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玄幻奇幻小说 > 真武 > 第一卷 > 第二章 生死境的武修者
第二章 生死境的武修者



更新日期:2014-03-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少年看着脸色变得阴晴不定的黑衣男人,小心翼翼张口问道:“师傅?是怪徒儿略有小成便沾沾自喜,使您不高兴了吗?”。听闻徒弟问话,黑衣男人这才从感慨中回过神来,随即用手掌轻轻抚了抚少年的小脑袋,开口道:“天儿,为师并无责你之意,你年纪尚小却能如此自谦实属不易,我怎会不高兴呢!”
 
眼下被黑衣男人唤作“天儿”的少年,正是叫凌夫子现下苦苦找寻的儿子——凌御天!
凌御天自小在清水村长大,外面的世界有多大,是什么样子他从不知道。从他懂事起,陪在身边的亲人也只有父亲——凌夫子一人。每每看到别家孩子都有母亲在一旁疼爱、呵护时,凌御天总会问凌夫子自己的娘在哪里?而得到的答案也从之前的:“你娘出远门不久便回来,到也许回娘家了。。。。”。随着凌御天的一天天、渐渐长大,也就不在开口询问凌夫子,关于母亲的事情。
凌夫子也知道这孩子命苦,所以对凌御天一直都是呵护备至,非惹大祸不责。虽然这孩子顽皮了点儿,但心性却不坏,这也让凌夫子甚是欣慰。但凌御天打小就是个闲不下来的主,时常独自一人跑出清水村玩耍,凌夫子又忙于在私塾授课,也就放任他去了。
   
    就在凌御天五岁这一年,某次跑出清水村,到枫山脚下一条溪水边捉螃蟹时,“偶然”遇见了现在教他修武的黑衣男人。
凌御天至只今日,也忘不了第一次遇见他师傅的震撼场景:“当天色变的阴霾之后,自己正打算拎着几只抓到的肥蟹回家。却瞧见不远处一块突起的岩石上,不知何时盘坐着一位全身发光的陌生男人,更在这之后男人身上出现两种颜色绚丽不一的黄、白两色珠体,交错环绕在这位、“仙人”身侧。”当仙人男子问凌御天,想不想自己也能变出这漂亮珠子的那刻,他几乎就不敢相信自己能成为仙人的徒弟”!
从那以后只要抓住空闲,五岁的凌御天就会偷偷跑出家门,跟随这位师傅修炼,梦想这自己有朝一日,也能修出这漂亮的内丹。但对于修炼着内丹的作用,在凌御天的念头里也只有一个——那就是: “好看,好玩,有意思而已”!
凌御天的印象中,自己的这位师傅永远都是穿这一身黑衣,而且师傅的面貌也只有自己见过,平日里他都是蒙着面容、来去无踪,至于师傅的名讳他没告诉过凌御天,而凌御天也从没问过,一直都是以师傅相称。
  
得知师傅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凌御天才轻松下来,大着胆子问:“师傅,徒儿想在看看,您变出漂亮的内丹行吗?”十一岁的凌御天这会儿,面容上满是憨厚、纯真的笑容。
黑衣男人动了动嘴角,便轻吸了一口气。看似平淡不过的呼吸而已,但凌御天却感受到狭隘山洞内所有空气,以至连洞外都被吸入了、大量狂涌而进的更多气流,瞬时冲进黑人男人体内,同一时刻黑衣男人身上已出现一道白色华光,一颗淡黄珠体在充实的元气中乍现而出,之后又分别先后出现两颗白色、红色内丹,一同环绕在黑衣人周身!
   凌御天已不是头一回看到着玄妙的丹境了,可兴奋的表情却从未减弱过,双手也不禁鼓起掌来,对着黑衣男人连口叫道:“师傅厉害,师傅好厉害!”
其实身为武修者,只要看一眼对手放出的内丹颜色,就知道对方已经达到何种境界。
那白色的内丹是造化境之上的玄妙镜,至于红色内丹更是高于玄妙境的——生死境!
玄妙镜者,通玄天地精妙、自身也达到可以运用天地之气,从而去深层煅丹练体的一种玄妙境界。
在玄妙镜之上的生死境武修者——已是参悟出生死轮回的含义,从而修得“不死之身”。所谓这“不死之身”是指生死境者,不论身受多大的创伤,哪怕是身体四分五裂,只要内丹不损,便能再度复活!这种百死而不僵可怕的能力,也只有将天地灵气运用到融会贯通,参透生死含义的生死境武修者才能具备。
除去这种可怕的能力,生死境武者在交战时,面对境界低微的对手,仅凭武镜散出的武念,就可致对手丧失意志,造成对方在短时间内,失去行动能力。就算是面对几十名,或者更多的武修者都一样!设想一下丹镜在造化境,就能大幅度提高人体的感知、速度和力量。而武修者到了生死境,这种层次所施展出的速度,足够能在对手意志模糊的那一念间,斩杀对方。所以在当今武修界中,谁还会去无端招惹,一位丹境是生死境的武修者呢?”
 
从凌御天师傅,年过五旬的年纪。就可以判断,他修炼到生死境的时间,最少也有四、五十年了。这还是“灵根”极好的速修者,才能做到这等修炼速度。凌御天这里只用一句:“师傅很厉害。”来形容这位师傅,也实在是有点寒碜。这黑衣男人所到达的武镜,足够有资格使某一股强大的势力,乃至一个国家对他不惜厚待,加以招揽!
 
此时黑衣男人的感知,也随着武镜的全开,到达一种可怕的层次。凌夫子焦急呼唤凌御天的声响,自然被他清晰的听闻到。微微皱了下眉头,黑衣男人心道:“也亏得自己在巧合中开了武镜,不然这次弄不好还真会被凌云这老小子发现,搞不好五年的辛苦都白费了!”旋即又立刻用心神去感应从凌夫子身上散发的气息,确定出他的位置应该还距离这山洞很远,才暗自在心中稍稍松了口气,当下不动声色的对还在一脸欢喜的凌御天唤道:“天儿,今日的修炼就到此结束,在练下去估摸你那父亲又要着急了。” 笑容还凝在小脸上的凌御天,意犹未尽的对黑衣男人撒娇道:“不嘛,师傅!弟子还不累,还想让师傅指点我多修炼一会儿呢。”黑衣男人并未因凌御天的撒娇,而答应他的要求,反而冷冷训他道:“修炼是要循序渐进的,切不可贪急!”黑衣男人一语说罢,心中却是恨不得让凌御天现在就修炼出——“已炼至三重出入境,比普通修武者更加精纯的造化境内丹出来,这样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是!,既然师傅这样说,弟子遵命。”凌御天乖乖低下头,小声对黑衣男人回道。
“这孩子年纪尚小,却很听话、懂事,而且修武的天赋也是极好。。。。。”黑衣男人心中不由对凌御天升起一丝欢喜,但立马又打消掉了这股念头,也在心头暗暗提醒自己,“就算这孩子如何出色,也不能对他心存一丝一毫的感情。!”
想到这黑衣男人也是叹了口气,未在对凌御天说话。只是急拉过他搂在胸口,一个闪身便抱着凌御天出了洞外。只瞧见一道黑色影子,如流光般急速向山下掠去。这寻常人要走几个时辰方能下到山下的路程,却几息之内就让他们到了。这期间黑衣男人还是避开了凌夫子的气息,走了个“之”字型路线。
枫山脚下,凌御天刚被黑衣男人放下身来,就用小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敬佩的对黑衣男人问道:“到了师傅这重武境,身法都会这般快速吗?” 凌御天想到自己上山时,还是偷偷瞒着师傅开了出入境,却也足足用了半个时辰,才到刚才离开的山洞。这比起师傅带他下山的速度,简直没有可比性!
黑衣男人并未回答凌御天刚提出的问题,只是表情凝重的对他严肃说道:“天儿,你要谨记修炼之事,切不可对你父亲提起。更不得在外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武镜,那样只会叫你陷入危险的境地!”。凌御天听到黑衣男人这样的嘱咐不下百次了,不过依旧还是重重点了点头,对黑衣男人保证道:“师傅放心,弟子绝不会让其他人知道的。”
“嗯,这样为师的就放心了。下次何时修炼,为师会提前通知你。!”黑衣男人满意的挥了挥手,又突然对凌御天神秘低声说道:“天儿,你若呆在原地不动,不出半柱香时间,你那父亲一定会出现在你眼前,你信还是不信”?这说话的当口,黑衣男人的身影已经飘出去老远,只留下还在发愣的凌御天一人。等凌御天回过神来,早就看不到师傅的影子了,不过对黑衣男人所留的话,凌御天从来都没怀疑过。
  
舒舒服服的找了块柔软的草地躺下后,凌御天也全身放松下来,懒懒散散的抬起一只手臂搭在自己额头上,眯起眼睛看着秋天不温不火的太阳。正当凌御天迷糊的快睡着时,耳边却传来一阵影影绰绰的脚步声,凌御天用双手撑起上半个身子,心下想道:“师傅果然神算,果然有人来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父亲呢?”
 
“臭小子,招呼也不跟爹打一声,倒是野到这里来了,叫我好找!”,听到着在熟悉不过的声音,不是自己的父亲、凌夫子又会是谁?凌御天心中不禁对师傅又崇拜了几分。
凌夫子瞧着不远处,凌御天躺在草丛里的一副享受模样,也倒没发火,只是心里疑惑起来,:“凭自己刚才的境界,似乎隐约感受到另外一股气息。。。。。”如今见到凌御天没事,凌夫子一直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不过,还是对正一脸向自己装可爱的凌御天的问道:“你小子一大清早就自己偷跑出门,为的就是来着荒山野岭上睡觉”?
 
凌御天傻笑着拍去身上沾着的草叶子,站起身来对凌夫子回道:“爹,这里那是什么荒山野岭嘛,儿子就是想趁早起锻炼、锻炼身体,不小心就跑远了。。。。。” 听到儿子这不痛不痒的回答,凌夫子也是司空见惯了。但是这一次分明是感受到了,除凌御天的另一股陌生气息。虽然现在凌夫子收了武镜,气息和普通人没有丝毫差别,但刚才寻找凌御天时,凌夫子可是开到造化境了,这等武镜带来的感知强度,是不会出错的!“不是这臭小子在瞒我,就是自己太过紧张感应错了吧?”凌夫子不得摇了摇头,暗暗叹道:“希望是自己出错了,不然麻烦就大了!”。回忆起自己十年前、带着还在襁褓里的凌御天,逃过重重追杀、历经艰险,才来到这个宁静的村子。如今一切总算过去了,能叫凌御天过上与世无争的安定生活,不仅是自己的心愿,也是凌御天已亡故母亲的最大心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