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此去经年 > 第一卷 > 第三十五章 受伤的芭芘娃
第三十五章 受伤的芭芘娃



更新日期:2014-10-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静婉与瑞峰很顺利地坐上了动车,三个多小时就到廊坊了.下了火车,瑞峰替静婉拿好行理,打了个迪,往礼仪的家奔去.一路上,静婉心里很紧张,不知道会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答案.静婉拉开了车的窗子,脸向外看着,真是十年没有来廊坊,变化真大,以前的四合院平房,现在变得很贫瘠,都是高楼大厦,静婉真得找不见礼仪家啦,心里好徬徨,思绪在自己的脑袋里不停地出现,是礼仪的母亲还是父亲,以前她和礼仪到这里,他二老是那样地喜欢自己,不知现在还记得自己不记得了?
    “静婉,喝水.”瑞峰送手递给静婉一瓶纯净水,”哦,谢谢.”静婉木纳地接过水,呆呆地喝了一口这纯得不能再纯的水.一会功夫,瑞峰在一个小区停下了车,让静婉下车.静婉跟着下车了,眼前并不是礼仪家的四合院,而是一幢幢楼房,好陌生呀,“瑞峰,这是哪里呀?”
    “哦,静婉,忘了告你啦,礼仪原来的家早拆迁了,现在住在这个小区25号3单元301”.静婉这时才明白,这几年他们是有联系着,唯独没有让静婉知道.静婉看着瑞峰忐忑不安的表情,心里也有了不好的预兆,但,她还是很镇定地随着瑞峰一步步地走向礼仪的新家.瑞峰按下了门铃,出来开门的果然是礼仪的母亲,还是那样的慈祥.
    “哦,小峰你来啦,这是静婉吧?”看着礼仪母亲看着自己这样怪的面孔,静婉小声地答道“伯母好,多年不见”,“快进来,你们可是稀客呀.”,几句客套放后,静婉和瑞峰走进了这久违的家.家里很干净,虽然很简单,但还是很温馨的.“喝水,礼仪他母亲为静婉与瑞峰倒了杯水”“谢谢,甭麻烦,我们不渴,静婉答道”,时间在这样一分一分地过去,但总不提礼仪的事,真让静婉着急死了,她站了起来,向别的家走去,静婉终于明白了,在一个卧室里她看到了瑞峰与李婷婷的结婚照,这一切真是真的啊,静婉眼前一晕,她差一点倒下,但她还是强忍着悲痛,又走出到客厅里.
    “静婉,你没事吧,”瑞峰看到静婉苍白的脸,向前扶了静婉一把.
    “没事,我没事......”静婉重新坐在了客厅沙发上.这时,礼仪的母亲去了另一个家,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静婉.“小婉,这是礼仪上次回来带回来的东西,他让我一定亲手转交给你.”静婉不敢接这件东西,她整个人象虚脱了一样,一点力气也没有.“瑞峰,帮我打开它.”静婉真得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啦.真得不也相信,但这是事实呀?爱情啊爱情,这是多么脆弱的东西呀.瑞峰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是静婉的芭芘娃,它还是那样的可爱,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静婉,那样的镇定,好象在说,不要伤心悸静婉,我不是还好好的吗?静婉不顾一切地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芭芘娃,想到了她和礼仪以前所发的誓言,“静婉,它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假如有一天芭芘娃又回到你身边,我不得好死......”这是他们分别时所说的,而今芭芘娃不是又回到了静婉的身边了吗?静婉双手软了下来,没有一点力气握住自己的代身,芭芘娃,礼仪啊礼仪,难道真得是命中注定我们俩不能在一起吗?“芭芘娃,就是你静婉,你知道吗?”以前说的话又一次重新回荡在静婉的耳边.眼泪这东西真是来得太及时了,静婉不能接受这么多年来自己的希望变成了灰烬,手里的芭芘娃掉在了客厅里的地上.立刻摔成了两半.“小婉,别太伤心啦,礼仪也是没有办法呀.”礼仪的母亲向静婉解释着,这时的静婉失去了理智,她看着自己的芭芘娃受伤啦,她低下了头,认真地把摔伤的芭芘娃抱了起来.心碎了,静婉这几年心真的彻底碎了.
    昨夜芭比离我去,今早摔地两分晓。
    心如刀割肝肠断,挥泪扶起芭比娃。
    悔恨朝日未呵护,缠绵思愫难恕怨。
    冰清玉洁芭比娃,纤手疗伤倍珍爱。
    恨水东去不复返,痛哭流涕尝苦胆。
    朝朝暮暮相做伴,生生世世永不离!
    静婉还是不舍得心爱的芭芘娃受到这们的伤害,她拾起了芭芘娃,用胶带纸重新粘好了芭芘娃,静婉又一次看到了芭芘娃是冲着自个笑着,好象在说生活没有欺骗自己,一定要坚强.
    就这样,静婉手捧着刚刚受伤的芭芘娃,与瑞峰走出了张礼仪的家,又坐上火车,向北京出发了.一路上,静婉一句话也没有说,好象这时只能中无语来表达此刻静婉的心情.秋风尽管吹着静婉的双脸,但静婉还到路边的秋色依然很旖旎.还留着夏天的尾巴,好象是舍不得夏天的浪漫与开心.静婉想着自己此刻的心就如眼前的秋色一样,尽管一万个不情愿地离开夏大哥,但无情的秋风一定会把自个吹走的.
    是啊,夏天是浪漫的季节,花开的很耀眼,男女痴心人都愿意在夏天做梦,牵手;夏天过后就是秋天,早秋是让人欣喜若狂的,看着忙碌的天地人收割着脸朝地,背朝天的硕硕的果实,真是太过的高兴。“花开花落又一季,叶落随风复故地。云开日出四季轮,山水相随天地间”。
    但一旦收割完后,就只留下了稻草人一个人在那里傻傻地等,等着玉米大弟和自己玩家家,等着土豆小弟在给自己挠脚痒痒。荒漠稻草人,是你日日夜夜地守候,才有今天的累累硕果。不是吗?但,世上就没有完美的事和人,为何他们都走了,只留下了稻草人;为何他们知道狂风暴雪即刻降临,自私地躲在了屋檐下,就没有告诉稻草人一声;忠诚善良的稻草人,依然在那里守候着自己家园,等待着自己的主人,啊,稻草人,我忠诚的保护神,你是我的最爱!
    “层层梯田变荒抚,唯留一顶草帽绿。旖旎秋色何去处?滟滟风嗷掀走帽”。冷酷无情的秋风,为何这样的绝情?你把草帽的伙伴一一抢走,为何又要把这顶帽子抢走啊?叶在嘶呐着,风在呜咽着,花在调谢着,为何?为何?
    但,老天爷才不会明白人间的真情,它不知道人世间是有感情的。它只知道自己的痛快与开怀大笑,叶在追赶着风去为稻草人找那顶丢失的帽子,花也在为稻草人没有了好顶帽子哭尽了眼泪,昨天还是娇好的面容此时些刻花容变得很是憔悴,但花无怨无悔,因为它深爱着那顶帽子。静婉想到这些,心里好受多啦.因为她相信自己没有做错事。也许她和礼仪真得是没有这份缘吧,或者说是缘份尽啦.静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知不觉地到了北医大门口,瑞峰和静婉下了车,朝北医大奔去.受伤的芭芘娃紧紧地握在静婉的手里,她再也舍不得让它受伤啦,静婉一定要让它开开心心地陪伴自己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