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此去经年 > 第一卷 > 第三十三章 素日,锦年
第三十三章 素日,锦年



更新日期:2014-10-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静婉理清自己的情愫,到医院把自己手里的工作向方主任做了个交接,向院长做了一个简要的汇报,写了这几年自己在儿科里遇到了棘手问题,还待儿科再努力的地方的书面材料.这才踏踏实实地去瑞峰的画室.静婉不知不觉地走进了他们四个的画室,瑞峰依然是那样的执着自己的艺术,凝神静气地做自己的画,依然没有听到静婉的到来,静婉也没有惊动他,看着瑞峰略显苍老的背影,静婉眼睛又湿了,该死地眼泪,杂又这样地不争气?瑞峰是爱静婉的,静婉心里比谁都清楚,大学里,他想追静婉,可又怕静婉拒绝自己,而觉得礼仪比自个更优秀,更能给静婉带来幸福,就这样,他选择了退出,这就是爱,爱得很纯粹,很脱俗,静婉想到这儿,看到眼前的瑞峰,真想拥抱他一次,好好地补偿他一次,静婉心里的瑞峰就好比是她生活中的掂脚石,或者说是自己赤裸裸地歇脚处.“竹叶清瞳泪朦胧,花皱月闲云锁足.小舟衔鱼来抹泪,难断长桥梁祝情。”此刻的静婉真的才明白从高中到大学,是眼前这个人在呵护自己的。
    “哦,静婉过来啦,又把我吓了一跳,你总是这样的,我可告你啊,死人吓不人,活人可要吓死人了,哈哈哈……”又是一阵笑声,在这里瑞峰总是让静婉笑得无怨无悔,是发自内心的笑,静婉知道瑞峰是让自己开心快乐.”"瑞峰,蕾蕾呢,星期日也编舞呀?”每每在这一刻,静婉就提到蕾蕾,因为她怕瑞峰忘记了蕾蕾,也为自个解围,"哦,她走了,省里参加比赛啦,这次奥运她编的舞要参赛.已去了一个星期啦.”静婉知道,蕾蕾这几年经常去表演,去什么比赛,家里的一切都是瑞峰,真是难为了眼前这位男人啦,静婉虽然和蕾蕾很要好,但她俩的性格大厢径庭,蕾蕾很开朗,而且很火爆,很时尚,而静婉还是那样的细腻含蓄,永远是那么静.此时静婉的双眼又落在画室里那三幅画,她的”祥云火炬”还好好地在”冰山雪莲”与”兰花天丽”的中间,是那样的烈火与激动人心,静婉的心又沸腾起来啦,大爱是国,小爱是家,静婉走到了自己的作品面前,用手扶摸着那幅油画,这时他又想到了康斌,是他画龙点晴,让自己没有迷失了人生方向,重新找回了自个."对啦,瑞峰,我明天就要去北京啦,15号入学,北医大读研.”"是吗?静婉,祝福你!”瑞峰知道这些年静婉变悲愤为力量,终于实现了自个的梦想,在大学那会儿,他们四个都想留到北京,去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但现实没有如愿以偿,三十五岁的今天,还是静婉第一个实现了自个的梦.瑞峰很敬佩眼前的这位女人,成熟而美丽,坚强而脱俗."明天,我陪你去吧,顺便我也想去找点体载,完善自己的作品,”,
    “这阵子康县长忙什么?”静婉总觉得自己应该去向康斌道个别,在自己内心他占着很重要的位置,是这些年进入她内心的唯一男子.而且是那样的优秀与熟悉.
    “静婉,康斌这阵子不知忙什么,没来我这里.”,瑞峰回答到.静婉心里有点失落,自从那次在画室他们四个相聚,静婉也没有他的消息,唉,人家是领导,忙的不可开交呀!静婉心里总感觉康斌与他们三个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他们只是一些小知识分子,而人家是做大事的人.静婉转过身来,告诉瑞峰把自个的那幅油画见了康县长送给他做个留念,必竟这次走的太突然,没有向人家告别,就做为补偿吧.
    静婉很想把这几年事做个句号,到北京重新找回自己,但必须去廓坊礼仪家看一次,找回自己的芭芘娃,即便礼仪不在了,他想自己的芭芘娃一定在,这是静婉最坏地想法.不能再让自己的感情这样子折磨下去了.“对了,瑞峰,我想明天去了,先去一次廓坊礼仪家看一看,你陪我去,好不好?”“恩,好的,我陪你”,我们十年了没有去过他们家了,不知道找见找不见啦,哈哈.瑞峰这时的表情很吱喔,让静婉心里很茫然,难道瑞峰他们知道礼仪的事?他们有联系,唯独不让自己知道?静婉想到了不好的结局,但她这几年学会了承受,学会了沉默.
    “瑞峰,谢谢你,明天早上到盂县坐动车,我们9:40的票,给你.”静婉把车票递给了瑞峰.原本她买了三张,还有蕾蕾一张,但现在只有瑞峰可以陪自己了解自己多年的心事啦.
    静婉没有在画室多待一会儿,因为她想回家看看二老还有女儿丝丝,这也正是她不能割舍的东西,但有时不能都做的完美,父母是支持自己的事业的,静婉想好啦,在北京站稳了脚跟,就接丝丝到北京去生活,让她受到更好的教育.
    坐在回家的车上,看到这熟悉地小城镇,静婉又有些不舍,是这里养育了自己,让自己成长,成才.太行西麓好山川,奔出状员孝乡田!静婉下定决心要做出成绩,报答这片黄土地.
    自己的梦是实现了,到北京读研,肯定北医大能留下自己这个高才生,但自己的感情却是破碎的,自己的代身芭芘娃,今天究竟在哪里?静婉不敢想,也不能想.
    落红谁家铁锁还,
    焚诗泪尽两茫然.
    而今意趣寄素日,
    难却可怜好锦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