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侠经 > 第八卷 思邂逅描画隐身术 看骄图评论原子弹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更新日期:2014-04-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回,衣伊人未说话,幽萍云倒先言道:“此名‘骄图’,并非普通的沙盘,可以进行很好的实战演练,是研究院的爱因斯教授借给我们的。”
   “不、不,纠正一下----”衣伊人插话道,“是借给你的,与我可没关系,弄坏了,你自己赔。”
   幽萍云气道:“那你别玩。”
   “别闹了。”樊娲劝道,“什么好玩意?不过一个电子游戏。”
   “此言差矣。”伊人和萍云一起发作,“只要将它反复琢磨,搞军事也就易如反掌了。”
   听她们说的煞有介事,樊娲和吾花也萌出兴致,一起仔细看那物件,不想让它激起自己心头漪,怕似少见世面,但观赏进去,见里面风雷滚滚,果然与现实战场一般无二,便不由得痴了,夸奖出口,连赞道:“很好,很好。”
   “就是。”幽萍云高兴起来,自说已经和衣伊人谋战了一会儿,正是调兵遣将阶段。然后指点一番,要她们判断结果。
   吾花受人之托,不想耽搁,就碰了一下伊人,轻声说:“有个柯老师找你看病。”
   伊人却道:“我知道了,他那是老病,不着急,过会儿就行。”
   赵倩之在背后也说:“等她们完事儿的吧。”
   吾花也就不再言语。
   这时幽萍云又让她们给以建议。
   樊娲思想未语,吾花却说一句:“你要败了。”立刻引起惊奇,便都认真看向她,等待详细讲解。
   于是吾花侃侃而谈:“看外表,似乎萍萍占据绝对优势,尤其还拥有大量核武器。----其实这个核武器就如同庙里的泥像,看着无限尊严,摆在那儿,叩拜者表面上诚惶诚恐,却只不过带着忌讳心而已,有几个真心信它决定生死?所以核武器再多,也只是一废物堆,反而要抽出大部队来保护它,倒牵制了自己。反之,尽管伊人什么都没有,却得个一身轻松。伊人又偏偏擅长以少胜多,只要指挥得当,全歼萍云的部队也不过谈笑间的事。现代战争中已经基本全是运动阵法了,能熟练驾驭运动中的阵型才是高明的指挥官。在这次战役中,萍萍的运动阵型确实没有给伊人带来实质性的威胁,而伊人在正兵层面上的致命缺点又没有被她及时地把握。在大桥一面,伊人现在试图起用棉花阵,即古时的逆八五行阵,这是 一种虚张以待两翼伸缩的阵术。如果奏效,奇迹就会立刻产生。极其发达的现代战争让一切都很有变化感,这里的情形,若是布置连贯防守阵型,以长虹卧波制约飞珠连环,计划登陆的才会被打破。如果以火力为借口,说有客观条件的限制,但终归难脱准备不足之责任。一步一具尸体的事实已经使她随心掌控战场的如意化为乌有了。对于这样的大战役来说,风格成为主导因素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是合理思维的必然。而伊人用兵的风格刚好对萍萍的风格特点形成克制。以萍萍一贯的大开大合,面对细腻之中突以脆快一挂鞭之风格的敌军难免要露出许多的破绽。比喻一下----萍萍就仿似辛勤的农夫一样把汗水洒落每一村土地,然后细细地耕耘,慢慢地收获;而伊人则是搞精巧的艺术,像画家或者音乐家。既然处在多战的时代,那么江心这样的重地,游览的间歇漫步里,一草一木就应当烂熟于胸了,周遭更必须一目了然。作为一个指挥官,地理上的知识是最基本的素养。江心这样的地方,要塞大城居险,若说没有考察,是不可能的,但在这次战役中,萍萍确实是没有很好的利用地理条件,所以伊人有了那么多的空子可钻,以后恐怕还要继续钻。另外萍萍所部的实战能力完全是局部战争中的经验,可如今进行的却是超级大战,这是两个理念体系,不可同日而语。萍萍运用正兵的能力要强,而伊人貌似也在筹划集团性,却处处出奇。以奇倍正,结果可以想见。你攻过来,我打过去,交叉的情形中有疏密错落,能够充分把握它们必然促就胜利。不具备空间意识又是一大弊端,而且是无法弥补的。如果能很好地利用空间,那么无论对手多么强大,也会在瞬间被消灭。但兵力占尽优势的幽萍云司令反而没有做到。而且不知为什么,与伊人相比,幽司令的节奏总是慢了半拍,这已经很危险了,不能不被敌人的火力所牵制。如果适时地打乱这种节奏,那么一切都会不同,有利的局势都会倾倒过来,比如在沟里或是关上所取得的胜利,皆有伊人节奏被搅扰的重要因素。这种节奏一旦被打乱就很难自行恢复。高超的一方总是控制着节拍。最后补充一点----萍云啊,你弄那么多巨型武器干什么?原子弹堆满各大仓库且不说,几十艘航空母舰都上来了。没用的,航空母舰有个最大的特点----它一打就沉。总之,伊人的小快灵,正是兵家出奇之所在。”
   一番言罢,滔滔有雄辩博识,旁边的人,听明白也好,没听明白也罢,都鼓起掌来,有的自负学问,还说:“好见识,生虎啸龙吟于其中,好、好、、、”

   吾花见旁边有画划笔,就捡过来,即兴题诗一首 :

         “ 有此骄图之拟战,

          千秋猛意到华光。

          停车备落星枝满,

          起火当酬血色长。

          铁马形风说故事,

          金戈若影照徒忙。

          消魂最是青山雨,

          卷云收去水一江。”

   旁边喝彩,就有记录的。

   樊娲突然有感,言道:“如果现实也如这般,有谁在宇宙顶上看着大战,那么对那些奋力浴血的人们将是多么大的玩笑。”

   “这本来就是个玩笑。”吾花答言道,“胜败又如何?往事,总归是往事。当我们诚实地回首,晚霞正优雅,那姿态,就是在诠释‘几度夕阳红’的沧桑。争斗不休,打来打去,回首过眼云烟,白白伤及无数生灵,有什么意义?所以和平善良也是大智慧。”

   “说的是。”衣伊人也道,“‘一将成名万骨枯’,而且想想世界历史上那些功勋卓著的将领们,能够善终者又有几个?能够不在漩涡中如履薄冰的更微乎其微。战争是残酷的,‘兵者凶器’,万不可轻为。”

   众人听下,都有了颔首之意。

   说到这儿的时候,“小胖子”忽然急急火火地跑来,喊着:“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此正是:
          未觉藏牌输已半,能见隐身爱才来。
          骄图把握兵千万,不与硝烟道直白。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