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此去经年 > 第一卷 > 第二十二章 黑“榴莲”蠢蠢欲动
第二十二章 黑“榴莲”蠢蠢欲动



更新日期:2014-08-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今天是周末,静婉睡了个懒觉,上午九点才起床。她庸懒地下了地,拉开了窗帘,打开了门窗,燥热的天又打扰了静婉的好心情。静婉紧凑起眉头,不知不觉地又走到了“榴莲宝宝”面前,这时的静婉才有了笑脸,静婉看到今天那条黑榴莲很是活跃,追得宝宝喘不过气来,这段时间这两条小鲸鱼似乎在静婉这里生活的很幸福,都长大了许多,也变得很精神了。看着黑榴莲,静婉就又想到昨晚的康斌,不,康县长,呵呵,静婉笑啦,黑榴莲太像康斌啦,时时刻刻分分秒秒地在追逐着红宝宝,昨晚就是这样,静婉走在哪个角落,康斌就出现在哪里,呵呵,静婉笑得很羞涩,就好象眼前这条纤弱的红宝宝,哦,生活真是太过的有意思??????静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很木纳地走向卫生间,去刷牙,洗脸去。静婉在卫生间的穿衣镜里好好看了自己,悸静婉,你还是这样的美,天生丽质,不需要任何装饰,精质的五官,凝脂的肤色,还有就是高雅的气质,这些都是静婉身上独有的,很特别的。静婉不敢再想下去,今天的静婉心里有了变化,是在蠢蠢欲动地寻找着自己的榴莲。
  洗刷打扮一番,静婉简单地吃了口早餐,就又奔瑞峰的画室去了,这是静婉这几年的去处,也可算是栖息心灵的好地方。“静婉,昨晚你可真漂亮,跟康县长跳的那支舞真是太让人嫉妒啦???????”瑞峰看见静婉就说这样的话。
  “是吗?瑞峰,昨晚我真的还跳得那么好?呵呵,好多年没有再跳啦,”静婉回答到。
  “恩,还是大学的舞后”。静婉看了看瑞峰这个画室,近段时间好象没什么好的作品,整处画室还是那两幅画——冰山雪莲还有就是兰花天丽,最最能衬托这里的气氛。
  “唉,瑞峰,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康县长为什么会有那么高的画诣?”静婉又想到康县长家时的那幅侍女图。
  “哦,其实康县长本身就是个画家,他是阳泉工艺学校的高才生,因为当时家里穷,没有上大学,但他对艺术的追求一直没有放弃,还写一手好毛笔字,很了不起。”静婉听着这些话,心里是敬佩还是喜欢不好说,反正他相信康县长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静婉,我可以这样叫你吗?""你喜欢兰花吗?”这些话多么熟悉,真是静婉心里所寻找的黑“榴莲”啊!静婉这时有点发呆啦,还有那个书房里的毛笔字“涅槃”铿锵隽秀的笔体,正是静婉梦昧以求的啊,静婉本已死的心此时已经活了过来。佛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与你擦肩而过。那前生我们曾有过多少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了今生那么多次的擦肩。静婉想到了康斌,她不想让他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而是这好好把握这难得的蓝己。33岁的悸静婉现在真正地知道自己渴望着是怎样的感情。张礼仪是自己的初恋,那份感情太过的脆弱,太过的短暂,而今天静婉遇到了康斌是那样的坚固与诚实,又是那么的真实与长久,是心灵的碰撞,是心与心的靠拢。静婉眼睛又湿啦,她就是这样的多愁善感,而又是那样的温婉坚强。
  “呵,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康县长您好”,静婉擦干了眼角的小雨点,抬头看到了康斌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边。
  “哦,静婉你也来啦。”康县长向静婉说着握手。
    “哦,今天休息,来瑞峰这里透透气”静婉笑着答道。
    “瑞峰,你和静婉是大学的同学,是不是当时有很多男生在追这位佳人啊?哈哈??????”
    “是啊,康县长,静婉是我们三大的高才生,又是三大的舞后,你昨晚跟她跳舞是不是感觉到啦?”瑞峰紧跟着回答道,静婉的脸又红啦,抬头一看,那双成熟男人的眼睛正在端详着自己,是那样的执着和热烈。静婉好害怕,他知道康斌今天是因为静婉才来瑞峰这里的,而静婉又何尝不是因为康斌而来到瑞峰这里的啊?正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此时此刻的静婉真的找到了自己的黑榴莲啦。
    “静婉,我太欣赏你的才学啦,可不可以为我画一幅画,题材随便”。
    “好啊,静婉脱口而出地答应啦。”在康斌面前静婉为何就不安静了呢?慌里慌张的,语列论次的,很是糟糕。
    这么多年瑞峰总是在盼着静婉开心地笑起来,他对静婉的感情是纯粹的,在大学时本来他是很喜欢静婉的,但礼仪更优秀,更能给静婉带来幸福,他就主动退出,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啊,此时此刻他又在康斌面前夸着自己,他知道康斌能给静婉力量或者说是累了可以靠的肩膀,静婉重新赏识着眼前的两位男士,都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可爱。
    “我也有一个请求,可不可以把你书房里的那幅字送给我啊?”静婉歪歪脑袋向康斌说道。
    “是不是涅槃?”
    “是的,那两个字太美啦。”静婉答道,
    “好的,静婉我送给你。”
    “好啊,静婉你可面子不小啊,康县长可舍不得轻易送人字画的”。“哦,那太感谢啦,”静婉的脸又红啦,是啊,她太了解此时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虽然接触就仅仅几次,但静婉相信自己的感觉,这就是自己的黑榴莲。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静婉又想到席慕蓉《一棵开花的树》里的这句话。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静婉很难拒绝这难得的榴莲,因为静婉死过去的心现在已经蠢蠢欲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