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此去经年 > 第一卷 > 第二十六章 凤凰涅槃
第二十六章 凤凰涅槃



更新日期:2014-09-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静婉看着外面的风景,随着一波接一澜的思绪,很快就到了阳泉火车站。静婉整理好了行理,很利索地走出了车站。静婉永远是那样的美丽,永远是那套米黄色的套裙,简单大方,又很适合自己的气质与性格,反正是很有魅力的。啊,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啦,短短的一个星期的,静婉还是流恋着自己的故乡,自己的工作地方还有自己身边的朋友。静婉拉着行理包走出大厅,抬手走出大门时,让静婉惊呆了,康斌在那里静静地等着自己。他们都笑啦,没有说一句话,这时也许语言无法表达彼此的心情。静婉笑啦,又是那样的从容。康斌也笑啦,但不是从容而是很坚定。“走吧,上车。”又是一句短的不能再短的话打断了此时此刻的平静。“谢谢·······"静婉就象是一只很听话的小兔子一样,很小心地上了康斌的车里。静婉不能表达现在自己的心情,她正想给康斌一个拥抱,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但,她没有这样做,在车上,两人没有说一句话,静得让人很害怕,但就是这样的······静婉的脑袋还来不及反应过来,车已到了她的楼下。康斌下了车,从后背箱里拿出了行理包,很娴熟地上了静婉的二局式,打开了家门。静婉随着也走进了自己的小窝,静婉又掉泪啦,家里一切如故,但又好象有了一股从来没有的气息。是什么了?静婉凝噎住了,她第一件事还是走到了“榴莲宝宝”面前,好好精灵地小生命啊,它们拼命地往鱼缸外撞,好象是见到了自己主人分外的兴奋一样,静婉的眼睛又湿润啦,“静婉,它们我照顾的很好,你看,是不是都长大了许多?”康斌的话又一次打断了静婉的思绪,“哦,谢谢你·······”静婉太感谢康斌啦,在餐桌上的那个小鱼缸这几天好象变得精质了许多,原来是在餐桌的上面挂上了康斌写的“涅槃”的字幅,静婉惊呆啦,此时的她的眼泪象断了线的小珠子一样,杂也收不住了阀门,静婉实在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她扑到了康斌宽大的怀里,失声大哭了起来。康斌没有拒绝,他用手扶摸着静婉的长发,眼里也湿啦。有人说过:人生难得放纵自己一次,那么就放纵一下自己的感情吧,不必在意结果,当真心爱过之后,就会淡然的去面对人生的很多挫折。静婉真得想放纵一下自己藏的很深很长的感情啦。
    前世我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杨柳岸执着等候千年
    不想错过这一季的花期
    努力让自己开出久违的华丽
    朵朵写着凄楚的言语
    只为聆听风起时你动人的旋律
    我站在风中日夜等你
    雨来时我独自倚在雨里
    不怕肆虐的雨丝淋湿自己
    我把心事放飞在雨中
    这里的奥秘只有你懂
    
    
    我想我是桃花
    当姹紫嫣红都开遍
    我等你在桃园
    我想我是你前世遗失的白莲
    孤独摇曳在荷塘中间
    苦苦翘首企盼
    当红叶染醉青山
    我等你在秋天
    不惧怕岁月的清欢
    从春等到夏从夏等到秋
    我等你
    等你等到雪花飞倦不舞
    梦里江南
    
    写满我无悔的诗篇
    西子湖畔
    依然撑着那把蓝色花纸伞
    守候着丁香一样的容颜 
    有多少夜晚
    就有多少思念
    潮湿的心情
    不知还有多少触动
    苍凉的手指
    俯拾满地落红
    不知哪一瓣刻着你前世的约定
   “静婉,过来,”康斌拉着静婉纤细的手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他用那又很坚实的双手为静婉抹去了眼角的泪滴,“静婉,你的一切我都听瑞峰说啦,你一定要坚强啊,我希望你能象“涅槃”一样破茧重生,很阳光地重新开始,坚强地走下以后的人生旅程。”“恩,谢谢!”静婉只有这样来回答也感谢,此刻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是那样的能读懂自己。凤凰经历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验,获得重生,并在重生中达到升华,称为“凤凰涅磐”,以此典故寓意不畏痛苦、义无返顾、不断追求、提升自我的执着精神,
  天方国古有神鸟名"菲尼克司"(Phoenix),满五百岁后,集香木自焚,
    复从死灰中更生,鲜美异常,不再死。
    按此鸟殆即中国所谓凤凰;雄为凤,雌为凰。
    《孔演图》云:"凤凰火精,生丹穴。"
    《广雅》云:"凤凰......雄鸣曰即即,雌鸣曰足足。"
    除夕将近的空中,
    飞来飞去的一对凤凰,
    唱着哀哀的歌声飞去,
    衔着枝枝的香木飞来,
    飞来在丹穴山上。
    山右有枯槁了的梧桐,
    山左有消歇了的醴泉,
    山前有浩茫茫的大海,
    山后有阴莽莽的平原,
    山上是寒风凛冽的冰天。
    天色昏黄了,
    香木集高了,
    凤已飞倦了,
    凰已飞倦了,
    他们的死期将近了。
    
    凤啄香木,
    一星星的火点迸飞。
    凰扇火星,
    一缕缕的香烟上腾。
    凤又啄,
    凰又扇,
    山上的香烟弥散,
    山上的火光弥满。
    夜色已深了,
    香木已燃了,
    凤已啄倦了,
    凰已扇倦了,
    他们的死期已近了。
    啊啊!
    哀哀的凤凰!
    凤起舞,低昂!
    凰唱歌,悲壮!
    凤又舞,
    凰又唱,
    一群的凡鸟,
    自天外飞来观葬。
    凤歌
    即即!即即!即即!
    即即!即即!即即!
    茫茫的宇宙,冷酷如铁!
    茫茫的宇宙,黑暗如漆!
    茫茫的宇宙,腥秽如血!
    宇宙呀,宇宙,
    你为什么存在?
    你自从哪里来?
    你坐在哪里在?
    你是个有限大的空球?
    你是个无限大的整块?
    你若是有限大的空球,
    那拥抱着你的空间
    他从哪里来?
    你的当中为什么又有生命存在?
    你到底还是个有生命的交流?
    你到底还是个无生命的机械?
    昂头我问天,
    天徒矜高,莫有点儿知识。
    低头我问地,
    地已死了,莫有点儿呼吸。
    伸头我问海,
    海正扬声而鸣(口邑)。
    啊啊!
    生在这样个阴秽的世界当中,
    便是把金刚石的宝刀也会生锈!
    宇宙呀,宇宙,
    我要努力地把你诅咒:
    你脓血污秽着的屠场呀!
    莫悲哀充塞着的囚牢呀!
    你群鬼叫号着的坟墓呀!
    你群魔跳梁着的地狱呀!
    你到底为什么存在?
    我们飞向西方,
    西方同是一座屠场。
    我们飞向东方,
    东方同是一座囚牢。
    我们飞向南方,
    南方同是一座坟墓。
    我们飞向北方,
    北方同是一座地狱。
    我们生在这样个世界当中,
    只好学着海洋哀哭。
    凰歌
    
    足足!足足!足足!
    足足!足足!足足!
    五百年来的眼泪倾泻如瀑。
    五百年来的眼泪淋漓如烛。
    流不尽的眼泪,
    洗不净的污浊,
    浇不熄的情炎,
    荡不去的羞辱,
    我们这飘渺的浮生,
    到底要向哪儿安宿?
    啊啊!
    我们这飘渺的浮生,
    好像那大海里的孤舟,
    左也是漶漫,
    右也是漶漫,
    前不见灯台,
    后不见海岸,
    帆已破,
    樯已断,
    楫已漂流,
    柁已腐烂,
    倦了的舟子只是在舟中呻唤,
    怒了的海涛还是在海中泛滥,
    
    啊啊!
    我们这飘渺的浮生,
    好像这黑夜里的酣梦,
    前也是睡眠,
    后也是睡眠,
    来得如飘风,
    去得如轻烟,
    来如风,
    去如烟,
    眠在后,
    睡在前,
    我们只是这睡眠当中得
    一刹那的风烟。
    
    啊啊!
    有什么意思?
    有什么意思?
    痴!痴!痴!
    只剩些悲哀,烦恼,寂寥,衰败,
    环绕着我们活动着的死尸,
    贯串着我们活动着的死尸。
    
    啊啊!
    我们年轻时候的新鲜哪儿去了?
    我们年轻时候的甘美哪儿去了?
    我们年轻时候的光华哪儿去了?
    我们年轻时候的欢哀哪儿去了?
    去了!去了!去了!
    一切都已去了,
    一切都要去了。
    我们也要去了,
    你们也要去了。
    悲哀呀!烦恼呀!寂寥呀!衰败呀!
   
    凤凰同歌
    
    啊啊!
    火光熊熊了。
    香气蓬蓬了。
    时期已到了。
    死期已到了。
    身外的一切!
    身内的一切!
    一切的一切!
    请了!请了!
    群鸟歌  
    岩鹰: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该我为空界的霸王!
    
    孔雀: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看我花翎上的威光!
    
    (氐鸟)枭: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哦!是哪儿来的鼠肉的馨香?
    
    家鸽: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看我们驯良百姓的安康!
    
    鹦鹉: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听我们雄辩家的主张!
    
    白鹤: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看我们高蹈派的徜徉!
   
    凤凰更生歌
    鸡鸣
    听潮涨了,
    听潮涨了,
    死了的光明更生了。
    
    春潮涨了,
    春潮涨了,
    死了的宇宙更生了。
    
    生潮涨了,
    生潮涨了,
    死了的凤凰更生了。
    
    凤凰和鸣
    我们更生了,
    我们更生了。
    一切的一,更生了。
    一的一切,更生了。
    我们便是他,他们便是我,
    我中也有你,你中也有我。
    我便是你,
    你便是我。
    火便是凰。
    凤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新鲜,我们净朗,
    我们华美,我们芬芳,
    一切的一,芬芳。
    一的一切,芬芳。
    芬芳便是你,芬芳便是我。
    芬芳便是他,芬芳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热诚,我们挚爱。
    我们欢乐,我们和谐。
    一切的一,和谐。
    一的一切,和谐。
    和谐便是你,和谐便是我。
    和谐便是他,和谐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生动,我们自由。
    我们雄浑,我们悠久。
    一切的一,悠久。
    一的一切,悠久。
    悠久便是你,悠久便是我。
    悠久便是他,悠久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欢唱,我们翱翔。
    我们翱翔,我们欢唱。
    一切的一,常在欢唱。
    一的一切,常在欢唱。
    是你在欢唱?是我在欢唱?
    是他在欢唱?是火在欢唱?
    欢唱在欢唱!
    欢唱在欢唱!
    只有欢唱!
    只有欢唱!
    欢唱!
    欢唱!
    欢唱!
    静婉想起了郭沫若写的《凤凰涅磐》,是啊,悸静婉同志,你一定要振作起来,浴火重生一回,坚强地面对生活的考验,演艺出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