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侠经 > 第九卷 施一言断语明王朝 讲八戒论诗海棠社 >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更新日期:2014-04-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最后伊人说:“我还得去看看那个管事的老师回来没有,如果回来,就不用等明天了。这样吧,二十分钟后你在宿舍门口等我,如果还找不到那个老师,我教你点穴。”
   吾花高兴应了,与她辞别,到宿舍,先进寝室,和彩彩说了几句话,觉得时间差不多,才到大门口一站,安静地等候。进出学生难免迟疑,一个个看她,就有问的:“哦,圣女、、、吾花,是在检查什么吗?”
   “不是、不是,在等同学出来。”吾花慌忙解释,才觉得把住进出通道有些欠考虑,便下了台阶,守到石狮子边,却又被慕容楚楚看到,冲她笑道:“吾花,好美,你扶着狮子,我给你照张相吧。”
   吾花奇怪地问:“你带着照相机?”
   “刚带。”楚楚回答,“我是校报的摄影记者,正赶上任务。”
   “那好,不如咱俩合影一张。”吾花建议。
   “好呀。”楚楚很高兴,“但我先给你照两张吧。”
   吾花依她,扶着狮子摆了个造型,拍好后,又按照楚楚的意思骑到石狮子上照了一张。
   这时楚楚才说:“咱俩合影,得别人帮忙了。”
   话音刚落,后面搭茬的:“咱们来吧。”
   正是樊娲、萍云和伊人。
   楚楚就将相机交给她们,和吾花一起拍了两张。
   然后,四姐妹请楚楚为她们照了“全家福”。
   两三张罢,别人就要歇下,伊人却不减兴致,招呼道:“再来一个,等我骑到狮子上,你们分列左右。”
   樊娲就嘘:“你在狮子上坐着,咱们在旁边站着,那不成了随从?”
   伊人笑了:“对呀,就是要这个情境。”
   “行。”樊娲也笑,“能给衣小姐做随从,也是光荣。”
   于是摆好姿势,特意烘托出伊人。
   她们一番动静,早引来不少同学的围观,这时偏偏有一个不像学生的人凑也到了人群后面,入神地看向伊人,还不知觉地赞了一声:“好漂亮。”
   此刻嘈杂,有听到的,有没听到的,因为也是一句正常的话,再大不了,不过就是一丝轻薄,所以别人倒没在意。
   但这一声偏偏被主角衣伊人留心了。她立刻望去,居高临下,看是个生脸,不禁有些疑问:应该不是学生,而学校里的老师没有我不认识的,说是工友吧,也不可能。这人来路倒很蹊跷。
   就在目光一对的时候,明显那人紧张了一下,迅速转头,趁着人群混杂,往另一边去了。
   伊人要再观察,却被楚楚打断:“伊人,别乱动呀,就照了,笑一笑。”
   她只好放下,欢快地又拍摄了两张。
   完事之后,樊娲塞钱过去说:“拿着,楚楚。多冲洗几张。”
   楚楚坚决不收,说:“还用你们拿钱?我明天就去洗。”便快步进楼。
   “算啦。”幽萍云说,“楚楚一向豪爽,随她吧。”
   樊娲点点头,转头问吾花晚饭如何安排,却听答道:“同室的时彩彩同学已经先打招呼了,说让我等着,不用再买饭。”
   伊人就说:“那好,咱们走了。照顾好自己。”
   吾花忙道:“你不是要教我点穴吗?”
   “今天心情好,先不教了。”伊人大大咧咧地回答一句,走了。
   吾花又气又笑,只好回到寝室,见米娟和王琼已经将一张桌子搬到中央对坐,便也在旁边坐下。
   “你是吃我这个,还是等那个不靠谱的时彩彩?”王琼举着一盘香肠问过来。
   吾花笑道:“生活不错呀。”
   话音刚落,门外已有动静,米娟立刻去接,瞬间发出惊呼:“哟,这东西我认识,叫‘盒饭’。”
   吾花和王琼就注意看,见她们拎进来好多白亮亮的小盒子,也不知是塑料的还是泡沫的,总之里面明显冒着热气,到近处又有香味飘出,让彩彩有资格自豪说:“待遇不错吧?”
   然后撂到桌上,旋即打开一个,露出满层肉食,都是馋人东西。
   “‘待遇’不错,‘晴雯’更好。”王琼撇撇嘴,“你们那个潘心媛脑袋也不大呀。”
   吾花就笑,说:“那是豪爽,我看那个女孩外粗内细,倒是个直性子,好交往。”
   米娟也道:“心媛可是个讲究人,就是高傲一点、娇气一点,其它品德无瑕,仗义疏财就更不用提了。”
   说完递到王琼面前:“你先尝。”
   “不用,那是给你们的,我可不吃。”王琼推辞。
   米娟和吾花却拽她:“给咱们了,咱们请你,这就正常。”
   王琼就不再客气,这时候彩彩说了一句:“心媛有话----如果你确定她们确实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那说明馋在大家心中占据很高的地位。”
   接着又道:“她特意嘱咐----‘等吾花吃过之后,好有心情准备明天下午的诗社会议报告’。说----‘一定说动吾花,天大的事都放下。明天下午正式开社,无论如何也要请吾花加入并做第一个讲演’。”
   吾花一愣,旋即笑了笑,问:“明天不上课吗?”
   “怎么,没通知你?”时彩彩说,“学校内部装修一星期,加上领导检查,就不怎么上课了。”
   “那好吧,我就答应潘心媛。”吾花点头,“明天上午,你帮我赶稿子,等到了诗社,有需要的时候,还请帮我念。”
   “没问题,非常荣幸。”时彩彩高兴地答应了。
   说虽如此,但等到了第二天,她却被同学叫出去,声称急事,对吾花致歉道:“得你自己忙了,我要到下午,到时候直接去诗社。”
   吾花便由她去,独自准备了一下,也不过写写讲稿而已,好在一上午都没什么其它事情,顺风顺水,个把小时即毕,又做些其它事情,直到晌午,米娟、王琼喊她吃饭,方才出屋,但到宿舍门口,却被樊娲截住,给了一盒大包子,说:“别人请的,我就给你拿来,就别去食堂了。”
   吾花正在高兴,忽然看到米娟显出好大的不乐意,看樊娲时的眼神竟带着冷火,便忙招呼她和王琼道:“咱们就吃这个吧,香喷喷的,你俩快谢谢樊娲姐呀。”
   王琼立刻搭声,和樊娲近乎了一句,米娟却没说话,不过态度也缓和下来,随手接了一个吃。
   樊娲笑笑,也就走了。
   吃完之后,吾花说声:“海棠诗社的事情要紧。”与她们告别。
   看看现在的时间,虽嫌早些,但她有意积极,就朝清华园那边走去,拣的路径是长城大桥。
   这样中规中矩的直穿,比从山那边绕,要少走十几里路,所以尽管很多中文系的学生不大喜欢到清华园,说那里“藏着理科的妖气”,也还是要必经的。
   这下,不想观赏也要左右闲看了。但今天,北边的未名湖、南边的醉月湖,本来该有些“清波荡漾”的,却奇怪都看不到生气,只说“无聊的水面”,便真很无聊,倒还不如走“奈何桥”,有前世今生的一份牵肠挂肚。
   总算过去,就到了清华园边上。
   吾花却不奔大门,偏沿着墙边寻找起来。
   那边对着未名湖的十里长亭,是有一个正门的,但若寻便捷,图疾步,则需像吾花现在这样往南走一段,从某个大豁口踏进去。
   听说几个月前,清华园的一颗大树倒了,还砸塌面墙,幸好没伤到人,只是弄出个豁口,便有中文系的学生欢呼雀跃,称之“好兆头”,被另一些院系的听了,骂为:“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的不良。
   不过,从这里到潇湘馆,的确又节省一里多地,
   呵----
   吾花进来一看,还真热闹,许许多多的同学,有颠拍儿的,有弹玻璃球的,有跳方格的,还有的集体活动,围蹲一圈,做“丢手绢”,都是大学生常玩的游戏,虽然缤纷,却不嘈杂,仍有安静可寻,体现文雅校品。最稳当的一些则端坐在树下,一页、一页又一页地翻看小人书。
   吾花怕惊动他们,便沿着小路走。谁知怕惊动,偏有惊动来,竟畏畏缩缩闪出个男生,模糊记得是二年级的,便到面前,不敢看她,却低低说了声:“哎啦无有。”似将其音入尘埃。
   但吾花还是听清了,朦胧知道是英语,就有些微恼:“学校内外,都知道我不懂外语的,莫非有意取笑?
   便责道:“这位同学,嘀里嘟噜的在讲什么?请说中国话好吗?”
   这一问,那男生却慌乱起来:“没什么,没什么。”他支支吾吾地说着,就要走掉,却迎头撞到潘心媛,听她不停地笑,讲些“世间再深怀感情的语言,另一个听不懂时,就只是独自糊涂心了。礼物到别人手里才得”云云,引出吾花一头雾水,但也没多问,只说:“我就要去诗社,怕晚了不好。”
   潘心媛将那男生放走,言道:“本社长还没到,哪个敢挑剔早晚?”
   便一路说笑着,同到诗社。
   进门就有掌声,潘心媛借势招呼:“欢迎吾花,欢迎吾花。”
   刹那热情袭人。
   吾花发现原来同学们已经到齐,不由得致歉:“恐怕我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