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侠经 > 第五卷 逛山湖新面做熟语 拉队员老将话城南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更新日期:2014-03-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随后潘心媛生出好奇,求问:“你怎么用的技术?教教咱们。”
   吾花就说:“耍钱玩鬼儿这门行当,由来已久,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用扑克做技巧,出现的时间还是比较晚的,尤其以近些年居多。一般玩花活儿,按照隐晦一些术语来说,最常见的是几个人做伙对暗号的‘打令子’;利用反光原理的‘递光’;在扑克上轻轻搓个小边儿做记号的‘出角儿’;还有我用的这个‘小袖’等等。但‘小袖’危险性相对较大,一旦被人抓住把柄,就等着挡片刀、枪刺吧。相反,‘递光’则高级隐蔽许多,只要稍微一点光亮,立刻知道底牌,即使别人明知道玩假,也抓不着证据,无可奈何,只能说一句‘眼睛真毒’。‘递光’的‘递’字按理说应该是‘传递’的‘递’,但也有的认作‘大地’的‘地’,说是‘地上的反光’,倒也对。这个最难练,但也是高手辈出,通常冠以‘递光王’、‘递光刘’、‘递光周’之类的称呼或者说是外号。当然,我得声明----咱们坚决反对赌博。”
   潘心媛入神听了,便夸:“这些都知底细,好厉害、好厉害。”
   罗玲则作状道:“禁赌是非常要得的,今从我做起,那几顿饭就不请了。”
   大家顷刻嬉然。
   正在说笑,樊娲忽然来找吾花,将她喊到旁边,言道:“有一位朋友,慕名,想拜望你一下,意下如何?”
   吾花就问是谁,樊娲讲道:“他叫佐思,出名的为人忠厚。他今天向学校捐助来了----校友发财,存心回报,也是义举。都在江湖走,哪能不碰头?老熟人了,顺便看望我。后来听说你也在本校,提了提,有意结识。”
   吾花一笑,没说什么,算是答应了,就由樊娲领着,一路到湖边,相见寒暄,言谈打量,见那佐思果然是一品人才,只是显得很拘谨,倒也不负“忠厚”之誉。
   说过几句话后,佐思忽然提起一件事:“你们都是会武的,是女侠,不知道见没见过隐身术?”
   吾花无法回答,樊娲却有词语:“听说真有这样的功夫,还真不是无稽之谈。我倒能理解,就如在一只蚂蚁前放一块面包渣,把该食物拿走后,它就以为消失了而感觉不到人力作用的存在,应该是一样的道理,还比如那些三纲五常的和��*********�彼此难以理解。规矩不规,各有姿态。打破常规思维,就进入彼岸的大境界。”
   “说的很对。”佐思点点头,犹豫犹豫,又说:“我遇到一个真实事儿,本人亲历。那是刚毕业的时候,一个夏日的午后,我在河边静坐,感受人迹罕至的美妙。这时候,奇迹光临了。邂逅-----应当称作美丽的邂逅。那是一个女孩,不知何时站到了我的附近,带点愁伥,带点凄楚,幽幽的风吹着她,淡淡的长裙飘摆来,好美。我看她的时候,是谜一样的少女;在她的眼里,也分明有个谜一样的我。我想----若非失意,谁又会来到这儿?我随后就认定是缘分。但不知什么时候,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在我眼前凭空消失了;没等反应的时候,却又现身在面前。见惯了人世间光怪陆离,我也一样吃惊。再如何主张接受新的事物,这也太新的出奇了。就在我发愣的时候,她又不见了。这回隔了稍长时间。我四下里捕捉踪影,看到了满山的花开,空空的水面。我想这回是真的没了,大概遇到九天玄女了,或者狐仙。刚想到这儿,那女孩儿竟然又出来了,这回手里还拿着一捧鲜花,看样子是刚刚摘的。后来她就朝路上走,走得好像在飞。她走啊走,后来就消失了。那女孩长的很出奇,尤其是眼睛半带朦胧,冷丁一瞧就让人魂不守舍----我说的是实际感觉,没有任何不当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