都说我金屋藏娇呢,哈哈哈······”瑞峰还是没真经的,不过,静婉还是红了脸,因为她一直都是这么矜持和腼腆。
    这次瑞峰要参加全省工人画为提材的画展,有几幅是要参赛的。这也是很好的机会,所以静婉还是很卖力地帮瑞峰来实现他的梦想,当当下手,做些后备工作。下了班,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静婉可不想白白浪费这保贵的时间。
时间过的真快,一瞬间天又黑了,静婉把瑞峰那几幅画装上了框架可真不一般,有了眉目了,就好象一个少女化了妆似的,真美。静婉嘴角上又有了笑容,发自内心的,因为此时些刻的她好象整个沉静在了画的梦境里,很纯真无邪。“静婉,瑞峰,快乘热吃这包子,可好吃了”蕾蕾又风风火火地跑进了画室,她永远是那样的有活力,永远那样骄艳美丽。静婉笑嘻嘻地接过包子,“谢谢啊,蕾蕾”,“唉哟,千斤大小姐,你肯赏光我和瑞峰就感激不尽了,还说谢谢,我们都不知怎么慰劳你大人啦······”哈哈哈·····,蕾蕾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们四个中的开心果,有她在就会有笑声。
裴蕾蕾,95届舞蹈系的皇后,她天生就是跳舞的身材,那骨头软的可以编麻花,所以学样毕业后,她优先有了好的工作,在县文化馆当舞蹈老师,这也是她的梦想。工作之余,在寒假,暑假她还带教跳恰恰,一个是体现自己的价值,二是也有不小的业余收入。静婉倒是挺羡慕她的,要是用“骄艳玫瑰”来夸蕾蕾,那一点也不过分,因为三十三岁的她依然那么年轻漂亮。
    “蕾蕾,你也吃·····”静婉拿了一个包子放在蕾蕾手里。“静婉,我已吃了一个啦,我不能多吃,保持身材啊”,哈哈哈······又是一阵笑声,舞蹈家的身材都是这样饿出来的啊。片刻的欢余之后,静婉依然倒了杯热开水送到了蕾蕾手里,这也成了习惯,平时都是静婉在照顾她这唯一的好朋友。
蕾蕾是家里的独身女,打小和静婉一起长大,一起上幼儿院,一起上小学,中学,一起走进了大学的门槛。蕾蕾和静婉都是生长在一个文化气息的家庭中,蕾蕾妈妈是文化馆副馆长,年青时也是响当当的文艺爱好者,能歌善舞的,可以说她从小都在妈妈的熏陶下对文艺颇受影响。蕾蕾她爸在她十二岁时就得了肺癌离开了她,所以从小蕾蕾就在单亲家庭中成长起来,但也好她有一个逞强好胜的母亲,从小再困难都要让她坚持学习舞蹈,长大考艺术类大学,把自己的梦想寄托在蕾蕾身上,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蕾蕾终于实现了这个梦想,现在真正成为了一名舞蹈家。在市里,省里都有一定的知名度。
静婉可称得上是书香门弟,她妈妈是县图书馆一个馆员,她爸是文化局一个不大不小的官,母亲也是五十年代的大学生,她子妹四个,静婉排行老三,上面一个姐姐,一个哥哥,下面一个妹妹。姐姐是老三界,错过了学习的大好时光,哥哥年长自己五岁,现在也是个副科级干部,妹妹下岗现在做小本生意,也算红红火火,不亦乐乎,静婉是95届山医大的高才生,毕业后分配在县医院儿科当大夫。从小静婉家和蕾蕾家就在一个院里,静婉和蕾蕾是同岁,但生日比她大,所以一直以姐姐的身份来照顾蕾蕾。他们两家也处得跟一家人一样,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的确如此,静婉妈妈一直也把蕾蕾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蕾蕾妈妈下乡巡回演出时,蕾蕾就住在静婉家,和静婉一个背窝里睡。她们打小形影不离,象鱼离不开水一样,都长得人见人爱,在她们童年生活的小巷里永远都洋溢着她俩无羁的笑声,很甜,很美······ 
 静婉这几年光是想以前的事,不知不觉笑靥又悄悄地爬在了她的娇好的脸颊,“静婉,咱们收工吧,辛苦你了,”瑞峰的话打断了静婉的思绪,“哦,好的”静婉麻利地收拾完手工笔之类的东西,和瑞峰和蕾蕾把画室门栅关好了,静婉又赶晚上最后一班末班车,往所谓的家的路上走去。
   上了楼,打开防盗门,静婉习惯地看看了钟表又是九点半了,她把包随便一扔在沙发上,倒在沙发上觉得好舒服,唉,总算一天又过去了。静婉这时才觉得一天竟然是这么的难过,真怕一个人又在这一室二厅的房间里度过,假如没事做,早早下班真让她要抑郁了,还好还有蕾蕾和瑞峰。
    静婉庸懒地拖着两条麻木的腿为自个冲了杯咖啡,打开了CD听她最爱听的萨克斯曲《回家》这时的她眼睛湿润了,这是礼仪吹的啊,多么好听啊,是为静婉吹的,回忆的阀门怎么这样与自己有缘,上大学时张礼仪是出了名的才子,不仅人长的伟岸,而且才华出众,绘画、乐器样样经通,尤其是吹萨克斯风更是情有独尊。他们可以说是在学校舞会上认识的。
    记得那是97年1月1日学样晚上举行的盛大舞会上,蕾蕾和静婉都穿得很漂亮,天很冷,作为舞蹈皇后裴蕾蕾依然穿上了她的百折裙出现在晚会现场,一贯沉默寡语的静婉那天也特别亮丽,她穿了件天蓝色夹克衫和黑色长裤,扎着一个马尾辫,一张小白脸,长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一说话露出一排小白牙,真可用“玉洁明净”来形容她,有一种古典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