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此去经年 > 第一卷 > 第二十四章 生活在继续
第二十四章 生活在继续



更新日期:2014-08-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静婉这段时间真是太忙了,好几次的聚会,好几次的心灵碰撞。好在这几个月医院事不多,假如真是工作事太多,那她也不能顾及这么多,因为她对待事业是一丝不染的。但,生活依然在继续,它不是每天都沉静在风花雪月的时候,它是平淡无奇的,它是很现实残酷的,人们都在为生际而奔波、在劳累,生活中情情我我的事在这里也许就不算什么了。  静婉在医务办公室里,一个人静静地想着自己这几个月里的这些事与人,是啊,悸静婉同志,你是不是又在犯同样一个错误,是不是有感情用事啦,是不是又沉静在自己爱河里不能自拔了?她托起了下巴,傻傻地呆在办公桌边,她眼前又出现了康斌,他那成熟男人的执着眼神真让静婉有点害怕,这是她与礼仪从来没有过的,礼仪看她的眼神是很亲切的,没有想吃了的感觉,但康斌就不是了,他就是一只饿坏了的狼,真让静婉躲都躲不及。静婉正在想怎样才能处理好自己的这些相遇,是啊,人生就是这样,一段感情的结束,就要面临着另一段感表的出现,这是必然规律,静婉也是这样。  静婉又习惯地向窗外望去,这次静婉看到马路外面,一辆辆CAR,堵塞了整条大街,啊,的确现在的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这些CAR正是最好的解释,静婉又看到了对面的高楼一幢幢拔地而起,心里真是太过的激动,真是太美了,如今我们这个小县城也变成了大都市,不是吗?静婉笑啦,很迷人,她永远是那样地静,也常常一个人在笑,生活在继续,静婉很理智,人离不开柴米油盐,衣食住行都是人最基本的,而且人们都渴望平静地去生活,静婉想象的那种感情似乎太不现实啦。静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真该死,为何都34岁啦还在期待那种爱情?是不是脑袋进水啦?静婉在蒙心自问,也在检讨自己的偏激与痴情。  “悸大夫,方主任叫你到他办公室一趟。”楚护士说道。  “哦,谢谢,我知道啦。”静婉收拾好办公桌上的病例,走向了方主任办公室。是啊,这时的悸静婉才感觉到这才是真正的生活。这半年来,自己升为医院儿科的副主任,一个是自己的学历高,二个就是这位方主任还是挺关心悸静婉的,及力进推荐静婉担任副主任一职,因为他是一位很爱人才的好大夫。静婉很欣赏他。  “方主任,您好,您叫我啊?”静婉走理了方主任办公室。  “哦,悸大夫,坐,我给你倒杯水。”方主任站起来为静婉倒了杯水,送在了静婉的手里。方主任一位中年男人,很成熟又稳重,而且很爱干净,也许是职业的缘故,什么时候方主任就是那样的衣冠整洁,干净力索,静婉很喜欢他这一点。  “是这样的,悸大夫,省里下了一个儿科在北戴河演讨会的名额,我想让你去,你看如何?”,  静婉听过,立即回应“不,方主任,还是你去比较合适,你资历比我高,理应是你去呀。”  “不,悸大夫,我虽然资历高,但学历不高,没有你的知识与水平,我心里清楚的,到了那里还要发表演讲,我不如你啊,悸大夫,人都应实事求是,你去了,是代表整个县医院儿科水平,我不能自私啊!”  医学这个东西弄不得一丝的马糊,静婉是明白的,自己这几年离异后,变悲愤为力量,自己独处时潜心研究儿科的难题,写了几篇儿科论文,颇有建树,这是举目共暏的,是在省里受到过表扬的,而今的悸静婉还在努力,她想考北医大研究生,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从方主任办公室走出,静婉心里好激动,是啊,自己并没有失去理智,这不是很好的回报吗?这是省里一次级别高的医学演讨会,正是静婉学习的大好机会,人生这样的机会太少啦,静婉没有白白努力,她太高兴啦。方主任说下礼拜二就要去,静婉看了看日历,今天已是周五啦,去北戴河说是走一周的时间了,静婉又高兴但又很纠结,因为她又在想用不用告一声康斌啊? 
   静婉永远都是这样的重感情,没办法,她不想失去这位蓝颜知己,人生遇这样一位与自己情意相投的人太难啦,有时友谊是需要你去好好珍惜,去好好经营的。静婉回到医务办公室,她理清了头绪,把自己近期的工作交待给了黄大夫,收拾了一些东西,往家里奔去。  静婉一路上脑袋里杂乱无章,她想啊,生活杂们永远在与自己开这个玩笑,才和康斌建立友谊关系,又要分别,静婉有点怕,她怕康斌会不在乎自己,会忘记自己,因为静婉的感情世界谁也看不懂,谁也理不清,她太爱那副侍女图啦,竟然是康斌画的,啊,静婉太爱那幅画了,也很钦佩康斌的才华,因为静婉在画功上也有建树的。  静婉回到了二局式,她走到了“榴莲宝宝”跟前,是呀,静婉走了让谁来照顾它们呢?静婉的确没什么朋友,瑞峰和蕾蕾不能老麻烦人家啊。静婉迟疑了,她拿出了手机,很小心地拔通了康斌的手机。  “静婉,是你呀,我在开会,一会儿,我给你打过去。”  “好的,那就不麻烦你啦。”是啊,人家每天太忙啦,悸静婉杂忘记了人家的身份与地位?静婉站起来,打开了CT放出了幽怨惆怅地音乐,为自己习惯地倒了杯咖啡,又沉静在自己的梦境里。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换来今生你我的擦肩而过,情为何物?无从说起,天长地久,地老天荒,那永远是句脱口而出的话,做起来是那样的艰难.我不渴望一生一世的情绵,我也不渴望风花雪月的爱情,更不敢企望浑浑烈烈地事业,而是只想做一杯清澈见底的白开水,那样的静,那样的纯,又是那样的热.  一杯白开水,静是我做人的基本,纯是我的个性与人格,热是我亵渎每一天的心情万物宇宙,人为长灵,一切切的奇迹都是人这种动物在演变,在实现我们要有颗感恩的心来载物释解,来好好创造这个圜宇。  永不言弃,开放未来,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这些正是静婉的心声,音乐是个好东西,很快让静婉快乐了起来,她又浑身散发出了活力与力量,她为自己去北戴河做起了很细心的准备,“冬雪的音乐,原来静婉的手机响啦,”  “静婉,什么事啊,对不起,刚才真的有事”,  “哦,也没什么,你这个周末到瑞峰那里取样东西,好不好?”  “好的,我会去的,改天见,”  “好的,快忙你的吧。”永远是这么简单的话语,静婉想好啦,把家门钥匙和一封信放在瑞峰那里,让瑞峰交给康斌,自己走的太匆忙,康斌又工作太忙,就是这样,生活都在平淡地继续着,谁也阻止不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