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侠经 > 第三卷 斗黑帮领悟鸳鸯腿 探洞穴偶得天使剑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更新日期:2014-03-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呼道道便骂。衣伊人则说:“算了吧,也可理解----HSH都是四肢发达、大脑贫乏,哪有聪明人干HSH的,就别理他们了。”
  说不理,那伙人却提供出一条信息:顺山腰走,四五里路,有一片烂尾楼,经常有几个外地人出没的。
  他们觉得是个道道,就赶去那边,居然真找对了地方。
  世界上的事,说简单,真就在一两句话里结束。
  拐子们有七八个,长得都奇丑,哪里抵得住他们,没费力气就被制服住,胡乱地喊着方言,听不太懂,一边觉得这些家伙恶心,又不想听懂。
  但有疏漏----他们去解救人的时候,那几个拐子得机灵,朝山上跑了。
  “小眯缝”放了一枪,竟然撂倒一个,倒吓自己一跳,忙问:“我破纪录了吧?----平生第一次开枪,就命中活人。”
  呼道道却告他:“你忘了先鸣枪示警。”
  “还有这个规定呀?”“小眯缝”大感惊讶,于是朝天上开了一枪,正说“总算符合规定了”,居然又打下只鸟来,便更加惊喜,但呼道道却沉着脸说:“你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了。”
  “行了,你俩干点正经事吧。”樊娲实在看不下去,就呵斥了一句。
  二人理亏,忙帮着照顾被拐人员,见多半是女孩子,还有两个婴儿,而那个雪放,正偎住吾花哭着。
  吾花安慰一番,然后让呼道道、薛阔和“小眯缝”三个留下照顾,要和樊娲她们继续追赶,言之:“天下恶行,偷盗抢劫等都有情可原,唯独拐卖人口和看黄色录像罪不可恕。”
  幽萍云乐了:“看电影有这么大的罪吗?”
  樊娲却来训她:“不是说笑的时候。”
  然后举着一包东西问:“搜出来的,估计不是好东西,谁认得?”
  衣伊人看上一眼就道:“这就是臭名昭著的‘拍花药’。用邪药是武林中最不齿的行径,人人得而诛之的,好比常规武器打仗就没什么批判的,但是使用生化武器,那就是天理不容的罪行。小小一副药,治病救人,就是妙手仁心,否则,成作恶的手段,就天地不容了。”
  樊娲听了,忙将其投入火中。四个女孩便去向上追赶。
  刚才现在,中有耽搁,她们却不着急,其原因是出于对武学的自信,认为凭轻功,后发先至,不过很自然的事。可轮到真追,却不免有些傻眼:前后左右,观望瞧看,任凭耳聪目明,竟不见一个踪迹,便得教训:没有十足把握,千万自诩不得。
  “我想是钻山洞了。”幽萍云判断一句,得到大家认同,索性放慢步子,留心起隐蔽处来。
  显然,她们的想法是正确的,不一会就有动静隐隐传出,竟然是拐子们的呼救声。
  “仔细听,就在不远了。”樊娲小声说着,开始动用功力,专注于听神,三下两下,果然被她摸着:“前十米,深草里,应该有洞穴。”
  幽萍云觉得诡秘,不禁嘀咕:“不会是狐仙的洞府吧?”
  衣伊人自比她大胆:“管它是什么邪地方,进去瞻仰小翠也好。”
  一句完了,真就见到个大山洞,真就像狐仙的洞府,尤其里面竟然有闪闪的光华,时隐时现,隐隐的时候幽邃,出现的时候怪异,幽邃让人毛骨悚然,怪异也让人毛骨悚然。
  她们想:拐子们会跑进这里吧?
  拐子还真就在这里,因为声音很清晰了。
  “进去看看吧。”吾花就说。
  便要当先,却被樊娲拉住。
  “姐姐们在,还轮不到你。”她说。
  “是的,往后站,乖乖跟着。”衣伊人也拉她,语气带着命令,不容置疑。
  吾花心头很热,却不听话,机敏地一挣,就脱了掌控,迅捷地往里去了。
  “喂----”樊娲叫她不住,只好紧追,好在一路没有危险,行十多米,就豁然敞亮了----原来这里点着灯的,竟是个大厅。
  大厅可是大厅,路却没了。
  吾花先到先止步,止于脚下即悬崖,独有一座危桥,绳索连着,通往里面。
  其实里面也并非安稳所在,中央倒有很大地方,却被一古怪的台子占据着大半,且有一只怪兽守着,作状狰狞,作视眈眈。
  台子是由完整的山石凿出,她们立刻就明白了它的用处:就在台子的中心部位,插着一把晶莹剔透的宝剑,似乎是硬生生刺入山石中的,仅外露一半,闪闪夺人,想外面时隐时现的光华大概就是出自于它。于是瞬间为它喝号:“拜剑台”。
  而中央之外,还有许多个小山洞,一眼瞥见那些拐子正挤在其中一个山洞里,想出又不敢出来,正惊乱不已,应是慑于怪兽的威仪了。
  便不得不仔细看那怪兽,却见倒很漂亮:圆圆的脸,圆圆的眼,还有圆溜溜的鼻头,连耳朵都是小巧带圆的,一种生物,长到这个样子应该就是最美妙的状态了----太极。
  嘿----这怪兽竟然还留着胡子,而且是横着长的,左边几根,右边几根,不偏不倚,有对称的观感,看了直让人问:“谁说有胡子就不美了,谁说胡子长就就邋遢?”
  这怪兽自然不是存心修剪的,概也不会有男人们那样的烦恼----隔几天就要忧愁胡子对脸面的影响,骂着:“不生胡子的药和器具怎么还没人发明?害得我们经常摆弄那闹心的剃刀。”
  多一样麻烦少一样麻烦,其实无关生活拖累,好比这个怪兽,胡子和面貌,不必通融人情,一直这样横生着,横生出妙趣来。
  模样奇特,叫的声音则更怪,它发出“喵喵”的动静,甚是骇人。
  她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动物,不禁有些发呆。
  她们看它,它也在看她们,尤其瞧见吾花,似乎有所惊喜,猛“喵”一声,居然站了一下,两个毛茸茸的小爪合拢,明明在示意什么。
  到底吾花聪颖,猜测着问:“你是要我过去吗?”
  这一说,那怪兽仿佛能听懂,立刻点起头来。
  吾花甚奇,就要上桥,却被樊娲拦住:“危险,不要去,让我替你。”
  这一说,却见那怪兽怒目,“喵”声不断。
  吾花忙道:“看,它不高兴了。放心吧,姐姐,没事的。如果我死了,请帮我照顾我爸我妈。你们更要多保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说完倔强上桥,倒是奇怪,一路平坦得很,也不摇晃,眨眼就到了。
  但是她到时,她们也随踵而至,且比肩而立,便听樊娲说:“咱们说好同生共死的,我不独去好好学习。”
  衣伊人也道:“我没和你实际结拜,但因侠而盟,已经是姐妹,有危险就同葬青山吧。”
  幽萍云则说得简单:“我也要陪你。”
  吾花差点落泪,慨然道:“这次若活着回去,与姐姐们不弃不离。”
  话音落时,却听那怪兽又出“喵”声,显然催促,其示意处便是那把宝剑。
  衣伊人眼尖心细,立刻说道:“好像与你的剑鞘是一体。”
  吾花也认为是,就上台去。还以为插入顽石中的东西有多么坚不可撼,谁知握住一动,那宝剑居然轻轻松松地就出来了,然后一插,刚好入鞘,果真相配完美,她便说了声:“好家伙。”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来不及深感幸与不幸,洞府内忽然天崩地裂,上面石块纷纷落,脚下晃动不已,便听惨叫声传来,原来那些拐子俱被乱石砸中,看样子都毙命了。
  好在她们所处的地方未沐石雨,加之女侠心态,只是吃惊,并不慌乱,还得无恙。樊娲就催:“快逃。”
  吾花则推:“你们先走。”自己却回身拉那怪兽,不管它是否明白,也与它呼喊:“快和我们出去。”
  但那怪兽却向后退缩,只是眼中有楚楚的哀怨,不知从何来由,接着竟有一滴泪滑出,好让吾花一震,似乎听到它的心音。
  正动容时,忽然一股强大的力道扑向自己,也不知是不是那怪兽发的,只觉得身不由己了,飘飘悠悠就飞起来,空中与樊娲她们挤撞连连,最后都被抛跌洞外。
  安稳时,才见是满山野花幽草,再找那洞府,却沉封了,只需石头记得,外人走过,哪里知道会有这样一个地方。
  吾花泪落,上去要扒,好歹被樊娲她们劝住。
  “这是一番注定。”樊娲言道,“那怪兽就是专为等你的,如今使命完成,也是得其所了。”
  吾花颔首,也就止悲,回头看那宝剑,却道:“我要它又有何用?”
  “拿着吧。”衣伊人谏道,“天下宝物天下人受,都是五行运转,总归有道理,侠义使然。”
  如此优柔一阵子,也就往下走。不过,近寻呼道道他们时,却看到很多警察出没,料想是他们的招呼,不便再见,于是商量着从另一侧绕过,直到向阳林深处,能看到山下公路了,衣伊人忽然停下,对吾花道别,说要回去,又拉樊娲。
  “喂----”吾花是要挽留的,“到我家去,我爸我妈已经准备要招待了。”
  这是一句解人乏意的话,能有热菜在目,温茶闲话。
  但是衣伊人和幽萍云却笑着推辞:“不用和我们客套。只请了这几天假,再不回去就晚了。”
  吾花却怪:“不和你们客套,你们却来和我见外。简单吃一顿饭总应该的。”
  “这个、、、”樊娲稍微犹豫,转而言道:“这样吧----就近看看有没有饭馆,要有就在那里吃点吧,确实不到你们家了。你回家后请代我向叔叔、阿姨表示一下歉意,多做解释。”
  吾花拗不过,也就点头,与她们往山下走。
  偏有凑巧,没过多远,幽萍云忽然朝右边指道:“那不就是饭馆吗?”
  这本是极寻常的一句话,但樊娲她们闻言,却有幻听的怀疑,不禁嗔她:“见到海市蜃楼了吧?”
  幽萍云颇觉委屈,但理解一下,质责倒无可厚非:想深山野岭之中,哪个商家搞赔本的买卖?若有,也是大树十字坡那样的另类酒家。
  不过,她还是坚持道:“应该是饭馆,你们看树叶的缝隙里明明有幌子晃动。”
  说得这般认真,樊娲她们不能不留神看。这一看,便也依稀得见了,就说:“不假”,招呼一声,特意往那里赶去。
  但等近了的时候,才看清并非酒幌,只是挂着一面旗,旗上画个米老鼠,不知道什么意思。
  还好,她们未受太多失望,也不屈走这一程,因为旗下是个漂亮的院落,美状为窕,雅致极其,尤其正首的一排房子,说不是饭馆,外观竟有许多错觉引人,便道:“咱们过去看看。”